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糕惡女說】「他就是嘴砲,不要跟他計較」�面對網路厭女文化,不必隱忍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04月16日10:08 • 發布於 04月16日07:00 • 高小糕與惡質姐妹

圖片|作者提供

歧視、父權、厭女言論在網路社群中,總是輕易地以「只是私底下的戲謔」、「只是嘴砲」、「只是玩笑」包裹著,當我們被這類言語迫害心靈平衡時,內心直覺出現這不對勁,但一時語塞無法明確地使用完整的詞彙敘說被冒犯、不被尊重的感受。尋求解答與幫助時,卻總是被告訴著:「不要太認真計較網路上發言,當作嘴砲小說看看就好了。」

在這樣子的網路社群文化中,厭女者狡猾地逃過一次一次所需要為自己言論所負下的責任。

最近一位臉友在他的臉書上,分享了男性友人請教他對於N號房事件的看法(原文請點此),以下節錄:

「強姦基本就是摧毀一個女人最直接的方法了,就算姦妳的人被槍斃,妳還是被姦過了阿,這能改變什麼嗎?那所有可能導致妳會被強姦的事情,就不要去做不是嗎?什麼叫檢討被害人,真可笑。妳要男人不去幹女人,就好像叫獅子不要咬人一樣。去探討這個社會,去講什麼男生都是下半身思考,去推廣什麼尊重女性都是沒用的啦白癡。」

像這樣躲在網路空間中,以匿名姿態發表帶有挑釁、侵略性的言論出現在我眼前時,我的內心也再次出現:「不需太計較網路虛擬世界中的嘴砲」的想法,說服著自己主動放棄捍衛性別平等的話語權,雖覺冒犯,也只能默默承受這樣的惡意。原本打算滑掉眼不見為淨,但這一種類型的發文,常常伴隨著一種男性之間習以為常的嘴砲文化,以一種聊天的方式對話著,不外乎以下幾種:

「發清涼照還怕人家騷擾,真是廠廠」
「你常常講怎麼還沒被強姦的那位,會直播玩神魔的那個,我前幾天看她發一個被跟蹤的動態 哈哈」

他們用言語懲罰、教訓他們眼中不守規矩的女性,一次又一次的散播著「女性若不遵守他們制定的道德規範,就該接受他們性方面的懲罰/制裁」的訊息,這一種以羞辱女性為樂的男性情誼,通常都有一位在社群中扮演著仇女者們的精神領袖,在社群中持續發表仇女言論,滿足於自我膨脹的光環內。

Photo by camilo jimenez on Unsplash

男性這種詆毀女性的樂趣,透過網路轉變成嘴砲,讓女性網路使用者,毫無防備地暴露在這類充滿惡意、大量的歧視羞辱對話中。

讓我們來看一看跟網路嘴砲性霸凌者認真起來會變什麼樣子?

為什麼女性們必須忍受這種充滿歧視帶著傷害性質的言論呢?

原本我是 PTT 八卦版資深潛水鄉民,但隨著 PTT 八卦版越來越多不受控的歧視言論一再出現,甚至使用的修辭更加挑釁,漸漸地,我減少以前每天必上八卦版看文章的習慣,身邊的女性朋友也有這樣共同的感受,八卦版上的男性使用者擺明著我們不歡迎女性使用者的態度。我省思著,是不是因為女性們長時間被「網路嘴砲」的說法綁架,選擇了好幾次視而不見。

因此這次決定認真起來,將臉書上對方發文與留言截圖備份,發佈在我個人的社群平台,轉化他們惡意的能量,成為一次反制!

文章使大部分的朋友產生共鳴,有一位女同學看到了其中一篇分享的文章,猜測到是不是某位他曾經上過課的老師,我便請她跟我分享過去上課的內容:

「那是我國三的時候了(距今大約 6 年前),能提供的訊息實在有限。 那時候是樹德葉少爺(?)事件的時候,他上課時要叫學生認真讀書的方法,就是詆毀樹德這所學校(還有實踐),用很爛的諧音拿這兩所學校講笑話。性別的部分我記得他講到他老婆跟女兒,總之也是那種異男論調,但確切講了什麼我真的忘記了。 」

透過女同學的分享,提供了一個確切的證據,所謂的「只是在網路虛擬的空間發生的嘴砲、戲謔、嘲諷」在現實生活中,他們其實也實踐著這樣的歧視言論,而且毫不掩飾、以為不著痕跡地傳遞這種訊息,將網路成為他們發洩厭女情緒的安全空間。也有朋友擔心我現在採取的行為,會不會導致他往後更加的仇女,但難道我就要因為他未來可能更加仇女,就選擇再次容忍、接受這些惡意的攻擊言論嗎?

霸凌、暴力就是這樣發生的。

這次經驗處理的過程中,我也不斷進行自我省思,一再提醒自己不要掉入反擊的小確幸勝利中,希望能夠發揮社群凝聚的力量,杜絕這類網路常見的性霸凌,也希望這次的經驗,可以分享給更多深受網路性霸凌的言論困擾的朋友們。

延伸閱讀:

性別小教室:「性別歧視」和「厭女情節」有什麼不同?

性別小教室:「性別歧視」和「厭女情節」有什麼不同?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