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碎女士】菲律賓分屍案的正宗女主露西拉

疑案辦 更新於 2019年10月29日07:14 • 發布於 2019年10月23日04:00 • 懶癌末期

在菲律賓,若是聽到周遭的人聊天提到「Chop Chop Lady」(剁碎女士)這個詞語,就代表這附近肯定發生了謀殺案,而且它的手法一定血腥又獵奇。因為「剁碎女士」在菲律賓社會,代指了那些遭慘忍殺害並分屍的女性;她們大多會給人斬首、四肢及軀幹被肢解,手指與腳趾遭剁成碎塊……至於這個名詞是什麼時候就開始流傳的?它又是如何在菲律賓成為眾口皆知的恐怖代名詞呢?若要溯源「Chop Chop Lady」的使用,就不得不提起震驚菲律賓社會的懸案──露西拉•拉路(Lucila Lalu)謀殺案:「剁碎女士」的始祖、現代菲律賓最著名的女性分屍案。

 

接連發生的分屍案:這又是誰的腿?

1967年5月30日清晨,清潔隊員一如往常地清掃街道並清空路邊的垃圾桶。馬拉邦街(Malabon st)上,正當清潔隊員將垃圾拿起來準備打包時,有團報紙突然掉了出來,「垃圾怎麼都不丟好呢……」清潔隊員低咕道。他準備將報紙重新放進垃圾袋時,發現它好像包著什麼東西似的露出了一小角;定睛一看,赫然發現裡面是兩條腿──兩條人腿,而且切成了四塊。

清潔隊員立刻通報警方,因為就在一周前,雷克托大道(Recto Avenue)的髮廊門口才發現了一對腐爛的手,而兩地之間的距離不過2公里;原本警察認為,這兩副肢體應屬於同一位受害者,然而進行分析比對後,只發現手上又多了一宗分屍案:雙腿的主人,正是已經失蹤了兩天的Pagoda餐廳老闆娘──露西拉•拉路女士。她的雙腿被丟棄在距離她所開的餐廳僅幾步之遙的地方。

發現屍體的清潔隊員告訴警方,他不小心碰到的雙腿冰涼涼的,感覺像冷藏過開始解凍那樣,而且因為擦了指甲油,顯然是一雙女性的腿。

腳趾甲有護理及修飾過的痕跡,表示這雙腿的主人生前的經濟寬裕,生活應是富裕無虞的。警方在現場蒐集證物時,注意到包裹物是一份1967年5月14日的報紙,同時雙腿肢體切口完整,顯示行兇者可能是專業人士,而且是有計畫地行使此次謀殺,並非衝動殺人。

就在一天後,警方在乙沙大道(EDSA)接近瓜達盧佩橋(Guadalupe Bridge)的一處空地上發現了一具缺少雙腿、無頭,但有雙臂的軀體。與包裹雙腿的棄屍手法相同,除了這次報紙上的日期是5月23日。

警察推測這具軀體就是露西拉遺失的上半身;而鑑識小組從屍體的手指中套取的指紋,比對了露西拉•拉路為申請無犯罪紀錄證明(police clearance)時、提供給警方的指紋,發現兩者相互匹配。

這就是露西拉•拉路了。

 

一個鄉村女孩在大城市夢想成真的故事

這起分屍案件成為了當地人人談論的頭條新聞。

露西拉•拉路是什麼人?她與誰結下了樑子?為什麼兇手選擇用如此兇殘的手段將她殺害?背後原因是否與她的餐廳有關?……所有的一切,都得從這位美豔動人的餐廳老闆娘背後的故事談起。

露西拉•托冷提諾•拉路(Lucila Tolentino Lalu)出身於菲律賓鄉村,相貌姣好的她從來不乏追求者。原本她的人生歷程應該如同她的母親一樣,在村中找個家底殷實的好人家嫁了,生兒育女、一輩子待在村中。然而,如同所有的年輕人,露西拉嚮往大城市的繁華與新奇時尚,因而在1950年代末決定離開家鄉潘帕嘉(Pampanga),前往首都馬尼拉找尋發展的機會。

憑著美貌與機靈,露西拉幸運地應徵上馬尼拉一家小酒吧的女服務生。而在俱樂部中,她結識了已婚巡警阿尼亞諾•維拉(Aniano Vera),隨後兩人便在一起生活,阿尼亞諾與前妻離婚後,隨即娶了露西拉,並生下一個兒子。露西拉憑藉自身的商業頭腦及精準的眼光,用當服務生期間所存下來的錢,買了一間名為Pagoda Soda Fountain的酒廊餐廳,成為老闆娘。餐廳生意極佳,豐厚的利潤令她後來在聖克魯斯(Sta Cruz)再開了一家美容院。

 

人生勝利組的陰暗面

擁有一間生意興隆的餐廳,外加一間美容院,與丈夫關係和諧,家庭生活也美滿,露西拉理所當然地被眾人視為人生勝利組,28歲的她站在人生最輝煌的高峰──接著便無聲無息地失去了蹤影,沒有留下隻字片語。1967年5月28日,露西拉出門後就再也沒有回家。

一眾親朋好友都以為她只是去私會情人──沒錯,雖然已是維拉警官的夫人,還擁有一個六歲的兒子,露西拉仍然保持極高的魅力與人氣,因而私下擁有多位情人,這也是她生活圈中的公開祕密──所以直到5月30日、收到她已經身亡的噩耗時,親友們皆錯愕不已。

一開始,警方鎖定的嫌疑人為餐廳服務生,19歲的佛羅倫堤•雷洛斯(Florante Relos),露西拉公開的祕密情人。Pagoda餐廳的收銀員說,佛羅倫堤與友人曾問他露西拉人在哪裡,而他回覆說露西拉人去了美容院;其餘自稱目擊者的路人則說,看到露西拉被佛羅倫堤和他的朋友拖到美容院大廳前的私家車中。

然而佛羅倫堤稱自己與這起謀殺案無關,因為他沒有任何殺死露西拉的動機。露西拉不僅僅給予他金錢方面的支援,亦為他的戀人。露西拉甚至在庫寶區(Cubao)租了一個「愛巢」,讓兩人能祕密幽會,佛羅倫堤亦長居於此,等於是將這座公寓送給他;佛羅倫堤能有如此舒適的生活,都要歸功於露西拉所提供的一切,他怎麼可能會想殺掉她呢?

可是根據Pagoda收銀員的說法,露西拉已經跟佛羅倫堤分手了。

從收銀員的證詞與目擊者的言談中,佛羅倫堤似乎就是這起謀殺案的兇手:一名因分手而懷恨在心的情人,在經過周密的計畫後將露西拉殺害並分屍,以洩心頭之恨;然而警方在幾天後就立即將他釋放了,因為在推斷的案發時間,佛羅倫堤正與他的朋友一起聚餐喝酒,擁有完整的不在場證明;再者,雖然收銀員的話似乎有極高的可信度,但警方在追查下,卻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收銀員與目擊者的說法就是正確的。

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佛羅倫堤得以重拾自由──但他拒絕離開警察局,就怕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失去妻子的丈夫總是頭號嫌疑犯

在第一位嫌疑人證明自己的無辜後,警察將懷疑的箭頭轉向了第二位嫌疑人:露西拉的丈夫,巡警阿尼亞諾。這看似美滿的婚姻,其實只能瞞過不知情的一般人,身邊的友人都知道,他們的婚姻正遭遇嚴重的矛盾,爭吵更使得他們距離離婚只差簽字這一步。就連兩人6歲的孩子,也一直住在位於馬尼拉北部、加洛坎市(Caloocan)的奶奶身邊。

阿尼亞諾當然不可能受得了,露西拉有除了他以外的男人。憤怒、嫉妒終於爆發,在妻子失踪前的一個月裡,這名巡警已經去露西拉的餐廳及美容院裡開過三次槍了。

露西拉失踪當晚,阿尼亞諾聲稱他在下午六點半左右,於美容院與露西拉共進晚餐,吃完便立刻離開,獨留露西拉在美容院裡休息。有些目擊者,包括露西拉的幾位親戚也幫阿尼亞諾作證,說他離開的時候,他們有看到露西拉在美容院裡睡覺。可是這倒與佛羅倫堤的證詞相互矛盾。佛羅倫堤說他和露西拉於當晚七點半左右、約好在黎剎大道(Rizal)的一個酒吧見面。若阿尼亞諾並未說謊,那麼露西拉是如何在短短一小時半內用晚餐、睡覺,並走到另外一個酒吧內的?這兩人的證詞雖然地點一致,時間卻搭不起來;是其中一人記錯了時間?還是其中一人所說的並非真實?虛虛實實的話語中,無法辨認的謊言慢慢將真相給掩蓋……

最後,警方也釋放了阿尼亞諾。與釋放佛羅倫堤的原因相同,查無證據能指控阿尼亞諾與此起案件有任何關係;雖然他是最後一個被目擊和露西拉在一起的人,也有強烈的犯罪動機,警方卻找不到任何直接證據,能將這名警員與罪案聯繫起來。

 

莫名其妙的第三個嫌疑者

接連逮捕的兩位嫌疑人,都因證據不足而釋放,馬尼拉警方也備感壓力:群眾及媒體對於案件的關注不減反增,對警察的辦案速度也開始出現微詞與抱怨,畢竟是凶殘的分屍案,不快點找到兇手,沒有人會覺得安心;再加上媒體持續不斷的追蹤報導,為了不被冠上無能的代名詞,警方很快地又逮補了第三位犯罪嫌疑人。

這人是一家印刷公司的高階主管,據說也是露西拉的祕密情人,然而他的名字從未出現在任何資料中。警方將他逮捕,只是因為在露西拉被肢解的軀幹下發現了用於包裝報紙的紙板……這樣的懷疑與其說是找到新的證據,不如說是警察已經病急亂投醫,只要找到任何一絲與證據有關的蛛絲馬跡,便先將人逮到再說。理所當然地,這名高階主管與前兩位犯嫌一樣,擁有不在場證明,最後只能釋放。

馬尼拉當局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般,對案件停滯不前的進度一籌莫展時,他們決定換個方向調查。仔細調閱了驗屍報告後,從屍體被分屍的狀態分析,他們認為兇手應是一位熟悉用刀的人,因此職業為屠夫或外科醫生的可能性很高。而且兇手應該擁有汽車,才有辦法在不同的地方棄屍。

 

自動送上門的兇手

兩週後,警方終於有了新的偵查方向:幸運地,兇手主動投案了!這位主動走進警局並自稱兇手的人,就住在露西拉的美容院樓上,是她的房客荷西•桑迪亞諾(Jose Santiano),一名牙醫學生。荷西向警察拉堡(Ildefonso Labao)坦承自己就是兇手,說露西拉試圖引誘他,被他婉拒後便威脅道,她將製造醜聞令他身敗名裂。不幸地,在爭執的過程中,荷西失手殺了露西拉。當他發現露西拉已經失去了呼吸心跳,內心太過驚慌,為了掩藏罪證,決定將其分屍並丟棄在不同的地點;他甚至提到露西拉的頭部被他棄置於昆頌市(Quezon)的迪利曼區(Diliman)某處。

荷西投案後,鑑識小組立刻前往美容院上方、荷西的租屋處展開調查。隨後,調查人員聲稱在房間的地板上發現血漬,以及還未清洗過、仍殘留血跡的菜刀、剃刀刀片、槌子與一只女人的長襪。

雖然兇手最後主動投案,也找到了相關證物,然而其中卻隱隱顯露出不合理的地方,包括為什麼荷西要在警方連續逮捕又釋放了三個犯罪嫌疑人後主動投案?為什麼馬尼拉警方在最初搜查罪證時,忽略了美容院?前面兩位嫌疑人的證詞似乎不完全真實,為何警察不繼續追查下去,而是去找其他嫌疑人?

縱使整起調查透著古怪之處,最終還是找到了兇手。正當警方為了終於可以結案,不必再每天面對媒體與民眾的質問,感到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又接獲通知──荷西撤銷認罪,否認之前的自白。

 

翻供、逼供,與攪局的黑色大理花

儘管當時已經被法官定罪,荷西這次卻堅稱自己的無辜。他說自己只是謀殺案的「目擊者」,雖然謀殺案確實發生在荷西房間的客廳中,但實際上露西拉是遭三名男子所殺害。他提到其中兩名男子殺死了露西拉,第三名男子則拿槍指著他,令他無法妄動。在露西拉遇害後的第二天早晨,他收到了警告字條,提醒他保持緘默,否則下個受害者就是他。他之所以會認罪,純粹是受拉堡警官所強迫,再加上實在過於害怕那三名男子會找上他,內心的恐懼與壓力使他成為替罪羔羊。

在荷西發出新的聲明後,一名醫生出庭作證,指控荷西確實是在拉堡的脅迫下承擔了罪名;再加上法官發現證據與最開始的證詞不符,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位牙醫學生根本不具備肢解受害者的外科技能。最後,法院推翻之前的判決,改判荷西無罪。

在進行了四次逮捕與釋放後,這起案件最終被宣告為懸案,無法偵破。雖然,陸陸續續一直有人自稱是這起案件的兇手,包含「黑色大理花」的疑犯醫師喬治•霍德爾(Dr. George Hill Hodel):其子也表明他的父親才是這起分屍案的真正兇手。他認為在逃到菲律賓後,喬治•霍德爾仍持續犯案,因為露西拉遭分屍的手法,與黑色大理花的受害者伊莉莎白•蕭特(Elizabeth Short)極度相似,兩人的生長背景及個人生活也有雷同;因此,露西拉謀殺案又被稱為「菲律賓黑色大理花命案」。不過,事後發現這純屬無稽之談。

露西拉•拉路分屍案之所以會成為懸而未解的疑案,其實可以從以下幾點來解釋。首先是媒體炒作:民眾為了爭取版面,帶著獵奇的心態瘋狂參與,無論是提供自以為是的線索或自認為兇手,這些行為皆干擾了警方辦案;再來就是露西拉交往複雜,有太多的嫌疑人,反而讓警方始終無法鎖定真兇。最後,那個年代的馬尼拉警方其實多數是頹廢腐敗的,因此貪汙、包庇、收賄等等行為屢見不鮮,使得兇手有機會逍遙法外。

隨著時間的流逝,無論是證物,還是與這起案件有關的關係人、露西拉的親友等等,都慢慢沉沒於歷史的洪流之中,半個世紀後的現在,露西拉的頭部依然未曾被發現。這樁被視為無法破解的懸案,最終只餘留「剁碎女士」(Chop Chop Lady)成為女子分屍案的代名詞,流傳於菲律賓社會中。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華城連環殺人案】如果你被抓到,將會四肢潰爛而死(上)

【馬來西亞女童虐殺案】(上)令整個社會露出真面目的八歲小女孩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