【暗巷內,還有幸福嗎 E09】荒謬蒐證與有罪推定 被冤枉12年的體壇之星

鏡週刊 更新於 2019年12月08日09:40 • 發布於 2019年12月08日09:40 • 鏡週刊


這一集,我要談一個傑出的十項全能運動員,他是已過世的古金水,在九O年代,他跟李福恩曾經在世界運動的舞台上代表台灣。這是關於他從運動場退役後,如何被檢警羅織罪名,司法最後如何改判他無罪的故事。

【暗巷內,還有幸福嗎 E09】荒謬蒐證與有罪推定 被冤枉12年的體壇之星

或許很多人會問,年輕人都不認識他了,如今談他有什麼意義?但是對於一路看著他蒙冤,默默承受的我來說,我對他一直有個負擔,總想讓更多人明白這個運動員除了對台灣體壇的貢獻,他所承受的這一切,對於台灣的司法朝向一個更公正的體系改革有怎麼樣的的意義。

古金水當年是亞洲體壇傑出的十項運動員(聯合知識庫)

1999年8月24日,立榮一架客機在降落花蓮機場後,發生爆炸,造成一人死亡,28人輕重傷,當時在飛機上的是古金水的大哥、大嫂,媽媽跟三個姪兒姪女,古金水並不在飛機上。古金水的哥哥後來因燒傷太過嚴重死亡,古家也是受害者。事件後,飛安委員會完全排除機械故障,直指人為因素。檢方認為古金水涉嫌托家人攜帶漂白水跟柔軟精等違禁品,導致飛機爆炸。事發當天,檢察官在現場發現的是漂白水罐跟旁邊一攤漂白水味的液體,可是後來這漂白水卻變成了汽油,因為事發第七天又在飛機上發現兩個證物,機車電瓶跟瓶內有濃濃汽油味的漂白水罐。

古金水從頭到尾都堅持,他托家人帶上飛機的是漂白水,是為了老家即將到來的豐年祭,讓哥哥跟媽媽先帶回花蓮家大掃除用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裡面會變成裝汽油?至於電瓶,也不是他的。後來檢方起訴古金水,認為他炸飛機,是為了詐領家人的保險金。

案情還在調查,新聞早認定古金水「涉嫌重大」;還依檢察官的臆測,用動畫模擬古金水如何製作爆裂物,古金水被形容成像是炸飛機的恐怖份子。我一開始看到這新聞只覺得惋惜,怎麼古金水會碰到這種事?兩年後,我到壹週刊工作,主管要我去訪問古金水,因為他聽聞許多訊息都說,他可能是冤枉的。當時老田徑運動員,也曾是奧運前國手的紀政,到處想辦法找人幫助古金水;也有一直關注體育賽事的作家為文替阿水喊冤。

當年警方辦案蒐證問題多

我當時印象特別深刻的是,當隔壁社會組主管知道我要訪問古金水,私下還跑來告訴我,聽警察朋友說,古金水那案子,蒐證很有問題。

阿水個性非常老實,整個人就是很樸拙,我第一次到他板橋家,他一見到我,就跟我抱怨警察蒐證太可笑了,比如檢方懷疑他把漂白水倒掉,加入汽油,然後用 silicon 將瓶口封起來,所以警察就來他家挖矽利康當證物,他說:「拜託,誰家沒有矽利康阿?」

對於媒體大眾早已認定他炸了飛機,很多親朋好友都閃避他,阿水跟太太都很難過,也很無助。阿水說,他曾去跟檢方抗議,可是檢方說,他只是跟媒體說「可能」,可是媒體一直報一直報,他們無力阻止。阿水的那種無助跟壓力,是我第二次訪問他,在跟他搭飛機回他花蓮老家的那天,我才深深的感受到的。在候機時,我留意他很畏懼別人的眼光,很刻意地壓低帽子,不想讓人認出他是誰,看到一個曾這麼風光的運動員承受這種羞辱,我既震撼又感到悲哀。

阿水跟我說:「每次別人多看我一眼,我就會想他在想什麼,他在想我是那個運動員古金水?還是炸飛機的人?我曾聽人家在背後說:『這個人是不是那個炸立榮飛機的人?』我很難過。」

阿水說,他沒做就是沒做,為什麼要說他做的?這麼多年,他用體育獎金湊湊湊,湊成一個家,他這麼努力就是為了家人,他怎麼可能毀了他們?說古金水一生都是為了家人而活,一點都不誇張。

原本我想到他老家找尋他是否有檢方所說的智慧型犯罪的動機,卻看到一個不斷為家人付出的男人。他家實在太窮了,他母親是二房生的,又嫁給有日本血統的父親,全家很受家族的人歧視。他跟父親、用茅草屋蓋的家後方就是中央山脈,非常美,但是這個家每逢颱風就被吹垮,全家只能躲到防空洞,因為沒有親戚願意幫他們。從小阿水就跟著母親去撿野菜,田螺維生,我訪問他媽媽,那時她耳朵因立榮爆炸案受傷耳鳴,經常頭痛,非常痛苦,但是一講到阿水從小就跟著她吃苦,充滿歉意。

立榮爆炸事件後 打亂古金水體壇生涯

十六歲,古金水離開花蓮壽豐老家,到高雄左營國家訓練中心受訓,每天受訓的零用金五十塊就存起來寄回老家給媽媽。初次離家受訓,為了省錢,他三年沒回家,但是他很開心,因為運動,他幫忙改善了家中的經濟。

說起走進運動這條路,阿水說,完全是誤打誤撞。阿水國二那年,體育老師想找幾個有運動細胞的孩子去參加花蓮縣中等學校運動會鐵餅跟鉛球競賽,阿水說:「那時連怎麼報到都不知道,還好我不是第一個投的,先看人家怎麼投,換我就學著站在那邊把鐵餅丟出去,也不知道地上畫那些線是什麼意思,沒想到就這樣破了全國紀錄,報紙還說我是明日之星。」

一九八二年,他的撐竿跳成績打破了亞洲鐵人楊傳廣維持了十九年的紀錄,其後陸續獲得亞洲田徑錦標賽金牌,亞洲十項全能運動亞軍,成為亞洲新鐵人。他用運動獎金重建了老家,真的很開心。師大體育系畢業後,阿水就在板橋新埔國中教體育。

立榮航空事件後,一位女學生指控他性騷擾,學校因他涉案,沒給他任何辯駁機會,解聘了他。那時我訪問了在一女中唸書,古金水以前田徑隊教過的女學生,女學生說,古金水很照顧他們,訓練很嚴格,但是真的不會有不該有的動作,女學生告訴我:校方只是為了名譽, fire 掉古金水。

因為「涉案」,古金水找工作找了一年半都沒人願意用他,家中經濟就靠妻子在幼稚園打工。後來是一個經營鋼鐵批發的老闆,信任了他,給阿水一份工作,古金水開始每天開車運送鋼板的工作。很多客人看到他,都不相信他是古金水,但是古金水說他也要吃飯啊,每天卸貨都要搬運百公斤的鋼鐵,非常累,但是他安慰自己說,現在沒機會運動,就把這當作運動。其實,阿水一直渴望回到學校把自己過去所學教給學生,為了能回運動場,他一直吃很少怕胃中食物過多影響運動;中午也不睡午覺,就怕自己變懶。

老闆告訴我,能請到古金水是他的福氣,因為古金水不曾遲到早退,載貨一個人沒有幫手,他也照做,薪水三萬多,可是看他也很知足。老闆話鋒一轉說:「當年他是體育版頭條,竟落得此田地。」

阿水說,其實他不怕苦,以前全家躲颱風那場景永遠在他腦海裡,他心疼家人,他覺得自己有能力讓他們得到溫暖是應該的。阿水在體壇成名後,家族的人都靠過來了,阿水也把兄弟姐妹都找回來,重建老家。

1999年發生在花蓮機場的立榮航空爆炸事件(中央社)

立榮航空爆炸案發生前,他哥哥才因為沒有工作,帶著全家來投靠他。說起過世的哥哥,阿水很心疼,他說他哥哥只唸到小學二年級,在平地打工,經常被老闆騙,不是拿不到薪水,就是薪水被拖欠,原住民又老實,不敢跟老闆爭,只能帶著孩子睡工地,孩子也沒錢讀書。阿水大哥還罹患了潛水夫病,那是之前跑船留下的後遺症,走路一跛一跛的。阿水把家給大哥全家住,自己則跟孩子老婆搬到別處住。

運動讓阿水成為家中經濟能力最好,學歷最高的,沒想到這些條件都被檢察官認為,他有能力跟智慧犯案的理由。一家六口搭飛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阿水沒這麼多現金,先刷卡買機票,打算日後慢慢還,也被檢察官說他是為了詐領保險金。阿水只是希望讓家人快樂的回老家過豐年祭的一些安排,像阿水買好漂白水等清潔用品讓家人直接帶回花蓮,是因為一下飛機就直接回家,也不會經過賣這些東西的地方,所以他準備好,讓他們回家就有東西可以用了。這些全被檢方認為別有目的。

當時媒體謠傳他欠債,阿水說,哥哥跟他借錢,他沒存款,又不敢跟老婆借,只好跟朋友借,就希望讓大哥風光過年,他覺得這樣有錯嗎?古金水大哥過世後,五百多萬保險賠償費,大嫂拿走三分之二,其他付龐大的醫療費跟生活費也所剩無幾。

踏進古金水花蓮磚造的老家,阿水媽媽打掃得一塵不染,阿水媽媽就愛用清潔劑漂白水打掃家裡,他不識字,每次要打掃,就只會跟阿水說要買那種香香的, 阿水就會幫他買。阿水媽媽只會講山地話,那時為了訪問她,我們還特地找了懂阿美族的朋友幫忙翻譯,就怕讀者認為阿水的翻譯,無法相信。

因為爆炸案,阿水媽媽經常頭痛,耳鳴,我見到她時,她一臉愁苦。她沒想到阿水買的這些東西後來會成為炸飛機的汽油。大兒子死了,阿水又涉案,她說她心裡好著急,每天都想,為甚麼家裡處境已經這樣了,阿水還被誣賴,她只能藉酒澆愁。

*律師調閱維修紀錄多次遭拒 *

阿水一審敗訴,紀政認識阿水多年,一直很清楚阿水為人,在她的請託下,律師黃紅霞願意幫忙阿水義務辯護(當時她是萬國的合夥律師,目前黃虹霞是大法官)。問到黃律師為什麼願意幫忙阿水?黃律師說,她第一次看到阿水的起訴狀,就知道他無罪,汽油炸飛機真有這麼容易嗎?阿水真有這種本事嗎?一審判決阿水十年,最重要的證物就是飛安調查報告,但是這個由飛安委員會提出的模擬爆炸實驗,總共做了十二次實驗,第一次最接近飛機當時狀況,沒有爆;第二次到第十一次則是越來越不像當初的狀況,也都沒有爆;一直到第十二次要灑汽油、放一大堆報紙當燃物才爆,黃律師說:「要做到跟飛機實況完全不一樣才會爆,這證據不就證明爆炸案跟古金水無關嗎?」

當律師二十多年了,阿水這個案子是黃律師當時辦過最費事的。她多次跟飛安委員會,立榮航空調閱飛機維修紀錄,都調不到,後來才查到立榮爆炸那型客機在國外曾多次發生事故。立榮航空爆炸前一年,瑞士航空同款飛機才在加拿大外海墜毀,失事原因就是電力系統故障。1999年,立榮航空7、8月的航安月報表發現,立榮出事那班飛機曾七次因機件問題導致航班延遲或取消。

黃虹霞親自看過、聞過每一件證物。她走過每一個案發現場,從花蓮到古金水老家,研究沿路是不是真的交通不便,買不到漂白水,所以阿水才要大老遠從台北帶回花蓮?因為在花蓮開庭,黃虹霞每一次都自費往返花蓮;還常跑桃園找化學老師做汽油燃燒的實驗,然後找專家討論,不厭其煩地看資料。有時她無法自己調查證據,就寫狀子申請法官調查,然後請法官邀請相關專家、證人到庭上說明判斷的根據跟過程。黃虹霞說:「我跟阿水素昧平生,為什麼要這樣幫他?因為我知道他是無辜的,我知道他需要我幫忙。」

黃律師只對古金水一個要求,說實話。她一開始就跟阿水說:「這過程,只要讓我知道你有講一句謊話,或是你有帶汽油上飛機,我立刻解除委任關係,這後果會非常嚴重。」黃律師說,其實他已不是小女生,看人經驗很多,他知道阿水沒對他說謊。

關於古金水案,我的訪問前後歷經超過十年,從我在壹週刊訪問他做人物報導,那篇報導改變了朋友跟社會大眾對他的觀感,阿水終於可以稍稍抬起頭來,面對生活;但是其後的二審判決,他還是被判了七年六個月的徒刑。他繼續上訴,更二審時,案情逆轉,他終於獲判無罪。當時我在司改雜誌工作,討論他的案子何以在更二審能逆轉改判無罪;接著我到蘋果日報工作,檢察官仍不斷上訴,整個案子從更二到更五,古金水都判無罪,但是檢察官就是不斷上訴,即使律師呼籲檢方不要再上訴,也沒有用。

黃虹霞真的是給古金水很大的支持,她知道這案子在目前的司法制度下,一定曠日費時,所以他很早就告訴古金水,好好的跟妻子、女兒正常的過自己的日子,不要受影響,案子就放心的交給她。古金水一直想要再有一個孩子,二審獲判無罪後,他如願跟妻子又生了一個兒子。我在蘋果日報時,古金水已經回到學校教體育,我到學校看過他,當時他已經逐漸恢復運動員的自信,他談到司法制度這麼多折磨,他沒有變的哀怨酸腐、憤世忌俗,仍對生活充滿熱愛,是因為對家人的愛,還有周邊無數人的幫助,以及他身為運動員對自己的信任,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撐過去。

阿水更二審案情得以逆轉無罪,是因為當時的刑事訴訟法改革,在新的刑事訴訟制度裡,採用的是無罪推定原則,如果得到的證據不足以認定被告有罪,就必須判決無罪;而且任何證據、鑑定報告都必須經過嚴格的交互詰問跟審視,檢方提出阿水涉嫌犯罪的證據因而得到更嚴格的檢視,是否真的站得住腳。

荒謬的有罪推定 檢察官:說你有罪就有!

這跟舊制有罪推定完全不同。在舊制裡,因為是有罪推定,不管阿水怎麼反駁,不管七天後才找到的電瓶,跟帶著濃濃汽油味的漂白水罐多麼令人起疑,檢察官跟法官都已認定阿水有罪,像我二審去花蓮聽開庭,孫姓檢察官當庭就用非常權威的口氣說,犯罪的人都嘛說自己沒罪,我是執法人員,我說你有罪,你就有罪!而法官因為早就拿到檢察官的起訴狀,心證早已被影響,我就聽他說了一句:你如果沒做,人家為什麼要告你?就像一二審都在法庭觀察的紀政回憶,檢察官就是一副「你不要跟我扯就對了」;而法官問話,則是刁難的問,負面的問,先入為主地問。對於這種有罪推定,《島國殺人記事》紀錄片導演蔡崇隆曾有精準描述:司法掌權者先憑感覺認定被告有罪,再尋求證據支撐他的看法,結果對被告有利的全部不被採用,或被刻意忽視;甚至當證據出現嚴重瑕疵或問題,也被合理化,得出預設的結論。

在舊制中,法官先收到檢察官的資料,他會認為,檢察官不會平白無故講這種話啊,等同先被檢察官洗腦;加上檢察官不蒞庭,法官還要身兼檢察官,等於球員兼裁判,當檢方提出的證據有問題,法官是沒有太多機會可以重新認知。即使後來法官認真去調查,但是基於前面那些已被檢方影響的認知跟想法,他可能因為不客觀,會做出錯誤裁判。黃虹霞就舉例,一審法官就被自己的偏見騙了,因為根據檢方起訴,古金水帶了飛安違禁品汽油上飛機,違反民用航空法,所以最關鍵就是古金水到底有沒有帶汽油上飛機?

當時在一審法官面前的,就是一個被炸成三段,散發著濃濃汽油味的漂白水罐,法官一聞到汽油味,就相信那些檢驗,認定古金水帶的是汽油,完全忽略這瓶子是七天後才找到的。根據當時刑事警察局的檢驗,瓶身整體跟瓶身內皮均檢出汽油反應,瓶身外,則未檢出;瓶口矽膠物質檢驗出汽油成分。後來一審法官在判決書開頭就寫:漂白水經檢驗有汽油成分,且漂白水破瓶迄今仍有濃濃汽油味⋯⋯漂白水卻有換裝汽油,瓶口加封矽膠的事實,已經明確。

新制讓法官有空間重新審視這些證物的可靠性,因為法官是公正的裁判者,他根據庭上檢方跟律師兩造的說明,不僅質疑律師,當檢方提出的證據有問題,他也會質疑。從準備庭開始,檢方、律師跟法官討論怎麼進行審判程序,像要調查哪些證人,順序如何;進入程序後,誰傳誰問,然後反詰問,法官除了判定雙方針對對方有些誘導性的詢問表示「異議」,有沒有道理外,他不會表明個人對這案子的意見,他只是聽兩造在說什麼,然後慢慢形成自己的心證。

檢方律師兩造盡能力從證人身上挖掘他們要的資訊,對證人的說法有疑問,再提出詰問,事實在這過程會越來越清楚。漂白水瓶內到底有沒有裝汽油?答案就慢慢浮現了。

比如安檢人員作證,只聞到漂白水味。而爆炸當天採證的檢察長跟鍾姓書記官也說,當天只聞到漂白水味,而旁邊一灘水後來檢驗也是成分跟漂白水相似的成分。如果根據模擬跟檢方提的證據,這麼濃的汽油味,照理會有人聞到,但是,為什麼機上乘客九十人,跟飛航人員六人,都無人聞到汽油味呢?後來法官因而會開始質疑,七天後才找到的破漂白水罐跟機車電池,有沒有可能發生其他事?

新制對被告人權有比較多的保障,古金水在法庭也因而有比較多解釋機會。阿水說,他沒帶汽油,那電瓶也不是他的。他說,檢察官說我頭腦清楚,智慧很高,是智慧型犯罪,還說我化學很好,可是我在師大化學根本沒修完,因為太難了。在新制理,法官公正聽兩造說法,比對資料,阿水因而得到比較持平的對待。

黃虹霞說,他所有證物都用檢警提供的,他們連兩公分的柔軟精碎片都蒐證起來了,怎麼會當天沒看到漂白水罐,跟電池?更一審法官後來因而認為,機車電池很沈重,安檢人員既然已伸手摸行李袋,依經驗法則,不太可能遺漏。旅客也不是唯一可能帶電瓶的,也有可能是機場工作人員帶上去的,或是上一班飛機留下的,很難認定是古金水帶的。

黃虹霞接著證明的是,即使古金水帶的是汽油,那麼一罐漂白水的量,真的會爆炸嗎?因為根據飛安委員會的十二次模擬,第十二次要爆炸,已經完全背離當初的條件,才會爆;而且模擬報告也說,如果罐裡裝汽油,晃二十四小時,也達不到爆炸的最低限。另外,根據飛安委員會的模擬報告說,如果瓶身真的裝汽油,PE的塑膠瓶身會因為毛細孔現象滲漏出來,不僅整個皮身內外瓶都會有濃濃汽油味,根據更一審法官引用專家說法:「因為滲漏的汽油,跟發生電弧現象的機車電源接觸,而導致這起事故。」但是,根據消防人員後來作證說,汽油經過一千兩百度高溫燃燒,不會殘留汽油味,那麼搜到的罐裡還有濃濃的汽油味是怎麼回事?

遺失的關鍵20頁飛安報告

當時另外一個關鍵證據是,有二十頁飛安報告遺失了,沒有列入正式報告,那是立榮航空當初的座艙語音譯文,根據正式飛安報告,當初汽油爆炸聲是二聲,但是譯文呈現只有一聲,這報告後來再更一審第四庭被黃虹霞翻出來,她對法官說:這對被告古金水公道嗎?

過去舊制,法官心證是透過閱讀卷宗形成,很多人認為這種心證形成,是黑盒子,因為若法官在形成案件的整體邏輯與心證時,突然走了岔路,導致不同的結論,也沒人知道,但是在新制裡,法官的心證透過法庭的交互詰問,公開透明的形成,大家比較能檢視;法官偏頗也比較能被旁聽者聽出來。

古金水這案子前後纏訟了十二年。2004年,案子在經歷四年多,更一審時,第一次逆轉獲判無罪,完全是靠證據說話。對這樣的判決結果,黃虹霞當時曾說,檢察官本於追訴犯罪,不服判決,有權上訴,但是她呼籲檢察官,請他好好看判決書,再看看他在庭上看到的東西.假使他認為被告無罪,請他本於勿枉的精神不要上訴,因為這會加深被告的傷害。

檢方後來仍不斷上訴,從阿水第一次判無罪,歷經十二年,阿水才真正獲判無罪定讞。而讓阿水得以無罪定讞的也是另一個司改改革,速審法的制定,這法律是為了保障人民刑事訴訟上受迅速審判的權益,讓一些在二、三審間上上下下更審多年,仍不得終結的陳年舊案在短時期內作個了斷。

2011年,前十項運動國手古金水,在官司纏訟十二年,花蓮高分院更五審再次判決無罪後,根據速審法第八條規定,檢察官不得再上訴,全案定讞。可是一個人到底有多少個十二年?古金水獲判無罪定讞後,終於能回去學校安心做他衷心喜愛的栽培後進運動員的工作,他沒有要求任何賠償,只希望不要再有人像他這樣。阿水獲清白才三年,就被檢驗罹患白血病,2016年,他因併發肺炎過世。

紀政幾乎參與了阿水所有的開庭,阿水過世三年了,當我再問她對於阿水這個案子的看法,他說:你要我相信司法沒有問題,我真的不相信。可是黃虹霞卻至始至終要阿水相信司法,他說,司法會犯錯,所以才有三審救濟制度,或許身為司法一員,黃虹霞只能盡她最大的能力去彌補司法制度所犯的錯誤。她認為,不管制度怎麼改,最重要的還是法官、檢察官對上法院的人民的苦是否能夠將心比心,因為每一個案子對被告、被害人來說都是獨特的,這都是他們的切膚之痛,法官和檢察官應把每個案子當成重大的事情,不應該當成例行公事。

阿水走的時候,他兒子古叡才念小學六年級,他並沒有機會在運動場上親自指導古叡,但是,阿水訓練運動員時,從小就會帶著古叡在一旁看,阿水似乎從小就在古叡心裡埋下田徑的種子。阿水一直覺得古叡是很好的田徑人才,將來可以長到一百九十公分;古叡小時候,阿水就會在家用水管做成小欄架給古叡練習,然後用樂高還有家裡的曬衣桿模擬跳高動作,教古叡撐竿跳。古叡升上國中開始接受五項全能,及110欄架等正式的田徑訓練,今年,他獲得全國中等學校五項全能冠軍,如今身高已超過180公分的他,正朝著父親十項全能邁進。

每次在田徑場上,古叡都會特別引起阿水那些學生跟同輩的注意,古叡難免感到壓力。教練曾跟古叡說,1500公尺,他的續航力表現的都比爸爸還好。當古叡慢慢回頭去看父親當年在運動場上的成績跟表現,不自覺地他跟隨著父親的腳步走,父親成為他的激勵。古叡說,自己學到父親的精神就是不放棄。

阿水原以為自己會好起來,但是命運後來沒給他機會,疾病末期,阿水也只能交代學生,幫忙關心妻兒,所以他的學生每年在妻子曉萍生日時,都會代阿水送花給曉萍。阿水,曾是曉萍的天,阿水走後,他學著堅強,承擔起阿水的責任,繼續照顧孩子跟阿水老家。最近花蓮老家又要迎接豐年祭了,曉萍盡自己有的能力整修老家,讓它不要漏水,古家人還能回去住;然後帶著古荺古叡回去打掃跟油漆牆面。他跟阿水說:「我已經盡力整修老家,請你放心。沒能力修得更好,也請阿水原諒。」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