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值此全球經濟成長放緩、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德國等主要經濟體滑向衰退邊緣之際,七國集團(G7)領導人齊聚比斯開灣本該是個福音。

但是盟友之間意見的極大分歧,可能會使這樣一個解決問題的大好時機被白白浪費。

放在以前任何時候,人們都會對這樣一個峰會寄予厚望,認為與會各國領導人會一如十年前應對嚴峻得多的全球金融危機那樣,藉此機會商討採取放鬆銀根、擯棄保護主義等協調措施以共克時艱。

本周末,當作為東道主的法國總統馬克龍與包括英國新首相約翰遜和美國總川普在內的其他六國領導人共聚一堂之際,大佬們在從英國脫歐到未來全球貿易體系等眾多問題上的意見分歧,將會使聯手解決問題受到極大的阻礙。

此次峰會的最佳結果恐怕就是各方分歧不再進一步擴大,而同時在5,000英里外的傑克遜霍爾舉行會議的央行官員們多少能夠挽救危局。

這一活生生的現實的背後推手便是川普的世界觀,而他的那種世界觀眼下沒有顯現出任何發生改變的跡象。

經濟學家和七國集團其他領導人的普遍共識是,川普終止貿易戰將會給全球經濟帶來最大的利益。但是這位美國總統已經一再否認其對中國發起的關稅攻擊以及對歐洲的汽車關稅威脅跟全球經濟成長放緩有任何關係。

貨幣戰

再有,川普不是尋求和諧共處,而是一味威脅要讓貿易戰演化成貨幣戰。

「要麼戰鬥,要麼回家呆著!」他周四發表推文對德國國債殖利率變成負值以及美元的強勢深表扼腕的同時如此對聯儲會說。他如今日益將美元強勢視為美國經濟成長所面臨的威脅。

周末會議拉開帷幕之前,川普政府官員堅持認為,總統的減稅、放鬆監管、打擊不公平貿易等一系列舉措應當受到其他國家和地區、尤其是經濟成長已經減緩的歐洲的羡慕而不是蔑視。

而且他們此番前去G7峰會還給德國總理梅克爾帶去一個請求:加大開支以防範衰退。德國已經採取了通向刺激之路的初步措施,但是到目前為止,德國政府依然堅守著零赤字的原則。

川普的一些助手還辯稱,考慮到歐洲央行和其他央行已經開始實施的政策應對措施,人們對全球經濟狀況的憂慮顯得過頭了,尤其是如果德國在財政上也有所行動的話就更是如此。

「歐洲強了就意味著美國出口需求會增強,美國經濟增速也將會加快,」川普最親密的貿易和經濟政策顧問納瓦羅說。

「隨著歐洲央行降息已經幾成定論,德國日益可能推出財政刺激政策,英國脫歐問題也有望最終得到解決,這種頗有助益的利好似乎正在向我們走來,」他說。「英國脫歐問題的解決不但會消除某些投資因之而受壓的相關不確定性,同時也將會為潛在的英美貿易協議掃清道路。」

降息

納瓦羅說,聯儲會採取諸如川普所尋求的100個基點降息之類的大膽行動,不但能夠提振美國經濟,也能提振世界經濟。此類行動並非任何衰退憂慮的反映,而是旨在讓美國經濟成長率從不錯的2%範圍提高到很好的3%範圍。

長期以來一直對德國經濟政策頗有微詞的納瓦羅認為,德國的財政刺激措施是扭轉全球經濟低迷現狀的關鍵之一,而有此看法的人也遠不止他一個人。這一點同時也突出表明,在如何應對全球經濟成長放緩這個問題上,G7內部最大的分歧存在於川普和梅克爾之間。

雖說川普政府樂見德國政府大膽行動摒棄其對平衡預算的痴迷,但是柏林方面卻並無多大興趣拿出大量資金助力防止在其看來一定程度上歸咎於川普貿易戰的全球經濟放緩。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G7會議上,德國政府都不打算作出推出相當規模刺激措施的承諾,在這件事情上它也不會太過著急。有觀點認為,在當前工廠產能利用率仍然相當高的時候大舉開支,受到刺激的只能是進口或是儲蓄,而不是國內產出。

德國正在制定應急預案,不管怎麼說梅克爾也已經談到了籠罩經濟前景的「陰雲」。德國財長Olaf Scholz說過,原則上政府在危機時刻能夠調集大約500億歐元(550億美元)的資金,同時政府清楚,歐洲央行應對空間有限。英國硬脫歐會加大而不是減小採取行動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