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暴動為何如此嚴重?黑人:病毒殺我們、警察殺我們、經濟也殺了我們

美國非裔男子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壓頸後送醫不治,再度引爆警察對黑人執法不當的怒火。全美至少30個城市陸續發生示威衝突,並出現洗劫店面、燒毀車輛等行為,洛杉磯、芝加哥、亞特蘭大等25座城市都下令實施宵禁,至少8個州動員國民兵來控制這場社會動盪。

5月29日,白宮也遭數百名抗議民眾包圍,民眾咒罵川普,並朝白宮丟擲磚塊和瓶罐。《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特勤局一度將川普轉移到過去用來躲避恐怖攻擊的白宮地下堡壘。對此,台灣外交部5月31日宣布美國中西部地區旅遊警示燈號為紅色。

這場種族示威迅速激化的程度,讓人不禁聯想到1992年的洛杉磯暴動。為什麼這次暴動如此嚴重?除了一直沒有根除的種族不平等,原本就因為疫情恐懼不安的情緒、以及陷入困頓的經濟狀況,交織成為引爆人們不滿的多重臨界點。

有一種聲音認為,這次抗議不只來自支持非裔美國人的社群,更混雜了一些「外來人士」做出暴力行為。權威調查媒體《叮噹貓》(Bellingcat)發現,名為「大圓頂冰屋」(Big Igloo Bois)的極右派反聯邦民兵組織加入抗議行列,在他們的公開臉書貼文下,更有支持者表示:「我正在招募明尼亞波利斯的夥伴加入私人、憲法授權的民兵。」

明尼蘇達州長沃茨(Tim Waltz)一度指稱,該州8成以上示威者是外州參與者,不過後來被質疑並沒有這麼誇張,實際外州比例只有2到3成。也就是說,雖然的確有一些人「跟風」上街,但大部分還是對種族不公表達憤怒的群眾。

為何衍生成激烈暴亂?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社會科學主任杭特(Darnell Hunt)表示,引起不安的集體行為,從來不是由單一事件導致,而是由多重因素催化。美國人經歷封城兩個月後,又面臨失業率史上新高,現在許多人沒了工作、甚至沒錢繳房租,普林斯頓大學助理教授泰勒(Keeanga-Yamahtta Taylor)指出,這讓所有人「既憤怒又絕望,形成一個容易爆發的組合。」

這對非裔美國人來說,更是痛徹心扉的體悟:疫情間,不管是染疫或是失業比率上,黑人都比其他人受傷更重。

《時代》(Time)報導,非裔美國人更容易感染COVID-19,而且更容易死亡。根據美國疾管署的數據,非裔美國人僅佔美國人口12%,卻佔整體確診病例近26%、佔死亡案例近23%。一項研究發現,黑人為大宗的郡佔去所有病例近一半、佔總死亡人數超過6成。

經濟方面也對黑人社區造成不成比例的影響:44%非裔美國人表示他們在疫情間失去工作或被減薪。根據紐約市審計局,大多數冒著生命危險、維持經濟運轉的「必要員工」是有色人種。

一位參加抗議的社工普里希拉(Priscilla Borker)表示:「病毒殺了我們,警察殺了我們,經濟殺了我們。」這場疫情和隨之而來的蝴蝶效應,對黑人來說,就像一個結構性的絕望幽谷,而一位非裔男子的「再次」死亡,成了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逼使他們上街宣洩不滿。

這場暴動會如何影響美國?首先,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和拜登如何做出因應,會很大程度影響接下來的選情走向。

川普一開始雖然敦促要全力調查佛洛伊德案,但之後很快「露出馬腳」,「誤用」數十年前警察局長威脅要射殺抗議者的話發文。對拜登來說,他馬上發表聲明安撫非裔社群,明顯比較有利?然而,《紐約時報》認為,這次示威的嚴重程度,讓拜登不能只成為一個「跟川普不一樣的人」而已,而是要做出更徹底的司法、經濟等體制改革,才能達到非裔社群的期待,長期黑人民權領袖、前總統候選人傑西.傑克遜(Jesse Jackson)就表示:「我們的需求並不中庸」,拜登不能只憑回到「前川普時代」就能選上。

目前,根據《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截至5月31日清晨的統計,已有1,400人因趁火打劫、街頭暴力行為被捕。相比之下,1992年在洛杉磯,有上萬人被捕、600多棟建築被燒毀、53人死亡,這次暴動是否會造成更多的損害?

根據《StockFeel 股感》,盤點美國歷來7次暴動和美股之間的對應關係,動亂並不會對股市造成太大的負面影響。然而,這次卻可能不一樣,原因在於以下幾點:目前是近90年來最差的經濟狀況,超過4,200萬人失業,金融市場接近0利率、23萬億債務創紀錄。深陷低谷的經濟可能也會受不了再一次社會大動盪的打擊。

抗議每天都有,能掀起驚滔駭浪的不多。疫情造成大量死亡、高失業率、總統選舉的對抗、川普的挑釁言論…驚恐後解封卻無助的人心,被種族問題點燃,一個超級巨型風暴的條件,剛好湊在一起,稱得上完美風暴了。

(參考來源:TimeThe GuardianBellingcatThe New York Times(1)The New York Times(2)The New York Times(3)StockFeel 股感

核稿編輯:林易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