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打了我的學生,請你處理。」那一刻我才知道.....

親子天下 更新於 2019年10月23日07:39 • 發布於 2019年10月23日07:39 • 李岳霞
「這人打了我的學生,請你處理。」那一刻我才知道.....
「這人打了我的學生,請你處理。」那一刻我才知道…..

因為家族遺傳,在我三十五歲時,「色素性視網膜炎病變」讓我視力嚴重退化,無法好好批改作業,也無法掌握教室裡的狀況,連孩子在教室裡作弊、傳紙條我都沒注意到。那時剛好又遇到一群頗具挑戰的五年級學生,感覺腹背受敵,覺得孩子很難帶,情緒愈來愈容易失控,加上來自家長、學校的質疑,一度讓我想放棄教書。

後來在先生和家人的支持下,我決定「面對問題」,申請輔具,又請校方派實習老師進班幫忙我,也改變了班級經營方式,課後陪學生一起看電影、逛街、聽音樂會。交心搏感情的確很花時間,但也因為這樣,我才發現原來學生也活得很辛苦。

其實生命的功課,人人有分,小孩也不例外。那些調皮搗蛋的小孩並不是因為我眼睛的狀況而搗亂,其實他們自己的家庭也有狀況。

某天,我上課上到一半,一個喝醉酒的爸爸突然衝進來,賞了他兒子兩巴掌,所有人都傻眼。不知哪來的勇氣,我就把這個一百八十公分的醉漢拖到輔導室,跟主任說:「這人打了我的學生,請你處理。」

我把被打的學生叫出來,心痛的抱住那個小孩,那一刻我才知道,難怪我平常怎麼罵都沒有用,因為他遇到的挑戰比我還要大。也心有不甘,如果那是我的孩子,我不會讓他受這種委屈。那樣的覺察,讓我決心要好好愛這群孩子,把他們在家裡缺少的愛從我這裡補回來。

我也才發現,不只那個被打的學生家裡有狀況,有個女孩說昨天好想打電話給我,因為爸爸媽媽吵架,把她趕出去,她就一人在街頭流浪了一整晚。還有個常常遲到的小孩,我去家訪才知道,爸爸媽媽吵架離家,把剛出生的寶寶丟給他照顧,他才沒法來學校。當時像這樣家庭有狀況的學生有十個,難怪我覺得那班那麼難帶。

請又菸又酒的大姊大吃牛排

我跟小朋友說:「我們一起來努力好不好,你們來證明我是適任老師,我來證明你們是很棒的學生。」過去明眼時的我都是自己獨自編寫課程,到後來六年級,我跟他們一起設計課程。本來覺得自己很厲害了,做閱讀教學、帶讀書會,前一屆學生被我逼到作文一千五百字都寫得出來,但這群孩子到底要什麼?我到底能給他們什麼?橫豎怎麼想都是生命教育。

那時候班上有個大姊大,不僅喝酒抽菸,還會帶菸酒來班上兜售。我什麼方法都用盡了,軟的硬的,都沒辦法。有天,我請她去聽我女兒的音樂會。我跟她說:「音樂會是七點,我想在五點邀你去餐廳吃牛排,你要著正式服裝。」我擔心那女孩不願意來,還找了班上一個乖巧、有出席過這種場合的學生陪她作伴。她平時都會在校園晃很久才回家,那天放學打掃完,她就說要先走了,爸爸在側門等她,她要先回家洗澡,再去牛排館。

那是我印象中她唯一一次穿裙子。聽完音樂會後,我先生帶著我和學生去夜市逛、吃東西,再送他們回去。事後,先生問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我想在那孩子的腦袋裡存一個畫面,如果她可以自己做點什麼,她是不是可以想起這個畫面,然後為這樣的生活去努力?我很感謝先生滿支持我這樣的想法。

那屆是我帶的最後一個導師班。後來我把他們的故事寫成生命教案,得獎後在同學會上跟學生分享。有個孩子還笑著跟我說:「老師你得獎了要不要謝謝我們?是我們磨了你,你才有機會啊。」我聽了哈哈大笑,他說的沒錯啊!

人物小檔案│徐薇雅

師鐸獎得主、宜蘭縣蘇澳國小老師,因家族遺傳發病,一夕成重度視障,但反被學生鼓勵,鼓起勇氣繼續教職,還獲得生命教育獎等肯定。

加入親子天下LINE好友,睡前看好文

延伸閱讀:

衛生紙先準備好!花蓮明義國小許慧貞:我可能是最後抱他的人

【暖心故事】老師,如果有一天你可以當我的爸爸⋯⋯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