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秘密生活1》死刑犯申請買充氣娃娃 結果是…【壹點就報】

CP name
壹週刊影音
Upload Date & Time
1,078 觀看次數

廢不廢死一直困擾著政府高層。面對40多位等待槍決的死囚,前法務部長邱太三堅持不開槍處決,繼任的部長蔡清祥一上任就下槍決令,但只伏法1人,之後就沒下文了。廢不廢死?也讓死囚們一方面心底糾結是否還有明天,但在監獄的感化教育下,卻又開始渴望見到明天。這種糾結與渴望,近年來影響監獄對死囚的管理。去年底,一名被關押23年、堪稱「死囚模範生」,即鄭捷死牢同居人,強盜殺人犯蕭仁俊,在等候死神來臨前,突然向矯正機關申請購買情趣用品「充氣娃娃」,希望能一睹盧山真面目而不枉此生。

去年年底,矯正署官員接到一封來自台北看守所的陳情書信,發現是一名死囚寫的,署方一開始擔心文章內容與監所人員管教不當有關,導致死囚不滿而抱怨陳情;細看內容後,卻讓官員們笑也不是、氣也不是,因為書信洋洋灑灑寫的竟是這名死囚要申請購買時下流行的情趣用品「充氣娃娃」。

據透露,蕭仁俊向矯正署陳情,想自費申請購置充氣娃娃,但希望北所能提供放置充氣娃娃的場所,保證使用後會負責自行清洗。《壹週刊》調查,市面上販售充氣娃娃的價格,從3000元到1萬元不等,從體驗級、亮麗級、精品級、鑽石級到頂級;不同等級有不同效果,從最基本的陰部,到有好一點臉蛋、陰部有加熱、大胸部,到明星臉蛋、陰部有震動、加熱效果、胸部柔軟及叫聲、充氣裝備方便收納。

死囚蕭仁俊的申請,引起矯正署注意這個問題,相關部門還去蒐羅歐、美、日等國家的獄政管理資料,曾有歐洲國家的受刑人提出申請但被駁回,禁止的理由大多是此類物品會引起性慾和衝動,影響教化及管理;不過,矯正署發現巴拿馬、菲律賓等國家曾有受刑人在獄內使用被查獲處罰。總之,矯正署認為國內外目前查無同意受刑人使用充氣娃娃的案例,最後就以充氣娃娃並非監所生活所需的必要用品,月前駁回蕭的申請。

《壹週刊》調查,這名死囚是今年48歲的蕭仁俊,23年前,曾犯案多起的蕭因缺錢跟同夥闖進台北市仁愛路一家律師事務所搶劫,當時律師周德勝在內加班,蕭等人竟用繩子先勒昏周再用西瓜刀猛刺頸、胸,被害人失血過多死亡,蕭等人最後怕冤魂索命還拿塑膠袋罩住死者頭部。檢警調查發現死者因即將結婚才在辦公室加班趕案子,卻不幸碰到兇煞上門搶劫而喪命。

蕭仁俊與同夥犯此案14年後,歷經更十審最終才被法院判死刑定讞,成為台北看守所(北所)關押的死囚,等待被槍決。蕭在成為死囚後兩年,又因滿口爛牙痛不欲生,卻又捨不得讓家人花錢換假牙,怕這秒鐘裝好假牙,下秒鐘就被法警拉出槍決,一直忍著牙痛等死。想不到,北所陳姓特約牙醫知道這件事,免費幫蕭換裝一口假牙。

11歲就走入歧途的蕭仁俊當時寫信給輔導死囚的黃明鎮牧師,除感恩外,也感嘆自己情願面對死刑,不想再過沒有明天的日子。黃明鎮向《壹週刊》說,蕭曾在天母犯下強盜案件,被害人一家到獄中探視並原諒蕭,讓蕭頓悟感化,成為基督徒,在獄中傳福音,成為北所的死囚模範生。2014年發生駭人聽聞的捷運隨機殺人案,造成4死20傷的鄭捷住進死囚房,北所特選蕭與鄭同住。

為什麼蕭仁俊要申請充氣娃娃?《壹週刊》訪問黃明鎮,黃說,「這方面的事,他沒有聽蕭提過,可能是不好啟齒吧!」不過,與受刑人朝夕相處的矯正機構管理員(獄警)講,「這是人性」查房時總會看到受刑人好端端地收藏幾本《男人幫》《壹週刊》等清涼雜誌,受刑人蹲馬桶露出眼神迷茫表情也見怪不怪。官員說,「只要不侵犯到其他受刑人,管理員會視而不見。」

矯正官員說,家庭是最好的教化良藥。親人擁抱勝過千言萬語。一般受刑人可獲得假釋,即使無期徒刑,只要服刑25年,就可跨過門檻爭取假釋,如果不能假釋,只要服刑15年,累進處遇達到1級,可以申請與家眷同住,只是,對死囚來說,上述待遇以及如現在外役監服刑的前太電董事長孫道存還可定期返家探視嬌妻,簡直是天方夜譚。

子曰:「食色性也。」死囚蕭仁俊向獄方申請購置充氣娃娃的舉動,或許並不能單純視為受刑人為了解決性衝動的請求,或者是向牛步化研議「逐步廢死」的相關單位,丟出想要活下去的信號。(撰文:專案組)

更多壹週刊報導
<死囚秘密生活2>不知何日槍決 死亡樂隊奇蹟登台
<死囚秘密生活3>管過最狠大哥 佛系典獄長心法曝光

  

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