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賣帝寶1〉迪化街百億家族 為千萬爭訟五年【壹點就報】

CP name
壹週刊影音
Upload Date & Time
291 觀看次數

來自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的紡織世家「廣豐家族」,外傳身價超過百億,創辦人賀膺才么子賀鳴珩,在農曆年前才剛傳出,以羅盛豐股份有限公司的名義,拿出3.45億元買下台北市信義區豪宅「信義聯勤」,引發市場關注。迪化街百億賀家狂買豪宅,投資動向受注目,但賀家人其實也為了賣豪宅差點吃鱉。 

《壹週刊》調查,賀膺才長子賀鳴玉也就是現任廣豐集團總經理賀錫敬的父親,2014年為了將名下的帝寶豪宅脫手出去,還曾以低於市場的價格,4.4億元出清「仁愛帝寶」,當時換算每坪單價270.9萬元,創下帝寶最低實價紀錄,引起業界嘩然,外界普遍解讀為看壞房市。

孰不知,原來賀鳴玉當年賣屋,創下帝寶最低價而登上財經頭條的背後,其實大有內幕。《壹週刊》調查,原本欲向賀鳴玉買下帝寶豪宅的買家,臨時以「家人不同意」為由反悔,由於雙方已簽下要約書,因此賀鳴玉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請求支付違約金」的訴訟。

賀鳴玉一、二審皆敗訴收場,直到去年更一審法官才終於判其勝訴,得以獲違約金1384多萬元。百億家族為千萬金,官司一打打了5年之久,其間賀鳴玉於2016年因病逝世,獨子賀錫敬在繼承父業後,繼續執行父親遺志,官司接著打,賀鳴玉等於在死後才得以見到官司撥雲見日,令人不禁一陣唏噓。也是因為這筆交易最終宣告失敗,賀鳴玉才在同年以市場罕見低價,賣給宏福集團,如今看來宏福等於是「兩蚌相爭、漁翁得利」者,現撿便宜。

永慶不動產專案曾炳鈞表示,民眾透過房仲看上滿意的房子後,為了展現購買意願,買方會被要求簽訂「要約書」或是繳交「斡旋金」二擇一,方便房仲去跟屋主議價。要約書跟斡旋金的法律效力,對於買賣雙方的權利義務的保障及要求是相同丶對等的。

曾炳鈞強調,若買方在屋主同意後藉故反悔,確實得負擔相關違約金。由於此案標的金額大,因此違約金相對驚人。就實務面上操作,倘若發生違約糾紛,建議雙方心平氣和地理性協商,才能確實解決問題。

說起來自北市迪化街的紡織世家「廣豐實業」(股票代號:1416),賀家如何致富,就得從第一代賀膺才創辦的「Life」(來福)牌毛巾開始。Life毛巾因品質卓越,成為早期台灣家庭裡,浴室中幾乎必備良品。後來更獲國內各大五星級飯店,如君悅、遠企、晶華、圓山、凱撒等採用,獲得高度認同。後因紡織業逐漸沒落,轉往營建事業發展。

當時賀膺才更大量轉投資包括綢布莊、百貨公司等事業,迅速累積財富,又因與同鄉元大馬志玲家族、泰豐輪胎馬紹進家族等,同樣來自山東,而被稱為「山東幫」。

賀膺才有五個兒子,包括賀鳴玉、賀鳴琴、賀鳴鐸、賀鳴笙、賀鳴珩,五兄弟除大哥賀鳴玉接下家族企業外,其他人都覺得家族事業太無趣,各自出外打拚天下。如今家族發跡超過四十年,賀家五兄弟各擁一片天,聯手打造賀家多元的事業版圖。

老大賀鳴玉是上市公司廣豐實業董事長;老二賀鳴琴專職房產投資,配偶馬紹文為泰豐輪胎馬家千金;老三賀鳴鐸是在香港上市的大中華集團主席;老四賀鳴笙是加拿大華僑之聲的電台董事長;老五賀鳴珩是元大證券董事長。外界推估賀氏家族的身家至少上百億元,堪稱台灣資本市場上的傳奇家族。

賀家第二代大哥為了帝寶違約金,委託律師頻走法院。《壹週刊》調查,2014年,賀鳴玉委託房仲欲出售手中二戶帝寶豪宅,而買家則在2014年1月下旬在房仲的帶領下,在參觀賀鳴玉的帝寶後,即興致沖沖地在台北市福華飯店與房仲簽下要約書,同時開出想以4億6135萬元買下賀家房子。

拿到要約書的房仲,趕緊通知賀鳴玉祕書,賀鳴玉也在第一時間看到買家簽好的要約書,對於買方打算用信託方式付款及要約書上其他但書條件,賀董似乎頗有微詞,原本一度不願同意,但雙方的仲介豈能放過這即將到手的肥肉,4億多元的成交價,房仲能抽的費用自然相對可觀。房仲在賀鳴玉面前打電話給買方仲介,要求買方可否先支付訂金(斡旋金),買方仲介則以「要約書與訂金的合約效力是一樣的」為由,說服賀鳴玉,見賀稍微鬆動心防,隨即在合約上追加一條「將於2014年2月28日0時前簽訂正式契約」,賀鳴玉這時才稍加安心,同意以買方開出的4億6135萬元賣出名下帝寶。

雙方在交易破局前仍頻有互動。2014年2月中旬,買家致電賀的祕書,強調228之前一定會簽約,但沒想到才過了不到10天,買家突然以「家人不同意購此屋」為由,單方面解約,這距離當初簽訂要約書的時間,已過了一個月之久。

由於當初交易金額為買方自行開價,賀鳴玉等於被動同意,如今交易破局,賀鳴玉委請律師依法解除要約書,同時請求違約金。一、二審法官皆判賀家敗訴。但更一審法官在詰問了相關證人後,確認了雙方買賣契約之合意後,認定要約書仍具有法律效力,認為買家需付3%違約金,也就是1384萬多元,判賀鳴玉勝訴,官司期間賀鳴玉逝世,原告則改由繼承者賀錫敬,全案仍可上訴。

賀鳴玉委任律師吳旭洲表示,賀鳴玉原本是捨不得賣房的,但當時候因為整體大環境經濟不景氣,他便建議賀董可以將手上的二戶帝寶出脫,才會去委託房仲業者來處理。吳旭洲強調,當時剛好是房價波動最大的時期,買家簽了要約書一個多月臨時毀約,等於這一個月期間,賀董的房子也不能隨意再賣給別人,沒想到對方說不買就不買,導致賀董最後賣掉的價格遠低於市場行情,等於虧錢,才會希望打官司求一個公道。張明彰委任律師趙相文則表示,目前已提起上訴,其他不便替當事人多談。(撰文:李宜樺)

更多壹週刊報導

●〈富豪賣帝寶2〉毛巾小開斷徐若瑄 廣豐新天地拚轉型
●〈富豪賣帝寶3〉買家自稱有機教父 4億豪宅落空還慘賠

留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