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交之後】有世界最美海洋的國家 我曾走過的吉里巴斯

鏡週刊 更新於 2019年09月21日07:38 • 發布於 2019年09月21日07:38 • 鏡週刊

**看到斷交新聞之後,身為旅遊記者,我想講講我走過的吉里巴斯。

**

2009年,因為想看海平面上升的真實景況,曾赴吉里巴斯短暫停留一週,那是一段極長的飛行。當時我以紐西蘭為基地長達半年,從奧克蘭飛斐濟,再轉飛吐瓦魯、吉里巴斯、諾魯等國。島國之間幾乎無直達班機,得從紐國或斐濟兩處轉機,路程遠且到達不易。

吉國的航班數少,航班常因有故障或調度問題更改時間,前往不易。也因地理位置及氣候條件,航班維修成本高,機票極貴,飛機是真正的運載工具,赴此國家以旅遊為目的地的人極少。放眼整班飛機,全是南太平洋臉孔,連金髮碧眼的旅客都無,何來華人臉孔?

吉里巴斯護照,也是藍色。(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吉里巴斯的國旗圖案,太陽自海面升起。(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吉里巴斯國旗以紅色為底,象徵幸福,藍色則是大海,三條波紋代表吉國三個主要島嶼,太陽自海面升起的圖案,也象徵這是全世界第一個迎接日出的國家。

吉國海平面最高約4公尺,辛苦跟海平面上升抗爭,想著要舉國遷移,他們可能是世界上最快消失的國家。國土面積小,無山無河,居民飲海水淡化水,珊瑚礁地貌種植任何作物都很不易,幾乎所有食品都需進口。

這是世界最低度開發的國家之一,卻有全世界最美的海洋。2009年7月20日下午,我抵達South Tarawa,在機場辦好入境手續,背著背包就來到台灣駐吉國的大使館。

大使館後方,是一片淡藍顏色的海洋,極淺極淺的藍色,沙地好白,海水覆蓋在不同厚度的白沙上,竟然讓海洋呈現不同層次的顏色。先是深藍,接著寶藍再轉成蔚藍,直到靠近陸地的沙海交界處,呈現相片及語言都描寫不出、幾乎澄澈透明的藍色。

2009年拍下的台灣駐吉里巴斯的大使館。(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你看那片水沒有?很美很美,但卻是不能靠近的海洋呵。」那年的吉國大使何登煌手指海平面,細心對這幾個傻呼呼跑到吉國的女孩講解:「初來吉國兩年,我天天清晨都去海裡游泳,每次下海,都發現奇怪,吉國人也下水,卻都只是沉默蹲在海中。」

大使看我們表情疑惑,微笑後繼續說:「兩年後啊,我終於發現,吉國人民家裡沒廁所,大海就是洗手間,所以靠海區生菌指數很高,萬萬不可下去喔。」他如同鄰家大叔般細心叮嚀,囑咐幾句,每年幾乎都有台灣外交人員因傷口感染而引發蜂窩性組織炎,又說,這趟行程有什麼問題,別忘了台灣大使館在這裡。

道路兩側都是海洋。(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台灣駐吉里巴斯的外交人員深切愛著吉國,當年的大使館周民淦參事(如今周参事已是帛琉大使)自己開發一條走水路線,帶我們從South Tarawa出發,周圍小島踏水走遍,也走過島與島間的海洋。

光腳踩過細沙,靜白幾乎無瑕的沙,質地非常柔軟,腳一踩就陷下去,在沙上留下淡淡的腳印。往人少的地方走,海水乾淨得很,終點是座斷橋,我與跟著隊伍的吉國小孩一起縱身跳下,在那無邊無際的海裡一起唱過歌。

往島嶼的邊處走,踏上沙再走入水,周圍很多當地孩子玩耍。(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經過學校,孩子們很興奮與拿相機的人合照。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吉里巴斯是唯一跨越東西南北半球的國家,位於赤道跟國際換日線交會的太平洋海域,國土面積內就能橫跨24小時,共有33個領土,都是分散的小島。那回是為了暖化紀錄而去,周參事帶我們上船,前往距離South Tarawa北邊的外島Abaiang,航行需兩個小時。

這是吉里巴斯第一個因為海平面上升而大量遷移的島嶼,居民從上千人遷移至剩下不到百人,珊瑚礁島嶼的土地上,放眼一片荒蕪,斷頭椰子樹站在貧瘠的土地上。隨著海平面上升,海水鹽化,椰子樹斷頭速度愈來愈快,居民的生活飲食乃至搭蓋房舍全依賴椰子,只好無奈搬家。島上靠海處只剩一戶人家,全屋以椰子樹搭成。他們聽聞我們從台灣來,用燦爛微笑歡迎我們。

土壤鹽化,放眼全是斷頭椰子樹。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海平面上升的事故現場,若見過便不可能忘記,吉里巴斯是第一個用真實景況訴說氣候災難的國家。島上每年自發舉辦大小氣候變遷會議,島國面積逐漸縮小。如今不用走到Abaiang,South Tarawa就能明顯感受。

當地人從吃食椰奶椰汁到用椰子樹蓋房子,非常依賴椰子樹。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寫到這裡,點滴全是吉國的風景與回憶,然而最難忘的還有一幕。

South Tarawa從東到西只有一條路,就是島嶼一端的盡頭至另一端的終點,前後左右全是海洋。吉里巴斯的道路上,常可見木架的攤位,攤上大大寫上「TAIWAN」,見到台灣一字出現的密集度,幾乎可比擬為台北的7-11了。攤上擺放大白菜、白蘿蔔、茄子、南瓜、西瓜、木瓜,吉國人自己在街道擺攤賣菜,這些蔬菜就是農技團輔導種植的成果。

在台灣農技團出現之前,吉里巴斯人幾乎無蔬菜可以食用,我到訪那幾日,居住在水產養殖站,技師講解在吉國環境下如何成功培育虱目魚,並以當地學童的營養為福祉,輔導學校及居民均衡並營養飲食。

走在吉國道路上,說自己來自台灣,永遠能夠換得最燦爛的微笑。「我們都很愛台灣,謝謝你們。」他們這樣對我說著。

台灣在吉里巴斯的示範農場標誌。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珊瑚礁地形的島國,只有台灣才能在這裡種出這麼美的蔬果。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走在道路上,常見台灣農技團教導當地人成立的賣菜攤。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這攤有木瓜有香蕉,這是10年前的照片了,現在想必已有些不同。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這攤有更多手工藝及椰子油等自家產品。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如今我還記得,這群可能成為全球第一批氣候難民的人們,聽見台灣人眼中熱切真摯的表情。他們是如何熱烈擁抱我們,握手大聲道感謝,對來自異鄉的遊子,毫不保留的熱情接待。

台灣在吉里巴斯的水產養殖站招牌,當年我們就是住在這裡。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10年前離開吉里巴斯那天,夕陽的黃光灑滿天空,我站在機場之外告訴自己,我還要再回來。然而如今那個記憶中的吉里巴斯已經離台灣而去,吉國再也不見台灣人的笑容。在吉里巴斯消失之前,還有可能再踏上這個有最美海洋的地方嗎?

離開那天吉里巴斯的日出。 (取自「探尋即將消失的國度」一書)

寮國菜市場真實體驗 蜥蜴窩在牆角等待販售
在藍寶石瀑布裡痛快消暑 品嘗有滋有味寮國菜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