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效力於NBA費城七六人,綽號鉛筆的恩比德(Joel Embiid),向來就以幽默逗趣的風格為人所知,尤其時常在推特上與球迷甚至其他明星互動,更被封為「推特王」。

其中最著名的當然就是4年前,當恩比德還只是個NBA菜鳥時,就在推特上大膽地跟天后蕾哈娜(Rihanna)示愛,不過換來了只是一句:「等你進NBA全明星賽再說吧!」

不過就在今年恩比德兌現了承諾,首度進入了NBA全明星賽,被記者問到是否會想繼續追求蕾哈娜,恩比德回應:「當年她拒絕了我,現在我為什麼還要吃回頭草?我必須向前看,並尋找下一個更好的人。」幽默的個性也博得網友們喝采。

 Photo:@joelembiid IG

而恩比德最著名的經典台詞,就是「相信過程(Trust the Process)」,並把自己取了另一個外號The Process,從2010年才開始接觸籃球,短短4年就成為NBA選秀的探花,再過4年又成為了NBA全明星球員,若不是傷病困擾,恩比德的成就可能會更加可怕,「相信過程」可不是隨便喊喊的口號!

 

而近日,恩比德在球員論壇中,用自己獨特的幽默口吻,闡述他一路以來的糗事與趣事,讓許多球迷一同見證「過程」的成長!

說故事的時間到了!(It’s Story Time)

我向上帝發誓,我的籃球人生就是一場電影。

 

當我十六歲從喀麥隆遠渡重洋來到美國時,我對英文一竅不通,也對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不熟,我對美國文化的認識除了嘻哈音樂外就沒了。我相信大家大概都聽過這些故事,但我不認為你們會知道這到底有多麼瘋狂。因為我真的從那時候才開始打籃球。 如同字面上所說:從我收到高中籃球獎學金的三個月前,才開始。

我可以灌籃,但完全不會運球。

2011年來到美國不久的恩比德 Photo:@joelembiid IG

所以我在剛來到美國時馬上就參加訓練,不過我實在是太爛了,爛到教練把我趕出體育館。

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當時超級瘦、超級軟。最糟糕的是,我的隊友們全部都在嘲笑我,如同那些高中電影中的死屁孩一樣。我回到我的宿舍哭了起來。就像是:「這真的太蠢了,我現在到底在幹嘛啊?我根本無法打球,我要回家。」但是當我坐在我房間聽著Lil Wayne(美國饒舌歌手)或是其他人的歌時,想到那些以取笑我為樂的人,我內心的競爭慾望佔據了我。我真的真的受到了非常大的激勵。

我很喜歡聽到其他人說我無法做到某件事,因為這給我足夠的動力去打臉他們,證明他們是錯的。所以我對自己說:「好吧,我要去體育館不斷地瘋狂訓練再訓練,直到我變強,就像Kobe那樣。」

Photo:GiveMeSport

於是,我變得越來越強,特別是在禁區附近,但我依然不擅於投籃。

 

所以我開始和我的一位隊友一同訓練,我沒有固定的出手姿勢、沒有基礎。我無法承受每天都輸給他。 好勝的我心想:「我絕對要打敗這傢伙,我要找出個方法。」正當某個夜晚感到沮喪時,我打開了Youtube,心想絕對要把這個投籃的事情搞定。

 

我開始搜尋一些關鍵字像是 

 『如何投三分球』……「不行。」 

 『如何用好的姿勢投籃』……「行不通。」

 

我靈機一動,搜尋了一串魔術關鍵字…………

 

 『白人投三分』 

聽著,我知道這很刻板印象,但你是否曾看過平凡無奇、三十歲的白人投三分球呢?

他們的手肘、膝蓋自然彎曲,接續動作堪稱完美。你知道在美國,總是會有那麼一位穿著EVERLAST運動短褲的年長者。這傢伙總會是球場上的大麻煩,他的跳投一直那麼乾淨俐落。

這些人就是我在Youtube上學習的對象。我只是試著模仿那些白人的出手姿勢,這很瘋狂,因為射程的擴大讓我的比賽徹底改變了,其他隊伍不能再繼續忽視我,我漸漸成為球隊的核心人物。

我知道大家會覺得我很浮誇,但這些都是真實故事。我當時甚至不知道J.J. Redick是誰。

Redick&Embiid Photo:AP

當時我對於NBA一知半解,因為我在喀麥隆從未看過NBA,也沒辦法看。

 

我的意思不是我們家境窮困連電視都買不起。我們家有電視,也有個簡單但美麗的生活。不過美國人對於非洲總有些荒唐的想法,就像非洲其實只是一個很大的國家。(非洲是一個洲不是國家XD)

 

我沒辦法看NBA的原因是因為我媽對於學業超級、超級嚴格,她沒再跟你五四三的,我從來都不能熬夜看比賽,每一天都是:「起床,吃飯,上學;朝七晚五,下課後衝回家小睡一覺,起床然後吃晚餐,最後讀書到深夜。」

 

告訴各位,讀書在美國太輕鬆了。在喀麥隆,讀小學就像是美國大學那樣,我甚至沒有任何朋友,因為我每天就是寫作業跟睡覺。

 

還記得2002年世界盃喀麥隆的黃金世代時,當時我才八歲,所以我苦苦哀求父母讓我踢足球。但他們不肯。所以隨著年紀增長,我變得些許叛逆,還會偷偷溜出家裡跑出去玩。

2002喀麥隆國家足球隊 Photo:Espnfc

從放學到我媽回到家大概有一個小時的空檔,而足球場就在我家旁邊,所以我策劃好一切。

 

從學校跑回家後把書包放在廚房桌上,然後打開一本自然課本之類的。然後把那些東西 擺在引人注目的地方,紙和筆散落一地,彷彿我奮發圖強了一番。 一旦完成佈置,我就會衝到足球場上。

 

除了打球之外,我還有一個特別的天賦:我可以聽出來我媽開車的引擎聲,這方面我真的是有特殊才能(笑)!

 

但如果我正在球場上的另外一端踢球而離街上太遠時,我擔任守門員的夥伴,看到我媽的車時就會大叫:「Joel!Joel!你媽回來了啦,兄弟!緊酸啊!」此時我會狂奔回家,把鞋子藏起來並且坐在書桌上,不斷地流汗,彷彿正在思考艱深困難的自然習題,思考到快要往生了一般。

 

在我媽停好車、脫下鞋子、走進家門並確認我是否有在讀書前,我大概有25秒的時間做準備 。我會坐在那書桌前面,擺著一杯果汁或啥的,並說:「嗨,媽媽,是我喔,你的乖兒子。」

就像一部電影,確確實實是一部電影!

 

當人們聽到這個故事,他們心想:「哦,他們發現了這個非洲的天才,而這個傢伙遠渡重洋並開始屠殺籃球場。從NCAA到NBA,boom!!」 不對,你根本不了解。

我初次來到大學的第一個集訓,我被大四學長抓下籃板然後如此用力地灌在我頭上,一切彷彿慢動作般。

 

他從我的頭上灌進去,最糟糕的是,所有堪薩斯的女籃隊員們都坐在座位上,看著整個集訓。整個體育館都在笑我。這真的太瘋狂了,認真的,就像是『世界巨星』降臨的場面。

 

所以之後我直接走向總教練的辦公室然後說:「我辦不到,我無法跟這群人一起打球。」 然後總教練說:「蛤?你認真的嗎?兩年後,你將會是選秀會上的狀元欸。」但事情是這樣的,我以前就被告知所有大學的教練都愛說謊。所以我真的認為他只是試圖說場面話安慰我。至少我是這麼想的:「好吧,我就試著持續露個面,然後拿個大學學位吧,至少,這樣會讓我媽感到開心。」 我的父母總是告訴我不管如何,不斷苦練就對了。

 

當我剛來美國時,我在喀麥隆的教練寄了一卷歐拉朱旺(Hakeem Olajuwon)一小時長的錄影帶給我,其中還有一些傳奇長人的影片。所以我每天觀看著這些DVD持續了三年之久!我會鑽研歐拉朱旺移動的方式,並試圖在球場上模仿他。

恩比德跟歐拉朱旺 Photo:opencourt

心智之力真的很神奇。我的意思是,我爛透了,但有時候,總能說服我自己我就是歐拉朱旺,於是我開始越變越強,直到在球場上大殺四方。 這就是我進入NBA的方式:藉由觀看Youtube和成天泡在體育館,真的很難以置信。

記得當KG(Kevin Garnett)在賽爾提克贏得總冠軍,瘋狂地嘶吼著:

「沒有不可能!!!!!!!!!(Anything Is Possible)」

 

這句話簡直就是為我量身打造,我的生活、一切發生得如此迅速甚至有些不合常理。

 

最夢幻的情況發生在Kobe退休那年,當他在費城打完最後一場比賽時,他們準備了一個小房間,讓所有球員們能夠和他講上幾分鐘的話。Kobe走了進來,於是我和他握了手並告訴他:「老兄,我知道你可能聽過上百次了,但我七年前確確實實是因為你,才開始打籃球的。」

 

「每當我在公園投出一球時,我就會大叫KOBEEEEE!!!」 老大笑了,然後我們聊了幾分鐘。

在他離開時說了一句最Kobe的事情。 儘管對多數人而言,這不代表什麼。但對我而言,這很不真實,彷彿置身電玩遊戲。他用著最Kobe的方式說著:「好了,年輕人,繼續努力、繼續努力。」

 

謝謝你,Kobe。 

謝謝你,Hakeem。 

謝謝你,媽媽和爸爸。 

謝謝你,堪薩斯。 

謝謝你,費城。 

謝謝你,Lil’ Bow Wow。 

謝謝你,Youtube上的某個白人。 

 

這是一部電影,我發誓。

-Joel Embiid

延伸閱讀:【每周一星】山不轉路轉 「球哥」揮別洛城反而破繭重生

延伸閱讀:這CP值也太高! 盤點NBA最強「美廉社」球員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