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米蘭巴黎女裝周〉Gucci 在我怪美的小宇宙

明潮M'INT 發布於 2019年11月11日14:00 • Gucci

「我怕無聊。我總是必須嘗試一些新的東西。」──Alessandro Michele

 

每次在米蘭時裝周上看到Alessandro Michele的設計,總讚嘆他怎麼能如火山般不斷爆發創作能量,多數品牌的展演套數介於40到60套之間,但Gucci自從Michele接手後幾乎常是80、90套的展演陣仗,這一季更多達110套(包含開場21套為了表達服裝秀完整概念而製作、不對外販售的概念式服飾),我想如此磅礡的氣勢是為了更詳盡詮釋今季的主題──法國當代哲學大師Michel Foucault的兩大理論,而這也可以說是Michele上任以來設計主題最為艱深的一季。

 

 

為了讓艱澀的理論具象化,Michele特地將Gucci Hub打造成一座白淨冰冷的診療室,以多套類似精神病院病患穿著的白色束縛衣開場,模特兒靜止不動地站在傳輸帶被魚貫送出,全場立即感受到詭譎的不安與壓迫。Michele希望用這個方式引領世人討論Foucault最知名的「微觀權力」(Microphysics of Powers)論點──每個人每天生活都被各種社會結構和體制為了權力所創設出的教條所掌控和規範,藉由這種階層式的訓練(例如學校、辦公室、軍隊),人們在不自覺的情況下習慣並內化這些規範。這種權力最終創造出一個規訓社會,在這樣的操控中,我們的行為舉止與外貌都微妙的被規格化了。他還提出了Foucault另一個名為「生命政治」(Biopolitics)的議題,這種無形的力量會對於我們的日常行為模式強行制約與分類,為了擺脫社會給予的限制,人們會藉由挑戰社會認定的「正常」來減輕遵循刻板印象的壓力。Michele將束縛衣隱喻為社會規範強加在我們身上的桎梏,使人們失去自由與獨特,然而透過時尚提供的各種選擇,我們是否能擺脫束縛大膽地做自己?

突然間,燈光啪地全暗,彷彿斷電一般,當燈光再亮起時,主秀正式開始。Michele安排這個橋段,鋪陳出盡情展現自我、不被既定框架所制約的一系列春夏新裝。身為一位「極繁」主義者,繽紛濃豔的色彩和印花、各式圖騰、亮片和大量飾品再加上性別流動的精神,早已成為Michele最重要的特色,然而這次 Gucci的服飾主軸卻是「極簡」,這樣的轉變似乎也是在打破外界對他設計風格向來的解讀與印象。

 

 

性感曾經是Gucci的代名詞,「如果我的女孩想要變得性感,應該要怎麼做?」這樣的念頭在Michele的心裡發酵,一件上半身薄紗透膚的黑色洋裝揭開了春夏序幕,他上任後鮮少使用的全黑造型,這回成為表現性感的層次之一,領口極低的長洋裝、裙襬開高衩的設計,權威感的劍領西裝剪裁,象徵控制、支配意味的皮鞭、膠感手套、子彈造型的唇膏套等,某些設計甚至讓我想起1994年到2004年這十年間,時任藝術總監Tom Ford的手筆(不久前佛羅倫斯的Gucci Garden,還為Tom Ford的經典設計做了回顧展)。或許是在籌辦展覽的過程中,Michele又從歷史資料庫中獲得了新的啟發,新一季可以看到許多過去風靡一時的設計元素再度被發揚光大,他從品牌的兩個黃金時期1970和1990年代汲取靈感,除了Horsebit馬銜鍊在配件上盛大回歸,經典的Interlocking G標誌也回來了,成為襯衫和長褲上的搶眼圖騰。這些春夏新裝藏著對Tom Ford時代的欽慕,但依然充滿Michele獨一無二的美感與古怪態度,他是這麼盡力地擁抱性感,即使文青如他對慾望的處理比較溫柔內斂,穿上本季的Gucci依然可以讓人們做個不一樣的自由春夢,或是努力成為非制式化的獨特的自己。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