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翰‧波恩

圖片|出版社提供

哥哥告訴我們他的祕密當晚,爸媽都在家,光是後者就有夠不尋常。當時是暑假期間,他們待在客廳,媽正在讀一些意見書,爸則不斷喃喃唸著一些人名,說這個男的或這個女的必需要爭取支持,媽才能夠登上所謂的大位。我很努力在讀《福爾摩斯》的故事,一個字一個字指著讀,也按照之前的示範那樣,用鉛筆劃開句子和片段。閱讀障礙症讓我讀起書來十分吃力,但我還是一直想看書,不在乎要花很久的時間。正當我在讀〈歪唇男人〉的時候,哥哥走進客廳,說有件事想和我們說。

媽說:「可以等一下嗎?我想要⋯⋯」

爸說:「如果你需要錢,就去打暑期工。我們不是銀行⋯⋯」

「不能等一下,我也不需要錢。」哥的語氣讓我們停止手邊的事,轉頭看他。他在沙發中央坐下,盡量遠離我們,然後才開始說話。

他說:「這實在不容易。」

媽問:「什麼不容易?」

「我接著要告訴你們的事。」

爸說:「要說那就快說,傑森,我們沒時間跟你在那邊耗。」

哥哥嚥了嚥口水,看得出來人有點顫抖。他像是要讓自己保持鎮靜,於是雙手握住,可是說話時聲音依舊在抖。

他說,他已經了解到某件事一段時間了,是關於自己的事,而且很難去面對和接受;他說,他一直以來就意識到了,從年紀還很小的時候就發覺了,不過他說服自己只能忍耐下去,因為一旦別人知道真相,大家都會討厭他。但是最近他開始覺得,說不定不需要說謊;說不定可以告訴大家,對大家坦白,這樣也許;說不定也許,就能讓別人理解。

「你該不會打算說你是同志吧?」媽一邊問道,一邊不敢置信地將手放到嘴上,但哥哥搖頭。

他說:「不是,不是這個。」

我說:「傑克.湯姆林是同志。」此時卻沒有人像平常那樣聽我說話。傑克.湯姆林是和我同齡的男孩,他早就告訴大家他是同志,卻沒有人敢對他怎樣,因為他塊頭強壯。如果有誰敢拿這件事取笑他,絕對會被他揍扁。我挺喜歡傑克的,但也不是非常要好,因為他比我更愛運動。

哥哥要求:「讓我把話說完,好嗎?」

媽問:「潘妮女孩是不是懷孕了?」

我問:「你該不會是生病了吧?」我突然間害怕起來。「你該不會要死了?」

他說:「沒有,跟那沒關係。我好得很。」

我問:「你保證?」

他說:「我保證。我沒有生病,我不是同志,潘妮也沒有懷孕。」

我說:「很好。」我越來越討厭他哪裡不對勁的這個念頭。「因為你要知道,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這話我知道聽起來很濫情肉麻,但我不在乎。當下我就是需要大聲說出來,而且讓他聽到。

接著是好長的一段沉默,傑森只顧盯著地板瞧。最後他再度抬頭,搖搖頭說:「但問題就在這裡,山姆。我覺得我不是你的哥哥。事實上,我很肯定我不是。」

媽問:「不是他的哥哥?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你當然是他的哥哥。你們兩個都是我生的,所以我不會不知道。」

我一臉困惑瞪著他,問:「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答:「意思就是我剛才說的,我不是你的哥哥。我覺得我是你的姊姊。」

延伸閱讀:

「那天,我拿掉了一個孩子」誰願意了解,我才是最痛苦的那個人

「那天,我拿掉了一個孩子」誰願意了解,我才是最痛苦的那個人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