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空間不無聊!來自設計師的家居提案_Grafeoiphobia_3.jpg

                        

(本文版權為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最近因為新冠肺炎的影響,許多人需要居家隔離14天或是在家上班,社群媒體上也因此出現許多與家人相處時間過長而產生的倦怠、爭執,「家」的複合功能也漸漸開始被討論,到底需要多少的空間面積以及格局,才能夠讓彼此舒適的工作,並同時得到適度的休息呢?

打開《591租屋網》,一般的租屋空間,小至6坪,大至12-20幾坪,如果以情侶或是兩個朋友一起租屋的話,大約會是在10-15坪左右就已足夠,擁有一個一字型的料理檯面、沙發、客廳、雙人床以及一個可以隔出乾濕分離的衛浴空間。

以筆者個人的經驗來說,因為彼此下班後都還有其他工作在身,我們選擇將兩張書桌及一個書架來取代沙發,料理的檯面偶爾會運用其中一人的桌子當作餐桌使用,家具、空間上的運用都算是充足。但是當愜意的假期來臨時,卻仍渴望著沙發或懶骨頭帶給我們的慵懶慰藉,因為在有限的空間裡,就算再怎麼親密的朋友、愛人,都還是想要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個人角落,那一個可以花一整個下午待著,不用交談也不厭煩的地方。

借鏡於建築師事務所Losada Garcia Architects的車庫改造小住宅《Garage Conversion》,將110平方米(33坪)的車庫,改造為可彈性使用的工作與休息空間,並提供一人到三人居住的空間。

住宅內的家具大部分運用木板收納折疊床、摺疊桌、可移動書櫃、餐桌及滑動式鞋櫃,並用同一種材料的木格板,當作滑門,隔出空間,讓臥室的床收起後變成客房,廚房因檯面減少而變成工作站,也因屋頂新增的天窗而改善一般車庫常出現悶熱、採光不佳的狀況,讓原本看似一般的車庫擁有了明亮的多功能的工作、休息空間。

《Garage Conversion》廚房/工作站。(圖/Losada Garcia Architects,Rachel Pangi攝)

《Garage Conversion》臥室/工作室。(圖/Losada Garcia Architects,Rachel Pangi攝)

《Garage Conversion》公共/私人空間的變化(綠:私人,橘:公共) 。(圖/Losada Garcia Architects)

除了運用門扇、移動式家具創造彈性空間以外,小型家具更可以用貼近身體的方式改變生活,丹麥設計廠牌HAY的設計師Rolf Hay與瑞典Lund University工業設計系的學生,在2016年時共同創作一系列實驗性的小尺度辦公室家具。作品可歸類為兩類,一種是由家具本身去改造、附加功能,像是由Rae Bei-Han Kuo設計的《Zip It!》,為了給予辦公足夠的私密,設計可將隔音面板拉起的椅子,區分出上班、下班不同狀態的小環境;André Gunnarsson設計的《Bunk Desk》,將原本雙層床的系統改造為雙人辦公桌,挑戰原本一成不變的辦公室隔局。

Rae Bei-Han Kuo《Zip It!》。(圖/Lund University)

André Gunnarsson《Bunk Desk》。(圖/Lund University)

另一種則是由生活的需求去新增物件、軟性材質,作品代表有 Fredrika Hansson設計的《BRB》,用可彎折的隔板做出在辦公時間裡小歇的折疊床,既不過分為床的身分,也提供短時間的休息,而Siri Skillgate的《Fold》,將摺疊紡織的吸音特性應用在個人的小角落,她在介紹自己的設計理念時說道:「在一起生活的確很好,但有時候你還是會需要獨自一人的時候,休息能夠讓我們重新獲得一些能量。」,用最可取得的材料作為小隔間的示範。

Fredrika Hansson《BRB》。(圖/Lund University)

Siri Skillgate《Fold》。(圖/Lund University)

「居家隔離14天」,雖然在一般人耳裡聽起來,僅僅是兩個禮拜的長度,但在與隔離中的朋友談話中,都可以感受一種精疲力盡的無聊、身體無法放鬆的疲憊。對於隔離者或是在家工作的人,尤其那些早已養成散步或健身習慣的運動愛好者,將身體靜置10幾天是一項著實艱困的挑戰。除了透過教學影片做簡易的運動以外,設計師Geoffrey Pascal也創作了一系列以床具發想的辦公家具,為了回應越來越多在家辦公的人,以木板條為底的床作為基礎而設計的三件單品—《Grafeoiphobia》。

《Grafeoiphobia》。(圖/Geoffrey Pascal)

「當我在坐在椅子上面對桌子工作時,我總是有種被迫工作的感覺,我必須完成它,這我感到有壓力,但卻反而不會有效率。」Geoffrey Pascal這樣解釋道,「所以我決定以在床上工作來實驗,而這讓我體驗到更加舒適、更少壓力也更加專注的工作環境。」

與一般家具設計主要以少數受力點和面不同,Geoffrey Pascal參考美國太空總署NASA制定的「中性身體」姿勢,也就是人體在微重力下自然呈現的姿勢,去調整家具內的坐向以及泡沫填充物的份量,將受力平均分布在使用者的身上而不讓人感到壓迫,同時也補強了坐在一般床墊上缺少的支撐力,而產出這三件介於辦公桌椅以及床具的新穎設計,讓在家辦公不至於因久坐、少運動而增加了身體的傷害。

《The Basic Besk》以坐在床上用筆電為發想。(圖/Geoffrey Pascal)

《The Triclinium Gum》以側躺為發想。(圖/Geoffrey Pascal)

《The Flying Man》以平躺為發想。(圖/Geoffrey Pascal)

設計產業除了致力於小空間、物件改造,也有些人以建築的規模在討論與城市的關係,像是設計媒體《Dezeen》和Mini Cooper在2017年推出的Dezeen x MINI Living特別企劃,就是用了一年的時間去討論,如何以新型態的住宅環境去創造可變動的生活空間,其中SO-IL設計團隊與MINI Living合作,並在米蘭設計週實行的作品《Breathe》,帶有呼吸、再發明的意思,在僅有50平方米(約15坪)的空間裡,置入一般家庭需要的六個房間及一個屋頂花園。

《Breathe》。(圖/SO-IL)

一樓擁有一個擁抱戶外的廚房,收納著鄰里居民的生活互動,沿著旋轉樓梯上去二樓,則是一個延伸三層樓的彈性客廳,可以作為社交、工作的地方,三樓則是睡覺、衛浴的空間。以可透光程度的膜來區分房間的隱私,不僅提供室內充足的光線,也讓外部街道的人只能看見依稀剪影來卻確保家的私密。更重要的是,膜構造上的塗層,不僅可以帶來自然元素:光、風、水,也可以過濾空氣、排除廢氣,而屋頂可以收集雨水提供澆灌,建築本身的框架,與膜可相互分離,並置換不同皮層,可組裝的輕便功能,也讓它可以在世界各處移動。

《Breathe》一樓玄關。(圖/SO-IL)

《Breathe》二樓客廳。(圖/SO-IL)

《Breathe》三樓臥室。(圖/SO-IL)

當我們居住的生活空間可以變得如此彈性,「14天的居家生活」也就可以因此顯得不那麼沉悶,不須因建築的重量而被限制在同一個地方,「家」可以隨著地理位置而改變它的容貌,與別人的距離也透過輕盈的皮層隔離著,這座優雅、淨化的變形蟲建築,似乎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移動城堡。

《Breathe》屋頂花園。(圖/SO-IL)

撰文:聲音觀察者
責任編輯:Ivana Yang
資料來源:Losada Garcia Architects、Lund University、Geoffrey Pascal、SO-IL

(本文版權為所有,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廣告、專案等商務合作,請發信至:beautimode@beautimode.com

樓梯裡的鞋櫃!國外令人不禁多看一眼的10大空間節省設計,網友:光看就引起極度舒適!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