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雙子殺手》:兩個威爾史密斯搖搖晃晃地走向未來,令人失望又期望

電影神搜 發布於 2019年10月15日17:00 • 龍貓大王通信

拍一部電影,從來都不是錢出去、成品就出來。《雙子殺手》(Gemini Man) 曾經是都市傳說等級的好萊塢電影── 20 年來沒有人能讓它成真,直到李安威爾史密斯 (Will Smith) 。這部電影有國際大導;不只一位電影天王──兩位威爾史密斯;以及當今已經日漸成熟的數位替身特效技術;全片還以 4K 3D 規格加上每秒 120 幀畫格之高畫格速率 (High frame rate, HFR) 拍攝。這部深陷 20 年籌備地獄的好萊塢都市傳奇,到底是不是傳奇?

《雙子殺手》是部 20 年前就發想的劇本,因為技術不足而延宕至今,終於由李安導演拍攝而成。

 

《雙子殺手》充滿「身歷其境」感

李安如今已經是最熱衷於高畫格速率電影的好萊塢導演,無人能質疑,現在這樣在一秒內塞進普通電影 5 倍畫格數的電影,近代最有名的也僅有彼得傑克森 (Peter Jackson) 的《哈比人》(The Hobbit) 三部曲電影、一部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Detective Dee: The Four Heavenly Kings) 、還有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與《雙子殺手》──我們的視覺大師詹姆斯卡麥隆 (James Cameron) 也會在後續的《阿凡達》(Avatar) 系列跟進。但這些電影中,李安的畫格速率是最高的:每秒 120 幀畫格。

李安的上部電影《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便是以每秒 120 幀畫格的高速率畫格拍攝而成。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台灣是看不到每秒 120 幀畫格版本的《雙子殺手》的,但是《雙子殺手》的視覺創新是顯而易見的。高畫格速率電影時常會被嘲諷像在看電視轉播新聞一般,這樣的效果在《雙子殺手》的激烈槍戰裡卻沒有那麼突兀,特別在於爆炸的細緻度。《雙子殺手》不像一般好萊塢動作電影,爆炸就是一陣白光。透過更多畫格堆積起來的資訊,眼珠可以感受到更細緻的畫面資訊,爆炸的火光、溢射而出的火花、濃煙,都讓人感受到,李安希望高畫格速率電影帶給觀眾的「身歷其境」感,就這點而言,《雙子殺手》是成功的。

高速率畫格的《雙子殺手》能帶給觀眾更細緻的視覺體驗。

而在兩個威爾史密斯對毆的話題片段裡,高畫格速率電影引以為豪的清晰感,理論上應該會讓效果更加逼真。但是,數位替身動作「過於流暢」的問題,卻似乎仍然是高畫格速率電影的軟肋,你可以看到史密斯在施展一些非常人所及的高難度動作時,手腳「動得特別快」──這部份幾乎令人想起 2002 年《刀鋒戰士 2》(Blade 2) 的刀鋒與忍者對打一幕。史密斯減齡成為小他 25 歲的「小威爾史密斯」,在沒有太大動作、像是憤怒靜靜流淚的畫面裡,看起來都很逼真。但這樣的精采並非全面,某些減齡後的小威爾畫面(例如地洞對質),臉上的表情非常不自然,膠化感很重。

《刀鋒戰士 2》裡衛斯理史奈普飾演的「刀鋒戰士」與忍者對打。

《刀鋒戰士 2》這場實打戲裡穿插了電腦數位角色對打的畫面

剛剛提過,這部電影是 4K 3D 版本。原本 3D 電影都有過暗的問題,而偏偏《雙子殺手》卻有大量的暗景,幾乎大部分的動作片段都在夜黑風高時刻發生,否則就是在夜黑風高時的地下洞穴裡發生。當觀眾戴上已經很暗的 3D 眼鏡時,這些大多數的暗景動作片段實在有隔靴搔癢之感──「給我們更多吧!」這樣的內心怒吼一直在我觀影過程中響起。

《雙子殺手》裡有著大量暗景。

《雙子殺手》靠一隻槍燈是不夠亮的

唯一一場最完整、最明亮的動作片段,也就是觀眾能在預告裡看到的機車追逐槍戰片段。這一連續動作片段應該是《雙子殺手》真正的戲肉,在視覺特技上、或是演員或替身的武打特技上,這個片段透過各種主觀鏡頭、跟拍鏡頭或甚至一鏡到底等技巧,呈現得淋漓盡致。如果問,視覺特效迷值不值得為了這場戲進戲院看《雙子殺手》,我的答案會是值得的,它會是很棒的影音展示片段。

《雙子殺手》裡兩個威爾史密斯在古牆上用機車追逐的戲。

《雙子殺手》機車戲非常精彩

但是,《雙子殺手》也僅只於此。

克里夫歐文 (Clive Owen) 飾演你在預告裡就看得出的魔頭;瑪麗伊莉莎白文斯蒂德 (Mary Elizabeth Winstead) 就跟你在預告裡看到的一樣美……等等,修正一下,感恩 4K 畫質,她比預告裡看起來還要更美 2 倍以上,而且她還有幾段親自下海的武打戲,非常優秀;

《雙子殺手》裡的瑪麗伊莉莎白文斯蒂德

應該是瑪麗伊莉莎白文斯蒂德最美的一部電影

 

《雙子殺手》劇情毫無驚奇

而《雙子殺手》的劇情呢?就跟你在預告裡看到的……差不多,也許有點小逆轉,但大體來說不會讓你下巴掉到地上。《雙子殺手》的複製人劇情,早在 20 年前的確是個獵奇到駭人的想法。但在 20 年後,我們已經看過了李連杰的《救世主》(The One),連《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都出續集了,更別提《潛龍諜影》(Metal Gear Solid) 都全破好幾年了,《雙子殺手》實在沒有驚奇。

由小島秀夫製作的《潛龍諜影》系列,以複製人為題材開發故事。

《潛龍諜影》系列

有趣的是,這樣一套「新的我追殺舊的我」的動作故事,在 20 年來數位原本想要執導《雙子殺手》的導演手上,很明顯地看起來會與李安截然不同。已逝導演東尼史考特 (Tony Scott) 曾執導過史密斯主演的《全民公敵》(Enemy of the state),而他也曾經可能在 90 年代執導《雙子殺手》。而如果這個計畫早在 20 年之前就成真,那麼奇異地,《雙子殺手》應該會很像《全民公敵》:被國家鋪天蓋地的監視網鎖定的退休殺手,在逃過各式監聽與跟蹤等封鎖線追查之後,卻發現他逃不過神秘人的追殺……《雙子殺手》應該是一部反諷人民終究逃不出政府黑幕的刺激驚悚電影──他們甚至可以複製一個你來殺他最認識的一個人。

東尼史考特執導的《全民公敵》,同樣由威爾史密斯主演、布洛克海默監製。

《全民公敵》

但是李安的版本卻非如此,他最在意的父子命題仍然落實在這部《雙子殺手》之中,這的確讓《雙子殺手》與《救世主》有些不同──對決的不再只是相同 DNA 的兩個人了,而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之相差 25 歲的父子。李安的安排將「複製」這件事的意義,從「重造一個殺人兵器」,轉化到「分裂出一條仍然有機會的新未來」。那些老年主角的懊悔、困惑與痛苦,都有機會在年輕主角身上做出不同的選擇。

由李連杰主演的《救世主》,也有本尊與分身對抗的劇情。

《救世主》

這是很有趣的發想,但《雙子殺手》卻不足以令人沉浸在這個命題之中。正如劇情已經在預告中揭露大半──其實光看大綱就能猜到,但電影仍然花了很長的篇幅,在慢慢鋪陳老威爾驚覺原來小威爾是他複製人的事實。剩下的時間裡,威爾雖然說了很多很多話──動作片段也大幅減少──但並沒有讓兩位威爾心態上的轉換變得合理。觀眾也許從頭到尾都像在看一齣你已經熟悉已久的老劇,只是等著劇中主角做出你已經無法再熟悉的選擇而已。

《雙子殺手》劇照

威爾史密斯在這部非常倚重他的電影裡,特技也做了、淚也流了、臉部糾結也糾了、連年紀都被虧了不知道幾次。但是兩個千萬美金身價的威爾史密斯,帶給觀眾的感動程度,卻達不到一個不用特效的威爾史密斯就能演出的《當幸福來敲門》(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水準,這實在是令人扼腕。

2006 年由史密斯父子合演的《當幸福來敲門》,威爾史密斯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當幸福來敲門》

這部電影的票房不會很高,但李安導演也不認為票房能夠定義《雙子殺手》的意義。

「你不能只用商業上是否成功來評斷一部電影是否成功,因為拍電影永遠在一個學習的過程之中。」

李安曾經這樣表示

「當你成功登陸月球之後,不代表能登月就成功了,登月成功還代表了許多未來機會等著實現……我們製作了《雙子殺手》,這部電影就像小威爾史密斯,它就像一把可以成就許多未來讓人信服的電影的工具,對我來說,對這個電影業界來說,《雙子殺手》是一次無價的經驗,以及學習的過程。」

《雙子殺手》導演李安。

李安

他可是拍出全球票房 6 億美金電影的票房導演,李安的勇氣,也許是 《雙子殺手》裡最值得讚許的內容:這部電影很不完美,但它至少向我們展示了視覺特效技術更令人真假難辨的黎明──只是黎明也難免夾雜很多令人昏昏欲睡的黑暗。

加入「電影神搜」LINE好友,最新電影情報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