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專訪】《紅衣小女孩》漫畫版搶先揭密 補足電影沒說到的故事

上報 更新於 2018年04月03日13:48 • 發布於 2018年04月03日13:48 • 黃衍方
《紅衣小女孩》外傳漫畫畫家柚子(左)、編劇楊宛儒(攝影:陳信吉)

紅衣小女孩2》在2017年創下全台1.07億的票房,成為該年度國片票房冠軍,也使得「紅衣宇宙」露出一線曙光。在電影第三集問世前,製作團隊打鐵趁熱,持續拓展「紅衣小女孩」這個IP,首先要在今年夏天跟大家見面的是《紅衣小女孩》的外傳漫畫。

這部漫畫將以電影第二集中的「虎爺」俊凱(吳念軒飾)和雅婷(詹宛儒飾)為主角,補足電影未提及的世界觀,下面將邀請製作團隊:新生代漫畫家柚子、《紅衣2》編劇楊宛儒和《紅衣》系列製片陳信吉,談談這部外傳作品的誕生過程。

漫畫版的緣起

陳信吉透露,其實早在2015年《紅衣》推出第一集時,製作團隊就有推出漫畫版的打算,但是當時他們只能挪用一部分電影行銷的預算來做這件事,所以就打消了念頭,直到今年獲得文化部「加速文化內容開發與科技創新應用補助」,有了充裕的經費,他們才正式開始尋覓漫畫版的合作對象。

在與多家出版社洽詢後,他們覺得蓋亞對扶植本土漫畫家以及製作本土題材作品的熱情比較高,於是請他們推薦漫畫家,後來看到柚子在漫畫月刊《CCC創作集》上連載的《閻王帖》,認為畫風很適合,決定邀她合作。「那時候總編有給我看一隻大鳥,(我想)哇連鳥這麼複雜都畫得出來,老虎應該不是難事。」陳信吉笑道。

柚子繪製的大鳥(圖片取自畫畫的柚子臉書)

柚子表示,接到這個合作邀請時,她沒有太多猶豫就答應了。當初她在電影院看到《紅衣》第一集時覺得很高興,因為台灣終於出現一部本土題材的恐怖片,很榮幸自己可以參與到這個世界的一部分。

補足電影沒說到的故事

為什麼會選擇俊凱和雅婷作為漫畫版的男女主角?陳信吉表示,其實《紅衣2》有刪掉一些篇幅,是關於俊凱和他的爺爺阿龍師(龍劭華飾)之間的關係,希望能藉此探討隔代教養的問題,有點類似第一集黃河與奶奶的概念。此外,礙於商業片的節奏,電影裡也沒有餘裕去深入描寫俊凱和雅婷的愛情,光要處理三個媽媽的故事片長就很吃緊了。

在經過多次討論後,製作團隊決定把漫畫版的時間點設定在第二集之前,去講述俊凱和雅婷結識的過程,同時補足電影裡沒能好好描寫的祖孫情和愛情。陳信吉說,外傳漫畫本身是獨立故事,但是劇情可以接到電影版第二集。

柚子繪製的俊凱草圖(瀚草影視提供)

柚子繪製的雅婷草圖(瀚草影視提供)

陳信吉笑著坦承,因為他們覺得老虎很難畫,所以不敢一開始就把虎爺設定為外傳漫畫的主角。確定要和柚子合作後,製作團隊先給了她電影一二集的內部設定資料,請她挑選其中最感興趣的題材,剛好柚子也覺得從虎爺做為切入點不錯,才確定要往這個方向進行。

《紅衣2》裡虎爺大戰紅衣小女孩的橋段,讓許多觀眾印象深刻,這類的驅魔情節在漫畫版裡當然也不會缺席。陳信吉表示,要呈現這類奇幻場面,漫畫的執行難度比電影低很多,所以可以更加漫天的想像,這是漫畫版擁有的優勢。

邀請電影編劇加入

漫畫正式開始製作後,製作團隊先請柚子自己提故事大綱,再來進行修改,同時《紅衣3》的劇本也在撰寫當中,加上開發中的《紅衣》VR短片,等於在同一個世界觀下有三個故事正在發展,彼此之間既要互相連結,細節又不能有衝突,因此創作起來非常辛苦,在柚子寫過兩個版本的大綱後,製作團隊決定邀請電影第二集編劇之一楊宛儒加入協助發展劇本。

楊宛儒認為,其實柚子寫的故事大綱很完整,也看得出創作者的企圖,所以她只是就已有的東西,依照她熟悉的背景故事去補強細節,同時也讓它變得更精彩和豐富化。

楊宛儒表示,自己很期待漫畫的形式,因為她覺得比起電影,漫畫的發揮空間更大。當初她在寫電影劇本時,有時候必須避開一些難以影像化的東西,現在則是反過來,在漫畫劇本中加入更多電影可能做不出來的畫面。

楊宛儒表示,自己很期待漫畫的形式,因為她覺得比起電影,漫畫的發揮空間更大。(攝影:卓庭宇)

陳信吉則認為,漫畫版除了補足電影裡沒說到的故事,還希望能透過楊宛儒和柚子兩位女性創作者的視角,在比較硬的戰鬥元素之外,替故事增加一些柔性的情感描述。

陳信吉指出,他過去看到的日本漫畫以男性作者居多,女性作者比較少,所以這次想要嘗試比較中性的出發點。「我們電影的TA(目標客群)其實女生應該佔六成,所以漫畫也是走這樣的路數。」不過他也強調,不會刻意把《紅衣》外傳漫畫定位是少年、少女或青年漫畫。

從電影轉化成漫畫的關鍵

柚子指出,將電影角色轉化成漫畫角色,色彩是最需要特別考慮的地方。因為漫畫只有黑與白,她必須設法在這兩色以內保留角色的特色和華麗度。「在製作漫畫的時候,黑色是很重要的顏色,因為黑色塗的越多的話,這頁漫畫看起來越完整,但是目前電影裡的角色身上的黑色元素並不是那麼多,所以我還要進一步的轉化和調整。」

除了色彩之外,如何簡化角色的細節也是漫畫版的重點,不然就會花很多時間在畫配件。柚子表示,最難畫就是就是主角虎爺,因為他身上的肚兜有著很精細的刺繡,如果是電影只要準備服裝給演員穿就好,漫畫則每出現一格都要重畫一次,所以必須想辦法簡化。

接下紅衣這麼知名的IP,壓力會不會很大?柚子表示不會,因為這次是團體作戰,所以比較不會緊張,反而過去她自已一個人創作時壓力比較大,而且因為這次製作時間緊迫,編輯甚至積極問她需不需要助手,她笑稱「瞬間覺得升官又發財」。

接下紅衣這個知名的IP,但柚子並不會覺得壓力很大。(攝影:卓庭宇)

引進電影的宣傳模式

《紅衣》外傳漫畫的另一個新嘗試,就是引進電影的宣傳模式。陳信吉指出,台灣電影的宣傳期都拉的比較長,像是《紅衣》第一集還沒開拍前,他們就已經釋出前導海報,之後陸續公布各種素材,讓市場慢慢熱起來。在跟蓋亞的總編討論後,他們決定漫畫也要採用這樣的模式。

在漫畫正式開始運作前,製作團隊就在二月先釋出前導海報,讓世人針對它展開討論,看看反應如何,接著四月到七月製作期間,預計每隔兩週就公開單張或單回的相關內容,直到八月在漫畫博覽會正式推出單行本。

過去在台灣,漫畫的宣傳期很少拉到這麼長,製作團隊想嘗試這樣做效果如何,不過,宣傳期一旦拉長,就代表柚子必須要跟這部作品長期奮戰,幸好她的時間能夠配合,雙方的合作才能順利進行。

陳信吉也坦承,這次給創作者的時間還蠻緊迫的,因為它一定得趕在漫畫博覽會推出,另外,年底新的電影也需要漫畫幫忙做初期的宣傳,之後還會有其他形式的紅衣周邊陸續推出。他表示,現在世人有點被慣壞,需要長期的新鮮感,如果能讓議題維持在一定熱度,互相拉抬的效果絕對是一加一大於二。

陳信吉認為,紅衣周邊與電影互相拉抬的效果絕對是一加一大於二。(攝影:卓庭宇)

始終保留各種可能性

「條狀漫畫」適合在手機上閱讀,在這個人手一機的時代非常流行,陳信吉表示,他們一開始也有想過要用這種方式,把《紅衣》外傳漫畫數位上架,但是他認為,紙本書拿在手上情感會更濃厚。「那個時候跟(蓋亞)總編聊很久,最後我覺得還是想要印出紙本。」

雖然這次的漫畫版是一個獨立的故事,但是陳信吉表示,如果市場反應好的話,他們也不排除再推出第二本或第三本,甚至把漫畫版影像化回去,對於紅衣這個IP,他們始終保留各種可能性。

《紅衣小女孩》外傳漫畫預計從四月起陸續在網路上曝光內容,在今年夏天舉行的2018漫畫博覽會上正式推出單行本,關心這部作品的影迷或漫迷朋友,別忘了持續追蹤「紅衣小女孩」臉書粉絲團。

《紅衣小女孩》外傳漫畫前導海報(瀚草影視提供)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電影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電影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生活中心 → lifenews@upmedia.mg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談《紅衣小女孩2》幕後 編劇簡士耕:文化符號是會一直轉變的

延伸閱讀:【名人專訪】《紅衣小女孩2》楊丞琳:挑戰自己卻陷入負面漩渦之中

★快加入 《上報》 好友!看更多深度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