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迫降》沒告訴你:冰毒竟是備受北韓喜愛的「佳節禮物」

換日線 發布於 02月20日03:24 • 陳慶德/現象・韓國

《愛的迫降》(사랑의 불시착)與《白頭山:半島浩劫》(백두산)受到臺灣許多讀者喜愛。而戲內出現的北韓場景與生活現況,吸引了南韓當地民眾,甚至海內外影迷的關注外,收視率與票房也紛紛創下了佳績。

圖/網路共享資源

然而,還記得 2018 年之際,北韓領導金正恩與美國總統川普的數度會談嗎?雖然事後北韓「無核化」議題,「雷聲大雨點小」,但有人推斷,當年金正恩之所以願意走出北朝鮮,來到國際間周旋於各國談判桌上,展現誠意大展外交長才之主因,在於他考量到北朝鮮國內經濟因素──2017 年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制裁北韓決議案,要求世界各國於 2019 年年底前,必須強制遣返北韓勞工回國。

此一制裁無非是想掐斷北韓經濟命脈主要手段之一,萬般無奈的金正恩,為求避免國內經濟崩塌,進而影響他統治政權的正當性,因此「金正恩他必須展現出北韓是個正常國家模樣,同時也得讓南韓,與全世界都認為他是個熟於內政與外交的正常領導者,也唯有展現出正常國家的風貌,才能讓支撐北韓經濟的美元英雄們繼續在海外工作,為國家賺取外匯。」而這也就讓金正恩自身揭下神秘面紗,來到國際舞台。

北韓外匯經濟來源──勞工輸出、販賣冰毒**

說到北韓外匯經濟的來源,除了當局向各國輸出大量勞工外,我們於劇內也可以看到,諸如朝中邊境的「黑市」也是北韓外匯來源的一種,但也許最讓人詬病與擔心的是「冰毒」經濟。

不論是《愛的迫降》與《白頭山:半島浩劫》,劇內的「冰毒」經濟可說是被掩蓋住了,儘管出現,也是簡單的一兩句對話,或一幕場景帶過,毫不起眼。

諸如《愛的迫降》內(第 10 集),北韓軍事法庭判決反派朝鮮人民武力省保衛局的少校趙哲江(吳萬石飾)無期徒刑罪責內,其中有一條即是「販毒」,除此之外,「毒影」就未曾出現;《白頭山》也是如此,唯一出現「毒品」場景,為雙面間諜李俊平(李炳憲飾)擺脫南韓特工壓制,逃回到咸興家內,與妻子相見一景(影片約 40 分 30 秒處),而躺在家內破舊沙發上的妻子,剛注射完冰毒,無奈地跟他談起女兒的事情,場景很短,對話也幾乎沒有言及「毒」字,之後,「毒影」也就不曾在影片內出現。

**圖/網路共享資源

冰毒在北韓有多受歡迎?

然而,北韓現實生活中,冰毒經濟可說是北韓賺取外匯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早在 2016 年臺灣媒體就曾報導北韓 40% 的外匯收入,都是來自於販毒所得,且在北韓境內生產冰毒的工廠,已經超過 3000 家。北朝鮮國民,更有高達四到五成比例的成年人,都已經「吸毒成癮」。(註4)

現實情況比我們想像中的更嚴重,北朝鮮的「冰毒」經濟,今日更為普遍與可見化了──如 2019 年,南韓當地眾多媒體,如《亞細亞經濟》等,報導當年度年春節佳節,北韓人互送「毒品」作為賀年禮物,祝福對方能好「過一個快樂幸福的節慶,而從毒品在人們日常生活中,還可被當成「禮物」來贈送,可看到其毒品氾濫程度。

但羅馬並非一日可成,若從北韓過往與現今的社會結構與經濟現況來看,造成今日冰毒盛行主因,莫過於是當地飢荒、生活困苦所致,而這樣的飢荒與困苦非外人所能想像。甚至雪上加霜,北韓有關當局無法正常化分配糧食給國民,國內產能不足情況,平常老百姓為「躲」飢餓,忘記人世間痛苦,進而投身於毒品所開創出來迷幻幸福世界,萬一,又加上當地科普、訊息知識無法流通的封閉社會內,人們不知毒品害處,無疑更是一步一步踏進無底深淵地獄。

脫北者:冰毒是北韓民眾非常喜歡的「禮物」

此冰毒之害,在最近幾年的國際記者,抑或親身參訪北韓的人士都有注意到,諸如我印象最為深刻,即是安娜‧費菲爾德(Anna Fifield)的報導,她本身熟悉韓語,為現任《華盛頓郵報》北京分社社長,在此之前,她曾專注報導北韓議題長達 8 年之久,往返北韓數十次,深入調查當地現況。

一日她親身前往北韓,訪問到一位於北韓賣冰毒的姜先生,姜先生跟她透露,在北韓賣冰毒雖然危險,但報酬率卻是極高的生意,且「供不應求」。因為人們使用冰毒,托冰毒具有「抑制食欲」效果,可以暫時遺忘飢餓、提振精神外,在朝中邊境的中國也炙手可熱,對外也可賺到大筆人民幣。

而北韓的冰毒集散地,無獨有爾地,正是《白頭山》內雙面間諜妻子注射冰毒的咸興市內。這樣的場景會設計在咸興市,並非偶然,因為咸興與平壤曾被外人指控,擁有大量生產冰毒的大型國營工廠,且大部分成品多流向中國,而這能怪誰呢?很多都是執政者親手種下的果,因為北韓政權長久以來倚賴不法交易,其中當然也包括製造毒品,好充實最高層的小金庫「39 號辦公室」(office 39)。

冰毒的獲利有多高?2011 年,冰毒在咸興的售價據稱達到每公克 12 美元(折合新台幣約 396 元),在平壤則是每公克 20 美元(折合新台幣約 660 元),這意味著將一公斤的冰毒運往首都販賣,即可獲得近 8000 美元(折合新台幣約 264000 元)的利潤,這筆錢對於多數北韓人來說,都是相當龐大的。

然而,金正恩也非沒有打擊毒品,根據安娜‧費菲爾德所言,在北韓販賣毒品是一樁危險之事,若被上層抓到,販賣或製造毒品通常會被判處監禁於勞改營數年,甚至,經營大型販毒集團的人,還有可能會被判處死刑。

但殺頭的生意總有人做,加上後續金正恩打壓非法毒品行動效果不彰,甚至高層自身也「涉嫌」販毒,諸如 2007 年,日本當局曾在廣島港扣押的北韓船隻內,搜出大量的冰毒,其數量據稱創下日本當時最大的查緝毒品紀錄,透過暴力組織極道(Yakuza)之犯罪組織運作,不僅僅是中國,甚至連日本也成為重要的銷貨市場;另一方面,北韓也鼓勵駐外使館人員,利用外交豁免權,能遊走世界各地,大方販售冰毒,然後把獲利繳回國內,好報效祖國。

上樑不正下樑歪,毒品大肆氾濫於北朝鮮境內外,據安娜‧費菲爾德受訪者姜先生所言,在他 2014 年離開北韓時,會寧市大約有 80% 的成人,都在吸食冰毒,每天消耗掉近兩磅份量,不可不謂驚人。姜先生也證實,冰毒是北韓民眾非常喜歡的「禮物」,「使用者包含警察、保全、黨員、老師、醫生等人,且不管生日派對或高中畢業典禮,冰毒都是很棒的禮物。」甚至連他高齡 76 歲的老母親,也用冰毒來改善低血壓。綜言之,姜先生認為「吸食冰毒成為許多北韓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在窮極無聊與受到種種剝奪的處境下,能夠幫助他們緩解痛苦就是冰毒」,且做出「北韓政府永遠不可能杜絕毒品」之悲觀結論。

冰毒「功效」能減低北韓人感受生活困苦之真實感受,儘管此解決方式是如此虛幻,甚至是閃躲回應現實的辦法,但又如何呢?且北韓之所以廣為製造,甚至接納冰毒,還牽涉到「冰毒製作方式極為簡單且便宜」──人們不需要特殊設備或專業知識,若有材料,即可製作出讓人忘懷的冰毒。也因此,讓另外兩位近年採訪到脫北者的國際記者丹尼爾・圖德(Daniel Tudor)、詹姆斯・皮爾森(James Pearson),揭露出脫北者永遠不解,為何外人對「冰毒」會有所偏見,因為在北韓「冰毒無所不在」或「甚至不算是毒品」⋯⋯

就我看來,近日受到觀眾喜愛的兩齣戲劇,影片內或多或少刻意掩蓋的北韓冰毒身影,不知是劇作家刻意為之,抑或淡化。現今又重陷於外交困境的北韓,是否仍是鋌而走險,靠著冰毒對內安撫居民,虛幻地打造出地球上「我們最幸福」的淨土國度,對外則是冒險地「毒」取大量外匯呢,值得我們深思。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延伸閱讀】

●北韓武漢肺炎新聞背後,隱含的政府信用與公關危機
●「勞工出得去,美元進得來,北韓發大財」:那些「被輸出」的北韓勞工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