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前院長郝柏村30日下午2點47分,在內湖三軍總醫院離世,享嵩壽102歲。據家屬透露,他是因敗血症引發器官衰竭。而三軍總醫院則低調表示,「郝伯伯的病情屬病人隱私,本院未接獲家屬的授權說明,謝謝大家的關心。」

郝伯村是國民黨政壇的長青樹,軍人出身的他身體一直非常硬朗,17歲就念黃埔軍校,歷經抗日、剿共、保台等大小戰役,在八二三砲戰中頂住最前線猛烈砲火,被授予四星上將之銜。

1938年底,郝柏村在支援防禦日本軍隊的進攻時,遭遇大敗,在沒有被通知緊急撤退的情況下,車隊還遭到日軍戰機的掃射。郝柏村身旁的駕駛當場身亡,他也負傷滿頭是血,但慶幸沒有留下後遺症。沒想到,75年後,透過電腦斷層掃描才發現,他的頭骨上嵌了一片細小的彈片。

郝柏村也在自己100歲時發行的《郝柏村回憶錄》中,半開玩笑表示:自己到了老年都沒有失智的問題,或許要感謝這塊碎彈片。

這樣名聲響亮的硬漢形象,是郝伯村的招牌特色,連兒子郝龍斌開始從政之後,每次介紹自己也不忘從「我是郝伯村的兒子」開頭。

在抗戰來台後,郝柏村擔任了非常長一段時間的國防部參謀總長,在李登輝總統上任之後,又擔任行政院長,但因為理念不合而求去。外界把這兩人視為天生的夥伴、也是對手,而前些日子也在差不多時間入住醫院,可以說是「肝膽相照、生死相隨」。

不過事實上,郝柏村的身體一直非常好,2018年時,剛滿100歲的他拗不過舊下屬的邀請,參加了自己的生日宴會,當時他容顏未改,仍然滿臉紅光、精神抖擻,走路體態硬朗。在餐敘上,他也談到每週會游泳3次、打球2次。

而兒子郝龍斌也補充,「從我有記憶以來,除有一次父親不小心撞到牆受傷,曾經短暫休息外,父親的運動不是游泳就是打球,很少中斷過。有時中午他也打打小麻將,對老人家的記憶有幫助。」

而靠游泳氧身,軍人出身的郝柏村也有自己的一套,專門游「抬頭蛙」,也就是讓自己脖子浮在水面上的蛙式,所以抬頭蛙又常被稱為「郝柏村style」。而郝柏村在退休前也常爬山,跟前司法院長林洋港、前副總統李元簇三巨頭的定期爬山會,甚至在74歲那年,還爬上1000多公尺的七星山。

但2019年4月,郝柏村因一場小中風送醫,當時四肢無力到一度肺部積水,病況危急,之後也持續好長一段時間睡睡醒醒;5月20日,郝柏村更是長睡60小時,一度以為再也醒不過來,但最終仍挺了下來。只是左手、左腳變得無力,必須要坐輪椅代步,過往的威武形象也慢慢不復見。

前郝龍斌辦公室發言人、現任台北市議員游淑慧也發聲明表示,郝柏村只有8個字可以形容,就是「出生入死、奉獻一生」,不過為了因應疫情,目前謝絕弔唁。

郝柏村院長辭世聲明稿全文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先生於民國109年3 月30日14時47分,因年事已高造成多重器官衰竭於三軍總醫院內辭世、安息主懷,享年 101 歲。

郝柏村前院長為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退役,江蘇省鹽城縣(今鹽城市)郝榮村人,曾獲頒卿雲勳章、青天白日勳章、雲麾勳章與虎字榮譽旗,陸軍官校12期砲兵科畢業,於八年抗戰時擔任基層官兵、金門八二三砲戰時擔任最前線小金門陸軍步兵第九師師長,曾赴美國陸軍指揮參謀學院中華民國特別班第一期深造,為中華民國國軍留美將領之一,也是中華民國國軍在位最久的參謀總長,在兩位蔣總統時代結束後,於台灣開始民主化的過程中,郝柏村先生擔任過國防部長、行政院長,歷經了台灣民主與經濟的動盪與發展。

郝前院長的百歲人生見證了兩岸中華民族過去100年發展的許多重要關鍵時刻。他17歲從軍,曾參與抗日戰爭,經歷國共內戰,隨國民黨遷台,歷經823砲戰等戰役,一生以捍衛中華民國為職志;晚年的郝柏村先生,以90歲高齡仍多次前往大陸抗日戰場,致力還原由國民政府領導對日抗戰史實。

綜觀郝柏村先生一生出將入相、報效國家,可簡化為「出生入死、奉獻一生」八個字作為表述。
最後,郝龍斌先生表示,因近來新冠疫情嚴峻,為配合政府令避免群眾集會,更因郝前院長一向以公眾利益為重的態度,故目前暫時婉謝各界前往弔唁,待日後疫情趨緩,將再擇日舉辦告別式。

文/林以璿、盧映慈、王芊淩 圖/林以璿

延伸閱讀:

常被自己口水嗆到、吃完飯後有痰?出現這8種情形恐是喉肌退化了

中風不是吃健康就能避免!肌力運動幫助血管更新

>> 加入 Heho健康 LINE@ 好友,健康知識不錯過!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