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聯儲會主席鮑威爾週五就貨幣政策挑戰發表演講、拉開傑克遜霍爾年度政策研討會序幕時,可供他選擇的素材著實不少。

川普貿易政策觸發的「去全球化」 衝擊;超低利率,包括16.7萬億美元的負殖利率債券;總統對聯儲會永無止境的攻擊;美國和全球經濟衰退的風險上升。

「有各式各樣的危險,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曾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的Maury Obstfeld說。

其中一些,包括英國硬脫歐風險和香港的抗議活動,發生在美國之外,並且不受聯儲會左右。

聯儲會觀察人士預計,鮑威爾週五不會通過講話來打消投資者對該行將在下個月降息的普遍預期。但是他是否會如一些交易員期待的那樣打開50個基點的降息大門,目前還不清楚。

「這肯定是一種可能, 」摩根大通首席經濟學家Bruce Kasman表示。 「但我預計不會。經濟數據並不支持這樣的降息幅度。 」

他認為未來12個月美國發生經濟衰退的概率為40%-45%。

混亂的信號

前聯儲會官員Nathan Sheets把鮑威爾面對的經濟儀表板比作一棵聖誕樹。一些彩燈,例如債券殖利率大跌,閃爍著紅色衰退信號。零售銷售等另一些彩燈,則閃爍著綠色的安全信號,或者最多是黃色的警示信號。

7月31日聯儲會十年來首次降息後,鮑威爾對政策路徑的描述是「週期中的調整」 。預計未來還會有一到兩次降息的Sheets指出,他對鮑威爾重複這樣的描述沒有問題,但他懷疑投資者是否會感到滿意。

不過他說,鮑威爾會希望避免讓金融市場陷入悲觀情緒。 Sheets現在是PGIM Fixed Income的首席經濟學家。

無所畏懼

「除了衰退擔憂本身,我們現在對衰退其實沒什麼可擔心的, 」美國銀行執行長Brian Moynihan 8月16日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表示。

聯儲會現在處於「雙輸局面, 」安聯首席經濟顧問Mohamed El-Erian稱。

如果聯儲會在國內經濟表現不錯的情況下降息,它將背上屈服於川普和華爾街壓力的罵名。如果它按兵不動,就要冒金融市場震盪進而損害經濟的風險。

El-Erian表示,最重要的是,投資者越來越質疑聯儲會刺激經濟的能力,過去十年美國經濟的增速低於標準並且包容性不夠,貨幣政策制定者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全球經濟正在發生的變化超越了聯儲會的能力範圍,也不僅僅限於貿易問題。 」彭博專欄作家El-Erian稱。 「這些都是更深層次經濟頑症的一部分。 」

這是去全球化帶來的衝擊,它受到了市場以及聯儲會的關注。正如鮑威爾本人指出的那樣, 聯儲會在應對全球貿易緊張局勢方面沒有多少經驗。

「這是我們以前沒有遇到過的事,我們正在邊做邊學, 」他上個月告訴記者。

關稅影響

鮑威爾說,雖然關稅的直接影響並不大,但關鍵是政策對企業信心和金融市場的影響。

而且上述兩者會對川普的推特迅速做出反應。

Obstfeld把當前局勢與1971年作比,時任美國總統的尼克松對所有應稅進口商品加徵10%關稅,迫使其他國家重估匯率。與此同時,尼克松還向聯儲會施壓,要求後者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環境,從而幫助他1972年競選連任。

這些舉措為之後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崩潰吹響了號角。

現在, 「我們看到全球貿易體制正在崩潰, 」 Obstfeld說。

溢出風險

最近幾十年,經濟衰退通常都是從美國開始,然後蔓延到世界其他地區。但今時今日,這一幕可能會反過來。

「這是一種獨特的情況, 」摩根大通的Kasman說。 「世界其他地區的經濟相當疲弱,承受的壓力相當大,風險有可能會溢出到美國」 。

中國工業增加值增速已降至2002年以來的最低水平;隨著出口下滑,德國經濟萎縮。而英國脫歐風險也將浮現,英國首相約翰遜承諾將於10月31日帶領英國離開歐盟。

彭博經濟學家觀點:

鮑威爾可能會關注各國貨幣政策路徑的分歧以及對資本市場的影響。然而,他的演講將得到密切關注,以確定政策制定者是否正在重新考慮將他們的「防患於未然式」降息路線變為一個完整的寬鬆週期。

--Yelena Shulyatyeva和Eliza Winger

美國經濟相對獨立:去年的出口總額佔國內生產毛額的12%。但美國金融市場的曝險程度更高。標普500指數美國成份股公司超過40%的銷售額獲取自海外。

美國政府債券市場上許多最大的投資者都來自海外。他們正在向美國國債投資以利用其仍為正值的殖利率 。

「整個問題在於外部風險有多大,以及對美國真正意義何在,這是目前政策討論的核心問題, 」野村證券國際首席美國經濟學家Lewis Alexander稱。

這可能就是傑克遜霍爾年會的重點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