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舊情人的思念,藏著你對自己的貪念」《Before》三部曲的關係心理學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01月25日13:00 • 發布於 01月25日13:00 • 廖梓鈴

文|廖梓鈴

橫跨十八年的經典愛情電影《Before》三部曲,我們共同歷經愛的破曉、日落與午夜。本系列將從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主角 Jesse 與 Celine 的故事,帶給世人愛情的反思。此篇將探究關於貪戀舊愛,或是尋覓新愛背後的心理運作。

《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rise)是最美的續集。當年,在一列駛向維也納的列車上,我們相遇,碰巧心動,於是愛上,就在維也納街頭,就在那一夜之間。後來,你準備飛往美國,我踏上駛往巴黎的列車,揮手不忍道別,離開前,我們相擁相約半年後再見。

後來女孩失約了,這份相遇成了這九年彼此心中最深的遺憾。

事隔九年,我與你又在巴黎書店相遇。從青春洋溢的二十幾,走入成熟穩重的三十幾。你成了暢銷小說家,成了別人的丈夫與老爸;我成了環保倡導者,成了戰地攝影師的女友;我的嬰兒肥退去了,你額頭卻有了皺紋,多了鬍渣。我們笑著說,可能這叫成熟吧,心卻說著,成熟的代價怎麼這麼重,才過了九年,多了些許皺紋、成了負責大人,卻忘了什麼是生活、什麼是浪漫、什麼是享受。

看著眼前的你,就好像連結回當年的二十三,對未來充滿盼望的眼睛,對愛充滿熱情的我。於是我想,會不會是當初我們錯過的緣故,會不會是這篇故事在錯誤時機結束,若回到九年前,我與你在那一天再續前緣,如今的我們會不會比較幸福?(同場加映:我一直沒有結婚,不確定是不是為了繼續相信愛情

圖片|來源

那天巴黎日落前,他們的相遇如同真愛再度降臨,過去人們嘴裡談的真愛,豈不就是在千萬人之中尋尋覓覓,最後發現你才是令我餘生圓滿的唯一?

在感嘆這份重逢如此美麗之餘,我同時也發現他們對彼此的思念始於某種特別的情節:

我總想寫一本書,有個男人非常沮喪,他想談場轟轟烈烈的戀愛,騎車飛越南美,事實上他坐在大理石餐桌上,吃著龍蝦,有著不錯的工作,妻子也很漂亮,但這並不是他真正要的——Jesse

我跟我妻子分分合合,有天她懷孕了,我們就結婚了。她很美,也是好老師,好母親。但我感覺我現在的人生,像在辦個托兒所,與我以前約會過的人,我開始懷疑,愛的意義真的只是負責嗎?——Jesse

我本來一切都很好,直到我看到你那本該死的書,所有陳舊的往事都被翻了出來,我回想我曾經浪漫過,我對世界曾充滿希望,對照現在我不相信愛情,每天平庸的過著,坐在情人旁邊心不在焉,因麻木而痛不欲生——Celine

那些對生活與婚姻的抱怨裡,有種甜蜜,好像那天我沒遇見你,如今我才落得這副德性;似乎沒有擁有你,是生命失去浪漫與熱情的原因;只要沒有你,我就無法實現我所嚮往的自己。那種苦悶,說是生活,卻像被困在牢籠裡,於是人仰起頭問著,生活只能這樣嗎?愛會是救贖嗎?你是能拯救我的唯一嗎?其實你不是愛著他,是懷念當年跟他在一起的自己。(延伸閱讀:「愛情需要承諾,但承諾不等於婚姻」:婚姻是我們最好的歸宿嗎?

圖片|來源

對舊情人的思念裡,有著對某種自我的貪戀

婚姻治療傳統觀點認為,外遇的發生是與現有伴侶關係出了問題的症狀,於是在另個情人身上尋找溫暖。但美國婚姻治療師 Esther Perel 從臨床經驗發現,對某些出軌者而言,無論尋找前任,無論探尋新愛,他們婚姻本身美滿依舊,卻依然有了外遇。

Perel 決定將問題焦點從既有伴侶關係出問題,拉回出軌者個人身上,試圖了解,為什麼他們選擇這麼做?為什麼選擇這個人?與舊愛聯繫的感覺如何?在探尋新戀情的過程中滿足了什麼?

Perel 後來發現,這些人透過執迷舊愛或是尋覓新愛,來探索失去的或是探詢另種新的自我認同。

人會對自己未曾探索過的身份與選擇感到殷切地思念,尤其活在重複的日常、固定的角色中,將滋生一種死亡感,人透過貪戀過去或尋覓新愛,就像給自己新的機會去窺探遺失或新的自我。

比如說,有位五十歲的案主從小習慣當個優秀聽話的學生,結婚後成了位負責的妻子、母親與工作者。負責任且忠誠的她,卻與一位來家裡工作的園藝師搞了婚外情。他們在公園長板凳上、電影院裡做愛,她知道這段感情該結束卻苦於無法斷開,因此進入了諮商。後來她才意識到她與那位園藝師體驗到叛逆、任性、大膽,遊走在規則邊緣的狂放感受,這對她來講是份新的經驗、新的自己,就好像五十歲她如今才迎來遲到的叛逆期。而她是愛那個男人嗎?不,她只是厭倦當個順應負責的角色,透過婚外情來展現過往總是壓抑的叛逆與任性的自己。

Jesse 與 Celine 在那九年對彼此難以放下的情感裡,是生活日漸走入某種穩定,綁了角色責任卻失了年少的熱情;是選擇封閉自己的心,把愛與浪漫都留在九年前那一夜的思念裡。在仿若瀕臨死亡的如今,好惦記著當年被他柔軟貼近,被捧著連家人情人都看不見的渺小自己;好懷念當年的熱情洋溢,嚮往浪漫,勇敢無懼,幻想後來,可能耀眼,可能無限。當年,對照如今的無趣單調,無形中更滋養了當年的夢幻,也暗自認定只有對方能拯救自己脫離枯燥乏味的生活。(推薦閱讀:重來一次會更好?研究顯示,這樣的復合比較容易成功

所以說,你貪戀的不是他,而是當年與他在一起的你自己;更重要的是你相信,只有與特定的他一起,你所偏好的自己才能現身。

我也認同在我們生命中,或多或少都會經驗到在某些關係裡自己似乎特別重要、充滿活力與信心;但反過來又怎麼能不去懷疑,何以一定要跟某個人在一起才能體驗某種版本的自己?何以人生走到現在不再熱情、充滿麻木,是與沒跟對的人在一起?又何以當這份關係無法繼續存在時,我就無法實現那份我所渴望的我自己?

關於生活與自己的不滿,或許拯救者會現身,也可能不會。而現在的你自己如何,又或是將來變得如何,大部分確實是你自己的責任。(同場加映:為什麼會夢到前任、被追著跑?夢境解析:你的夢反映你的真實心態

圖片|來源

從尋找拯救者到認回自己:讓那份感覺在你心中存活吧

我們每個人都是從關係中認識自己,從依賴他人,走向依靠自己。對舊愛難以言喻的執著,來自於從他身上尋求自身的完整,就如同對方的生命被你視為完整自身的舞台。但帶離你離開如瀕臨死亡的生活、連自己都不欣賞的模樣,那個拯救者,何不就是你自己呢?

你的人生,總會有其他的選擇,你也絕對是你生命劇本的主導者。而在盡責扮演各種角色同時,也別忘問自己:

我會不會長久以來都固定在某種既定角色?我是否只允許自己呈現某種面貌?如果不這樣,我有什麼害怕?這是我想要的嗎?我有哪些未滿足的渴望?若不喜歡現在的自己與生活,與其寄託真愛、盼著某段美好關係現身以作為實現新自我認同的機會,反而站在對自身渴望的瞭解上,相信自己有所選擇,持續追問自己,我如何在不管那些關係是否存在的前提之下,依然讓那些我所渴望的感覺、偏好的自己持續在我心中存活?我與現在的伴侶能為這份渴望做什麼?

有天或許,你生命中不再需要拯救者,也不需在意真愛是否現身,你都能學著照顧自己的期待、讓自己過得精彩,那時你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真正的自由才能降臨。

延伸閱讀:

「不管分開多久,都還是在意你」關係心理學:為何前任有交往對象,我會悶悶的?

「不管分開多久,都還是在意你」關係心理學:為何前任有交往對象,我會悶悶的?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