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日圓剔出避險資產。

面對貿易戰、中東和北韓緊張局勢、英國脫歐以及當前的新冠病毒疫情等諸多大事,日圓兌美元匯率卻始終未能擺脫窄幅波動區間,這的確不假。

但是,仔細研究匯率走勢、資金流動和日本的海外投資就會發現,艱難時期日圓仍可為投資者提供一個避風港。

儘管自2018年年初以來日圓兌美元匯率僅上漲了2.5%,但是其兌G-10貨幣籃子卻躍升了12%。

日本依然保持著它的世界最大外國資產持有國地位。在發生諸如2011年的地震、海嘯這樣的嚴重國內危機時,隨著投資者抽回資金重建家園,日圓往往不跌反漲。

「美元的韌性掩蓋了避險時期日圓的升勢,」日生基礎研究所駐東京高級經濟學家Tsuyoshi Ueno說。「日圓的低風險特性依然沒有改變。」

但是日本經常項目盈餘構成上的變化確實表明,常規匯回的資金量已經減少,因而減小了日圓的上行壓力。

近年來日本的貿易順差有所縮小,而海外投資卻有所增加,製造業企業興建了更多的海外工廠,與通常通過買入日圓兌現海外收益的出口商不同,投入海外工廠和用於海外投資的資金通常會在海外逗留更長的時間。

日本企業一連串的國際併購增強了這種趨勢。

一心追逐海外證券更高殖利率的日本投資者也通常會趁著日圓走強鎖定利得。投資組合資金流動數據顯示,養老基金1月份買入的海外債券創出了紀錄規模。

「海外投資收益基本上不會回到日本,」大和證券駐東京高級外匯策略師Yukio Ishizuki說。據他所言,這種狀況造成了美元強勢下日圓走勢的窄幅區間波動,進而讓一些交易員對它的避險貨幣地位產生了質疑。

日圓兌美元匯率過去一年一直局限於105-112的區間,同期兌歐元匯率波幅區間相對要寬一些,在116和128之間。

日圓與美國股市走勢上的關聯度也給日圓的避險價值增添了砝碼。無論何時,只要美國股市開始大幅震盪,投資者就會買入日圓規避風險。

另據CFTC數據,槓桿基金的日圓淨空頭頭寸數量也已下降到了接近去年10月以來低點的水平。

「很難看到人們會在避險時賣出日圓,」日生基礎研究所的Ueno說。「從結構上講,日圓的避險資產地位依然沒有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