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泰院Class》趙以瑞:沒道理有人打了我一巴掌,我要忍氣吞聲

女人迷Womany 更新於 02月25日13:30 • 發布於 02月25日13:30 • 女人迷編輯 JT

「你可能覺得我瘋了吧?」

皮衣外套、捲翹短髮,20 歲女孩對著諮商師說。一邊玩著髮尾,不屑地笑了起來——這是《梨泰院Class》的開場,從女主角趙以瑞的諮商開始。諮商師不斷問她:為什麼這樣想呢?你是不是經歷過什麼事?

圖片|Netflix 提供

「沒什麼,我只是希望,這個世界可以完全毀滅。」

趙以瑞看似玩笑又認真的回應,彷彿說出千禧世代的心聲——生活皆可預期,世界有何可戀?於是,說不定毀滅,能讓世界可愛一點。

20 歲的趙以瑞,一出場就殺得觀眾措手不及,這個非典型的韓劇女主角,智商高,有點中二,脾氣有點臭,別人罵一句,她絕對不安靜,趙以瑞的人生哲理大概就是各種仇恨都要加倍奉還。高中時看見同學在霸凌,她錄下影片丟到網路上,直接逼得對方退學,對方跑來報復,她也不忍耐,啪啪啪的幾巴掌還回去。

於是,我們知道,這個女主角,有點不一樣。

沒道理有人打了我,我要忍氣吞聲

「你被欺負了嗎?關你什麼事?」
「怎麼會不關我的事?她欺負無辜的同學、搶同學的錢,還隨便拿我的東西去用。我本來想說到此為止,但是我的臉頰,有點痛呢。」

當個女主角,沒有必要溫良恭儉讓,趙以瑞這個角色,充分說明了一切。因為揭露同學校園霸凌,被有錢有勢的霸凌生家長扇了巴掌,她摸摸自己的臉,轉頭笑著問一旁的朋友錄下來了沒?

過去戲劇中的女性角色,就像踩在光譜兩極,不是人們口中的「女漢子」或「女強人」,下手快狠準,要不就是性格善良溫暖,總是積極樂觀。在《梨泰院 Class》的趙以瑞身上,我們看見一個女性角色被擴張,她不陽光、不甜美,全身瀰漫著厭世感,施點小奸小惡,是生存之必要。善良偶有,但要用在對的地方。

她踩在光譜的模糊地帶,堅持自己想要,讓女性的模樣,多了更多可能。

圖片|Netflix 提供

圖片|Netflix 提供

如果我想要,我就能得到

趙以瑞,不怕承認自己想要愛情,也想要成功。

當她被媽媽發現沒要到大學唸書,而是為了一個喜歡的人到小酒館打工時,她看著要把自己趕出去的媽媽說:「媽,我和你不一樣。我既聰明又優秀,我可以同時追求愛和成功。」

沒有頂撞,亦沒有屈服,她相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無比自信。我們看見一個女孩,對未來有野心,也敢於去想望,如果夠聰明,為什麼不能說我愛情和成功都要呢?我們可以說她是初生之犢,說她是年少無知,但是這股勇氣,將會帶領一個人走向更遠的地方。

「對我而言,想要的東西一定要得到。」

圖片|Netflix 提供

她也不完美, 她不懂得愛

當然,趙以瑞並不完美,她懂得放膽追求想要的東西,卻不懂怎麼去愛、去理解。好比在劇中,她為了利益考量,決定趕走好友張根秀,來保住即將要被買走的小酒館;她不懂得同理別人的傷痛,當混血兒朋友 Tony Kim 被夜店保鑣種族歧視,她也只是嚷嚷說著「沒辦法,誰叫夜店要這樣規定?」傷透了同伴的心。
而隨著劇情發展,我們也看到她慢慢地改變自己,學著去同理、愛人。

圖片|Netflix 提供

圖片|Netflix 提供

趙以瑞這個角色,刻畫立體,有她的可愛,也有她的可惡,我們可以從這齣劇裡,想像更多女人樣貌——不再溫柔忍讓,不再容許自己活成社會理想模樣,懂得被攻擊時,反咬世界一口,讓他們知道,女人還真不是蓋的。

延伸閱讀:

【A GIRL】徐玄振:我沒什麼優點,就是特別能撐

【A GIRL】徐玄振:我沒什麼優點,就是特別能撐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