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尚未平歇,全球都在試圖尋找安全方式來解除封鎖而不引發新的爆發,為此美國疾管中心(CDC)近日也公布了 3 起超級傳播者的研究案例,希望幫助人們更好理解哪些場所和服務的聚集風險。

新型冠狀病毒已知具有相當高的傳染性,儘管社交疏離與封城已證實能很好限制傳播,但顯然在疫苗出現以前,社會和經濟都無法長久維持在這種情況,那麼就只剩一個問題迫切留待解答:哪些場所和服務可以重新開放,而不會引發新一波疫情?

儘管超級傳播者(super-spreaders)案例並不常聽見,但傳統上其實有近五分之一的患者都屬於超級傳播者,這些人在感染傳染病後比大多數人都更廣泛的傳播疾病。

目前有許多假設試圖解釋超級傳播事件。雖然還無法找出確切原因,但美國 CDC 針對過去幾個月的超級傳播事件進行了詳細調查,外媒 New Atlas 也整理了其中 3 個案例,幫助人們理解超級傳播事件可能是如何開始,未來我們又該如何防止相同情況再度發生。

合唱團練習

3 月初美國部分地區已經出現疫情,然而在經過一番考慮後,華盛頓斯卡吉特縣一群合唱團成員仍決定在採取簡單保護措施下如期舉行排練。

活動在大型的多功能空間中心舉行,團隊在入場時提供了乾洗手,也限制彼此間的身體接觸。61 名成員分成 2 個小組進行 50 分鐘的練習,並一銅進行兩次 40 分鐘的群體排練。

儘管會場中擺放了 120 多把椅子,但由於只有近半數成員到場,成員之間有著空曠的距離,在 2 個半小時的時間內,大家都遵守本分沒有握手或擁抱,雖然場地中擺有免費的餅乾和水果,但多數成員都沒有享用,並在排練結束後直接離開會場。

在 3/10 排演後的短短兩周內,參與排演的 61 人中有 53 人(87%)確診感染武漢肺炎,其中 2 名成員最終死亡。

調查發現,有一名成員帶著感冒症狀參與排練,另還有一些人在練習後兩天內就出現症狀,顯示可能在更早之前就已被傳染,但 CDC 調查人員認為,其中絕大多數病例仍與這起排練事件相關。

合唱團成員究竟如何感染病毒仍屬未知,科學界目前認為病毒主要是透過直接接觸傳播,但這無法解釋合唱團事件的情況。CDC 推測,包含堆疊椅子、分享零食都可能是部分原因,而「唱歌」的動作可能也正好導致病毒傳播加速。

CDC 認為,氣溶膠的散布可能受到發聲音量的影響,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傳染病專家 Jamie Lloyd-Smith 也同意這個觀點,Lloyd-Smith 認為,理論上唱歌確實會比一般呼吸和說話更容易分散病毒顆粒。

「可以想像努力發聲的嘗試,也會導致更多的飛沫和氣溶膠產生。」

家庭聚會

在 2 月下旬,美國醫療人員發現一名患有輕度呼吸道症狀的芝加哥男子與 16 起確診病例有關,這些人都曾與數天內的相關家庭聚會,其中 3 名確診者最終死亡。

家庭聚會包含一場葬禮和慶生會。葬禮的前一天,男子與 2 名家庭成員聚會共享餐點,隔日在葬禮上擁抱許多家庭成員並一銅享用自助式美食,數天後仍有輕微症狀的男子參加了家庭慶生會,參與的 10 人在屋子裡慶祝分享食物。

一週後,參與慶生會的 7 人確診,後續數周內參與相關家庭活動的確診人數上升到 15 人,最終 3 人死亡。

儘管患者只有輕微症狀,但顯然還是能輕易將感染傳播給數名對象,CDC 認為,這起案例突顯在家庭內也維持社交距離的重要性。「雖然與公共場所的非家庭聚會相比,人們可能會覺得小型家庭聚會更令人感到安全,但此案例顯示,新型冠狀病毒可以在多家庭參與的小聚會中迅速傳播」。

教堂活動

3月 6-8 日,阿肯色州農村一座教堂舉辦數天的兒童活動,參與者包含成人和兒童,成員在活動中會密切接觸並共享自助餐。

活動結束的 2 天後,教堂牧師和妻子出現輕微咳嗽發燒,隔日得知信眾出現類似的呼吸道症狀後,牧師立即關閉了教堂,確診後也追溯幾天前的活動情況。

調查結果顯示,此次感染來源可能與兩名對象有關,他們在有輕微症狀下參與了 6-8 日的活動,並在 11 日出席於教堂舉行的另一個聖經學習班。

5 天的活動中共計有 92 位與會人員,其中 35 人(38%)確認感染來源直接相關,3 人最終死亡。報告顯示,還有另外 26 例社區病例可以與傳播鍊連上關係,這些病例源頭都可追溯至參加 2 次教會活動的 2 位輕症患者。

儘管牧師在意識到情況時已迅速行動,立即關閉教堂並取消相關活動,但此時在教堂內和周圍社區已發生廣泛傳播。儘管傳染力並不如前 2 個超級傳播事件明顯,但哥倫比亞大學國家防災中心主任 Irwin Redlener 認為,這起案例很好的點出病毒透過宗教聚會場所散佈的隱藏風險。

「人們可能因去教堂受感染,然後將其傳播到更大的社區,像武漢肺炎這樣的病毒,確實能夠在更大的社區中引發 2 次或 3 次感染浪潮,而不僅限於參加相關活動的人員。」

(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