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範維族公民」陷15年牢獄 律師姐替失聯弟喊冤

德國之聲 更新於 05月26日01:15 • 發布於 05月26日01:15
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德國之聲中文網) 萊漢·阿薩特(Rayhan Asat) 平日在華盛頓特區擔任國際訴訟律師,專門出庭處理反貪污與國際調查案件。近來她頻頻為在中國失聯4年的弟弟伊克帕·阿薩特 (Ekpar Asat)發聲。

她的弟弟伊克帕是一名來自新疆的創業家,在2016年代表中國赴美參加美國國務院舉辦的領導力培訓項目。但是他在結訓返回新疆後三周,便與姊姊失聯至今。

萊漢在今年1月透過中國駐美大使館回覆美國議員庫恩斯(Chris Coons)的電郵得知,弟弟遭中國當局以「煽動民族間的仇恨」判刑15年。

她告訴德國之聲:「過去4年,我只能私下透過美國國務院去試圖了解我弟弟的情況,但是當我得知他被判刑15年時,我再也不願保持沈默。」

不久後,她決定聯系媒體,揭露弟弟因參與美國國務院的項目而被強迫失蹤之事。雖然目前萊漢仍未與在新疆的父母斷絕聯系,但為了不讓父母受到牽連,她盡量只跟父母閒聊寒暄。

她告訴德國之聲:「雖然我覺得透過媒體發聲一定會讓我父母被新疆政府監控,但是我也希望我弟弟能重獲自由。身為一名在法庭中替有需求的人辯護的律師,我卻無法替弟弟爭取自由。這個事實對我打擊非常大。」

隨後,這個案件開始受到各界高度關注,這也使萊漢無形中感受到很大的壓力。但是,她希望能透過這些關注度向中國政府施壓。她認為,如果中國政府敢在全球關注的同時,對她家人展開報復的話,她一定會加強維權的力道。

她告訴德國之聲:「我希望能透過替我弟弟發聲,讓全球更多人關注中國政府迫害維吾爾人的議題。我打算持續加強維權力道,讓全世界的人明白,即使一個維吾爾人被中國政府贊譽為『漢族與維吾爾族之間的橋梁』,他們仍無法躲過被關押或判刑的命運。我弟弟的案件讓我了解到,沒有一個維吾爾人能幸免於中國政府的打壓。」

最後的聯系

伊克帕在美國期間,僅短暫與姊姊萊漢見過兩次面。由於萊漢當時正在哈佛大學攻讀法律碩士,所以兩人約定好,2016年5月伊克帕會帶著他們的爸媽,一起到哈佛出席姊姊的畢業典禮。

萊漢希望能透過這些關注度向中國政府施壓。她認為,如果中國政府敢在全球關注的同時,對她家人展開報復的話,她一定會加強維權的力道。

萊漢告訴德國之聲:「當他2016年3月15日准備從舊金山搭機返回新疆時,他跟我說:『我要回中國了,但是我會帶爸媽到哈佛出席妳的畢業典禮的。』當時我心想,我們很快又會見面。」

伊克帕回到新疆後,兩人還保持聯絡一段時間。但是當她5月初要跟家人確認到美國參加她畢業典禮的細節時,她父母卻突然跟她說他們無法到美國參加她的畢業典禮。

萊漢雖然當下覺得困惑,但仍嘗試與她弟弟確認相關細節。她回憶道:「我嘗試透過簡訊與電話與我弟弟聯系,但他始終沒有回覆我。我拜托在新疆的朋友嘗試聯系他,但他們也沒有收到他的回應。當下我便覺得應該出事了,但我仍抱著一點希望,想中國政府可能把他關一段時間後,就會釋放他。」

到了2016年秋天,萊漢搬到華盛頓工作,並於當年12月向國務院表明她弟弟在參加完培訓項目後便失蹤了。國務院當下表示會代她詢問她弟弟的下落,雙方在接下來的一年多也持續見面。然而,萊漢始終沒有得到任何消息。

等待了三年多之後,她決定在2019年底聯系當時負責舉辦培訓項目的子午線國際中心(Meridian International Center) 的資深經理貝爾 (Sheridan Bell) 。

她在貝爾的協助下,開始與數名美國國會成員聯系。民主黨的參議員庫恩斯 (Chris Coons) 與其他7名議員在去年12月聯名致函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伊克帕。

模範維吾爾公民

事實上,阿薩特一家人可以說是中國政府眼中的「模範維吾爾公民」。她的父母都是共產黨員,母親曾是化學教授,父親則是任職新疆當地的水務部。

萊漢自己曾參與土耳其舉辦中土兩國的律師交流會議,而她弟弟伊克帕則是一名多次被中國官媒形容成扮演漢族與維吾爾族之間橋梁的創業家。

她告訴德國之聲,弟弟創立了一個專門給維吾爾人使用的社群媒體,但他一直以來都相當遵守中國政府的內容屏蔽准則。

除此之外,伊克帕在2016年曾多次受邀參加新疆政府舉辦的活動,包含與新疆政府合辦了一場中國與中亞各國之間的拳擊比賽。

她説:「中國官媒將我弟弟形容成一個『帶來正面影響的人』,並稱他是一名建立漢族與維吾爾族之間橋梁的人。但即便如此,中國單純因為他去美國參加國務院的領導力培訓項目,就突然將他視為極端份子。」

美國務院培訓項目

伊克帕所參與的國務院培訓項目是一個全球知名的項目,包含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 (Margaret Thatcher) 與紐西蘭總理阿德恩 (Jacinda Ardern) 在內的許多國際政要都曾參與這個培訓項目。

根據萊漢的說法,伊克帕是在2016年2月飛往美國參加為期三周的培訓。他當時是中國代表團中,唯一的少數民族。

伊克帕在2016年曾多次受邀參加新疆政府舉辦的活動,包含與新疆政府合辦了一場中國與中亞各國之間的拳擊比賽。

這個項目由非營利組織子午線國際中心 (Meridian International Center)規劃實施。負責次項目的前資深經理貝爾 (Sheridan Bell) 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對伊克帕的第一印象是他十分聰明且舉止有禮。

他說:「伊克帕在與外賓互動時,都會主動強調自己代表中國參與這個項目,但他也對於身為中國的少數民族感到驕傲。」

人權觀察的中國部主任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 告訴德國之聲,通常能獲選參與國外這種培訓項目的中國公民,多半需要得到政府的認可。

她説:「伊克帕的案例顯示,中國政府對與海外有聯系或是有在海外待過的維吾爾人,是采取非常具有敵意的態度。過去幾年,我們已看過無數個這樣的案例。」

她認為,伊克帕是因為參加了國務院的培訓才被中國政府判刑,所以國務院應該要更公開地向中國政府表達抗議,並要求北京提供與伊克帕案件相關的細節。

她向德國之聲表示:「國務院內部應該針對中國人參與培訓的風險進行討論。如果他們認為參與培訓的風險大過於益處,他們應該想辦法讓參與培訓的中國人認知到這一點。」

發稿前,德國之聲多次嘗試聯系中國駐美大使館,但截止目前為止,該使館都未回應。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