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做,二不休」 可避免成為「沈入成本謬論」的犧牲者

Money錢雜誌 更新於 2019年11月12日08:36 • 發布於 2019年11月12日08:02 • 李美虹
「一不做,二不休」 可避免成為「沈入成本謬論」的犧牲者

很多人在裝潢房子時都會先想好裝潢費用的預算,但是當工程開始進行後,才發現承包商或設計師會逐漸說服你增加預算,此時,你會怎麼做?

珍妮(化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與先生兩人好不容易在新北市新店區花了1500萬元購買了一間權狀40坪、室內實際坪數32坪的22年中古電梯華廈,兩人把多年積蓄600萬元,其中450萬元繳了購屋頭期款以及一些購屋代書與仲介等費用,手中剩下約100多萬元則打算用做房子的裝潢費用。

裝潢預算是「人算不如設計師說了算」

他們評估了一下,因為購入的房子屬於一手屋(即原屋主自購入後從未轉手過),屋內的管線、裝潢都已經很老舊,因此,夫妻倆諮詢了一些有經驗的朋友後發現,如果要裝潢得讓自己住得「稍微滿意」些,換管線加上格局變更、木工與家中系統櫃,以及進行前後陽台鋁窗等等費用,一坪最保守的預算要抓10至12萬元(陽春型),他們就以10萬元為預算,概估整間的裝潢費用約需300萬元,但夫妻倆手中現金已經非常有限,所以,他們決定不變更房屋格局,加上再東砍西砍一些木工,最後決定整間房子的裝潢預算為200萬元。

為了彌補不足的100萬裝潢費用,珍妮的先生決定向銀行申辦信用貸款,湊足了200萬元的預算。當珍妮夫妻倆與承包工程的設計師討論好裝潢風格後,兩人就滿心期待「美美房子」交屋的那一刻來臨……。但沒想到,工程進行到三分之二時,設計師告訴他們一個噩耗:200萬元已經花得差不多了!但工程卻還有三分之一還沒完成。根據設計師估算,他們還要再花至少80萬左右才能如期完工。

但他們夫妻已經沒有多餘的錢了,兩人商量了一個晚上後決定,這次以珍妮的名義再向另一家銀行申辦信用貸款。他們的理由是:「我們已經付出200萬元,現在我們必須讓工程完成。」

不要成為「沈入成本謬論」的犧牲者

當珍妮夫妻做這樣的決定時,他們就成為「沈入成本謬論」(Sunk Cost Fallacy)的犧牲者了,這也是我們常說的:「花了冤枉錢之後,還得再繼續花錢補救」。一般人往往會為了捍衛已經花出去的金錢,很容易便再陷入更多的支出花費,就好像我們常看到的賭徒一樣,賭性堅強的賭徒在輸光了錢之後,會試圖繼續再借錢來翻本,或是股市中常見的現象:股票投資失利,覺得更應該加碼買進攤平。

如果要避免成為「沈入成本謬論」的犧牲者,就要記住一件事:「過去已經過去,就當作是學習經驗。」最好的解決方式是:檢視每一個新的金錢決定,彷彿你的紀錄是空白。

所以,珍妮夫妻倆最好的作法是:跟設計師重新檢討施工方案,堅定告訴對方:「我們的裝潢預算只有200萬元!」如果前後陽台的鋁門窗雖舊但還能用,那就不要更換新的鋁門窗,這樣至少可以省下10幾至20幾萬元不等的費用。還沒施工的系統櫃,就先暫停不做,可以去IKEA或上網買現成的組合櫃自己組裝……嚴格控制預算,這樣就不會讓裝潢費用一直增加到自己無法負荷的地步。

股市投資嚴格設定停損點

股市投資也是如此。常聽專家或大師級告訴我們:「投資,一定要嚴格設定停損點」,就是避免成為「沈入成本謬論」的犧牲者。例如,你是保守投資人,你只能承受下跌5%的風險,只要投資跌到你設定的5%,請立刻認賠賣出,縱使之後它再漲上來,你也要認了!否則你會因為如此而讓自己晚上擔心得睡不著覺。「一不做,二不休」不得不承認,這句話有時是一種智慧。

如果你是積極型的投資人,可以承擔股市下跌20%,那麼當股票價格真的下跌到20%時,你還是應該止損賣出,以避免損失繼續擴大。賣出之後,心情先沈澱一段時間,重新檢視你一開始的選股邏輯:究竟這檔股票發生了什麼事?是公司營運變糟糕了?還是營運仍舊如當初預估的好,只是碰到股市大環境的非系統因素而重挫?

腦子與心情經過時間的沈澱後,你比較容易看清事情的真相,而不會陷入「沈入成本謬誤」的陷阱,讓「不甘心」而使自己腦袋繼續迷糊下去,也不會因此產生「樂觀偏見」,低估潛在的負面結果和警告標誌。只有腦袋清楚,投資才容易大賺小虧。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