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披薩冠軍2】曾窮到土司裹腹 他吃到奧客棄單披薩後因此翻身

鏡週刊 更新於 2019年11月13日15:02 • 發布於 2019年11月14日02:54 • 鏡週刊

**得獎後1個月,直到採訪前晚,鄭羽辰才有時間和員工、合夥人一起慶祝到半夜,受訪時他眼皮浮腫,臉上略帶倦意地說:「得獎後店裡生意忙到沒時間慶祝,我從義大利回國隔天就上班了。」

**

但一摸麵糰,他瞬間電力滿格,全神貫注,創業至今沒休過假,「再怎麼辛苦,不會比沒飯吃辛苦。」做披薩是謀生,也是職志,證明自己沒錢沒靠山也能創業。

鄭羽辰出生於雲林,父親養鴿,母親是保母,家境不富裕,他自國中開始到農家打工,靠體力活搬菜、搬鐵管,1天能賺1,000元,兒時他便明白,凡事靠自己。學生時期他穩坐倒數前3名,「但我是目的型,如果我爸說考到前10名,送腳踏車,我就會考到。」

文化森林系畢業的鄭羽辰也曾為未來迷茫,想過當作業員,後來因喜愛披薩而投身餐飲。(鄭羽辰提供)

大學吊車尾考上文化森林系,北漂念書的少年成績不好,但不想成為父母的包袱,他申請學貸繳學費,生活費靠打工,「我不跟家人拿錢,所以會省錢,常吃吐司,1天只吃1餐。」

窮少年沒錢吃大餐,唯一嘗到的美好味道是在打工餐廳「PIZZERIA OGGI」裡,當時客人棄單的拿坡里披薩,帕馬火腿芝麻葉的清爽滋味深深烙印在腦海,「小時候吃的都是美式,因為太油,一片就膩了,吃拿坡里我有點嚇到,怎麼會這麼好吃,真的顛覆我對披薩的想像,我想把它學好,未來當廚師。」一口帶Q勁的麵香,從此扭轉鄭羽辰的人生。

【世界披薩冠軍3】只帶9萬元赴義 他睡網咖、日做600個披薩 
【世界披薩冠軍4】他創業不花一毛錢 讓人把店改成他的名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