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芷揚

圖片 陳弘岱攝影 提供

「我拍很多幸福的劇,我自己結婚的當下,也以為那是一輩子的事。」

50歲的金鐘導演瞿友寧,以《我可能不會愛你》、《惡作劇之吻》等偶像劇深受粉絲喜愛,他的作品常有浪漫美滿的結局,現實人生中,他卻在40多歲時忽然「被離婚」。事情雖然已經過去6、7年,這個遺憾至今仍在他心頭蕩漾。

「我離婚是很突然的,前一天還好好的,隔天老婆突然說要離婚。她可能想了很久,但我都沒察覺。」

2007年,瞿友寧和小他9歲的圈外女友結婚,同時忙著拍攝電視劇《美味關係》。婚後,導演工作一樣忙碌,兼顧家庭和工作的不容易,並不是女性獨有的議題。

中年失婚的茫然:努力工作難道是錯的嗎?

「想離婚的原因可能就是我太忙了,忽略了她的一些情緒。她的結束,就像開關一樣,熱情一關掉就都沒有的。」錯愕、茫然、心痛,力挽狂瀾卻也徒然,中年男性失婚的打擊,並不亞於女性,卻較少受到關注。

「當初滿難過也滿遺憾,覺得我到底事做錯了哪些事情。你會覺得自己是不是不值得幸福、不應該被人好好地愛。你想要這個家庭圓滿走到最後,難道是錯的嗎?難道你努力工作,不是為了他們嗎?這些東西不斷在自我撞擊。」

對於愛的渴望、離婚後的自我懷疑,這些好似偶像劇女主角的台詞,卻一句句出自瞿友寧口中。戲如人生,且失婚痛苦不分男女。

兩個人的事,從來不簡單。在名導耀眼的背後,前妻也渴望擁有自己,而不總是「瞿友寧的老婆」。「她不希望她的世界只有瞿友寧的世界,她有自己想要的事業、人生。這件事提醒了我,每個人都是個體,有各自的生命。」

伴侶堅決離開,留下來的人,該怎麼辦?

一顆心就這麼大,別讓「遺憾」占滿寶貴人生

瞿導安靜了半晌,望向窗外,眼神流露著深沉的悲傷。外頭陽光耀眼,那個片刻,擺滿小熊維尼娃娃的辦公室內,異常寧靜。

「這個真的滿難的,我剛就在想,那段時間我是怎麼走過來,顯然真的要轉移注意力、改變生活。」從小就立志做導演、一向對拍戲傾盡全力的他,決定還是要把自己完全投入工作中,療傷止痛。

傷痛中,他也有理性的思考。「既然怎麼樣都挽回不回來,你要讓它持續一年、兩年、三年、五年、還是十年?」

「我現在可以『享受』那個遺憾,這不是當下立刻能做到的,但你必須很快從遺憾走出來,這樣你才能感受更多東西。」

「一顆心就這麼大,如果遺憾占滿了,你就沒有別的東西。但如果讓遺憾剩下20%,你還有快樂、憂傷、生氣可以享受。」

行至中年,累積的遺憾只會更多,但「遺憾」本來就是生命自然的一部分。失婚的打擊,不該打碎整個人生。

「換另一個角度去看這個遺憾也是必要的,即便現在想到時還是滿遺憾,但已經不是那麼involve(沉浸)在那個遺憾裡。」他慢慢接受離婚的事實,同時,打破婚姻的傳統框架。

結婚不是重點,如何經營「快樂的感情」才是!

「框架有太多不實際的東西,婚約可以約束什麼嗎?有法律保障,然後呢?你是在乎這些保障,還是在乎這個愛情所以結婚?如果不結婚就不經營愛情了嗎?那你既然會經營,幹嘛在乎結不結婚?」

我們都忘了,結婚只是形式,感情經營的核心從未改變,卻消磨在日復一日的瑣碎日常中。

針對許多已走入平淡、互看不順眼的中年婚姻,瞿友寧的看法是這樣的。「你只看到吵架這一面,沒看到因為溝通讓你們更了解、因為生活平淡反而需要刺激,你少看很多面向,這件事情就會失去更多。」

「不要忘記,中年開始,你已經有了多元看事情的能力。」

換個角度之外,天性樂觀的瞿導還有一個祕訣,他永遠「往後思考」。「今天吵架很生氣,5天後再回頭看就覺得很無聊。」

面對感情,重新出發,現在的瞿友寧隨遇而安,對於理想的另一半,年齡、職業、背景都不是問題,他期望的是順其自然。「愈自然愈好,自然才會長久,任何的委屈、勉強都可能造成問題。」

彼此尊重、心靈契合,是他對愛情的唯二標準。

每天只要快樂一點點,中年生活仍然值得期待

至於他的事業,依然如火如荼發展中,他監製的同志純愛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將在六月上映,主角是兩個年輕男生。

「我的創作目前還沒有關心到中年,但你的採訪也提醒了我,這塊有很多議題可以談,不是只有退休、子女、家庭問題而已。例如,感情如何保鮮,也很重要。」

最後,瞿友寧給每位總是犧牲自我、奉獻家庭的中年朋友一個建議:試著讓家裡的每個人都獨立起來、學會為自己多著想一點。

即便現在不快樂,只要每天都能快樂一點點,每天進步一點點,你所期待的生活,終將到來。

更多幸福熟齡文章
中年存股也不晚!懶人這樣存退休金:不靠年金福利、勞保勞退…65歲存到1000萬還能月領6萬養老金
不必非得存兆豐金!台股保衛戰,存股投資人掌握3防線、長期複利…要賠錢虧損真的不容易

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掌握更多資訊!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