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前總統。(圖/中時資料照)

蔣經國日記披露,美國政府施壓台灣不准買法製空中巴士,甚至要脅取消華航降落權,引發蔣經國極度不悅,痛駡美國是帝國主義。台灣不畏美國壓力後來還是買了空巴,結果換來一場空,法國原本承諾給華航飛巴黎的航權卻跳票。美國是帝國主義,法國則是國際大騙子。

法國是第一個跟大陸建交的西方大國,而且與中華民國斷交時做得很絕,還動用警察把我駐法國的外交人員強行趕出大使舘。法國與中華民國斷交立即衝擊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一些原本支持我的法語系國家轉向。隔年1965年,若非重大問題過關,中華民國早就被排除在聯合國外,還好1966年爆發文化大革命,大陸無餘力發展對外關係,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才又苟延殘喘了幾年,直到1971年退出。

中華民國與法國斷交後,雙方關係十分冷淡,談不上什麼交往。1970年代歐洲國家為打破美國波音公司在客機市場的壟斷地位,合組空中巴士集團,法國扮演其中的領導角色。空巴急於開拓市場,於是找上中華航空,為了讓台灣願意下單採購,法國開出用華航飛巴黎的航權交換。當時台灣在歐洲沒有任何航點,國人往返多在香港轉機,如果能取得法國航權是一大突破,外交部自然極力促成。

事實上,美國還沒跟中華民國絕交的1978年,我國政府就決定採購空巴,結果因美國財政部次長出言恐嚇中央銀行前總裁俞國華,威脅要取消華航在美國的降落權,為了維繫邦交,我國政府忍氣吞聲。蔣經國面對羞辱也只能唾面自乾,晚上偷偷在自己的日記本中痛駡老美自爽。

法國仍不死心,隔年1979年又與台灣搭上線,強調只要買空巴,華航降落巴黎不是問題,當時美國已棄中華民國而去,邦交問題不復存在,台灣的生存才是關鍵。政府為了分散對美的依賴,決定空巴案死灰復燃。當時台灣向法國承諾先買三架,再選購一架,總價值1.6億美元,雖然是秘密行動,1980年外電突然披露這個消息,儘管產生了一些波折,交易仍繼續進行。

中華民國信守約定,甚至不惜得罪美國老大哥,法國人卻使出拖延戰術,一下子說政府改組,一下子又說我非國際民航組織成員,如果要飛巴黎華航須改名,甚至提議兩國合組新公司飛航兩地,總之就是無賴作風,毫無信用可言。

我國國際處境艱辛,被法國人騙得團團轉也無計可施,只能忍氣吞聲,坐視法國人毀約背信而莫可奈何。法國人做生意出了名的不老實,多年後我國採購法製戰機、軍艦又再被耍了一次。

華航當年虧損嚴重,根本無力負擔龐大的購機費用,為了發展對法外交,結果由民航局出面購買,再轉租給華航,後來還惹出軒然大波。空中巴士靠著法國一張唬爛嘴打開台灣市場,如今早已跟昔日不可一世的波音分庭抗禮,甚至有後來居上的趨勢。

台灣最後還是取得了法國航權,但已是十多年之後的事。特別的是,一向標榜外交獨立的法國這次是跟著英國後面對台灣開放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