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台灣易罹癌3】堅強老婆一路陪伴 從沒掉下一滴淚

CTWANT 更新於 2019年10月13日19:19 • 發布於 2019年10月13日22:13 • 張雅淳
【南台灣易罹癌3】堅強老婆一路陪伴 從沒掉下一滴淚
肺腺癌患者的治療方式分為化療、標靶治療、免疫治療,各有不同特性。(圖/報系資料庫,示意圖非事人)

「得知罹患肺腺癌時,當下我真的是五雷轟頂!」確診當天老婆、岳父都在身邊,也安慰賴先生有什麼治療方式都盡量嘗試,「有問題就積極解決。」老婆與岳父的理性也讓賴先生很快就振作起來。

一開始,賴先生對肺腺癌不太了解,他知道很多人得肺腺癌,記得前副總統蕭萬長也是其中之一,而他至今似乎身體還不錯。「醫師說我是肺腺癌第四期,我不懂第四期是什麼意思?代表最嚴重嗎?還有第五期嗎?」

講到這裡,賴先生忍不住笑出來,他為當初自己的無知啞然失笑,而心中的苦只有他自己明白。「後來我上網查五年存活率,發現第四期竟然只有四%,我嚇一跳,明明身體感覺沒那麼嚴重啊?怎麼數字這麼低?」

賴先生開始慌張,心想「八歲的女兒該怎麼辦?」、「我還能陪她多久?」幸好陪在一旁的老婆始終相當冷靜。「她真的很堅強,從確診到現在,她從沒有在我面前掉眼淚過,反倒是我有幾次差點在她面前哭了。」

為了女兒當然要積極治療,賴先生幸運地屬於基因突變類型,所以能採用標靶藥物治療,很快地就控制病情,但標靶藥物最大的問題在於抗藥性,今年三月,賴先生終於面臨這個關卡。

賴先生罹患肺腺癌第四期,目前病況穩定,暑假期間特地帶女兒到處玩耍。(圖/賴先生提供)

「當時我發燒不退、大量咳血、喘不過氣,檢查發現癌症復發,主腫瘤甚至大了兩倍到達十公分。」這次賴先生連走路都感到吃力,終於有「來日不多」的感覺,為了活下來,最後咬牙開始服用昂貴的自費標靶藥,大約一顆就要一萬多元。沉重的藥費壓得賴先生喘不過氣,後來輾轉得知學名藥有效又便宜,所以就改吃學名藥。「學名藥三十顆才一萬多元,相較之下便宜很多,但效果應該是因人而異。」

賴先生恰巧屬於有效的族群,吃了五個月後,原本十公分大的腫瘤縮小了三、四公分,目前體力、精神也都很不錯,暑假期間一家人也到處玩耍,留下許多快樂回憶。「不過,我知道還是會遇到抗藥性的問題,目前已經沒有新的標靶藥可以吃了,所以我也在了解最新的免疫治療。」

肺腺癌第四期患者賴先生,將未來寄望於免疫藥物。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