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變成美中針鋒相對的政治舞臺,一如所料地愈演愈烈。(湯森路透)

本週一為期兩天的世界衛生大會(WHA)視像會議揭幕,雖然臺灣政府及國際友好「持續努力到最後一刻」,毫不領情的世衛最終仍把臺灣拒諸門外。衛福部長陳時中事後致函世衛秘書處以示抗議,但以全球防疫大局為重,臺灣願展現善意,待疫情過後世衛恢復實體大會方再提案爭取參加會議。

不過臺灣能否獲邀重返大會並非惟一舉世矚目的話題,還有武漢肺炎的起源調查及究責,這與臺灣不無關係,更牽涉美、中兩國在國際場域的政治角力。

繼美國總統川普拒絕應邀於世衛大會發言後,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毫不避嫌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致大會開幕辭,後者互相取暖的意圖昭然若揭。

閹割獨立調查

相比起美國從民間興訟到國會聽證會,傾向於單方面究責,澳洲總理莫理遜(Scott Morrison)倡議成立獨立調查團看似得到較多盟友支持 — 展開公正、獨立及全面評估,追查病毒源頭及傳播途徑。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更明言中國應以公開透明的態度面對,且不相信世衛能客觀主持相關審議。

然而此舉旋即招致中國抨擊謂以調查為名的「政治操弄」,更疑似運用貿易戰手段報復,停止向主要肉商採購牛肉,並對部份商品徵收懲罰關稅

無奈之下,澳洲將草擬提案之責交予歐盟,換來的是議案得到與會成員一致通過(包括中國),但內文的究責意義削弱許多 — 僅就全球應對疫情措施作獨立及全面評估,包括但不限於世衛組織的績效,隻字不提肇禍的中國,也未訂定具體執行時間表。

誠然,檢討世衛處理疫情機制,無可避免會觸及中國,全因世衛因應疫情的決策顯然惟中國馬首是瞻。故縱使決議措辭含混,與原旨相去甚遠,澳洲仍主張獨立調查得到國際支持,卻遭中國駐澳大使嘲笑世衛響應獨立調查屬「笑話一則」。

檢討世衛處理疫情機制,無可避免會觸及中國,全因世衛因應疫情的決策顯然惟中國馬首是瞻。(湯森路透)

習近平的卸責術

即便如此,習近平對此並未掉以輕心。

在致辭的六點建議,除了確立中國與世衛利害一致的共犯結構外,表面支持歐盟軟弱無力的方案,卻堅持設下兩道前提:疫情事過境遷方作評估,且必須由世衛主導。引用中國外交部說法,一方面以緩兵之計推說審查及病毒溯源「時機尚不成熟」,支持評估骨子裏亦屬政治攻防,「打掉個別國家將溯源和評估問題政治化的企圖」。

習近平口中的「公開、透明、負責任」,經過數月疫病肆虐,各國早已洞悉一切謊言。前事不贅,光是中國兩會前夕因武漢社區疑似再爆發肺炎,5月11日下令展開城內全民普篩的「十天大會戰」,《財新網》報道當地4月份血清流行病學抽樣調查,11,000人當中有5-6%測出抗體陽性,換言之曾經感染比率遠高於中國衛健委公布,然而報道不久就徹底在網上消失

由是可知,迄今中共的政治維穩考量,絕對優先於其宣稱關注「全球命運共同體」的健康福祉,所謂「先防疫後檢討」,大可合理推斷是爭取更多時間湮滅證據的手段。

除了設法封鎖疫情訊息、藉話術逃避國際追究以外,為實踐中共「全球治理」野心,在面臨國家公信力遭遇挑戰之際,務必加緊控制跨國公衛平臺,「防疫老大哥」不惜肆無忌憚地收買,維持扶同為惡的關係,包括增加對非洲醫療支援、兩年內撥款20億美金資助發展中國家、協同聯合國在中國設立防疫物資儲備中心,全盤掌握落後地區公共衛生的咽喉。

川普回應:哀的美敦書(Ultimatum)

對現行公衛機制極為不滿的美國,則毫不吝嗇地連珠炮轟中國及世衛。不僅川普痛斥世衛「是中國傀儡」、「給出許多壞建議,既錯誤復嚴重傾中」,衛福部長雅沙(Alex Azar)於世衛大會發言也指出武漢肺炎疫情失控,主因是世衛無法提供準確資訊、部份成員國違反《價值觀約章》中公衛決策透明的誓言,不點名抨擊中國隱瞞疫情。

更嚴重的,是川普稍後致函譚德塞,美國也許要向世衛說再見了。

這封四頁長信,自去年12月起按時序列舉世衛種種反應失當及不作為,其中包括基於政治因素漠視臺灣的「新病毒人傳人」通報,且用「種族歧視」污衊臺灣對世衛理據充份的批評。結尾更警告世衛,若未來30天內不作重大改革,繼上月宣布暫停撥款更進一步,美國將永久中止資助,並重新考慮美國的會員資格。

信函所言「實質進步」(Major substantive improvements),是解釋兩則重要事項:

1.病毒起源,到底來自野生動物,抑或傳聞的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意外泄漏

2.一系列貽誤通報、決策拖延,如何導致肺炎疫症全球流行

要符合川普預期,至少得由世衛坦承處事失著之責,包括忽略臺灣示警、譚德塞早期以影響旅遊經貿為由不贊成封關斷航和旅行禁令、誇大中國防疫成效以及應中國要求對疫情嚴重程度輕描淡寫,進而消弭國內因蒙受生命及經濟民生鉅大損失的輿論窮追猛打,避免內政紊亂以外再添連任選情受挫因素,同時應付改打「反中牌」、來勢洶洶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

川普為延續政治生命,不能再止於政治姿態強硬,於是向世衛興師問罪的意志更趨堅定,如此一來譚德塞難辭其咎,若他拒不離任,無論究責抑或組織改革均寸步難行。那邊廂習近平則在開幕辭盛讚譚德塞,支持世衛和總幹事站穩防疫的領導地位,並呼籲各國踴躍注資。世衛變成美中針鋒相對的政治舞臺,一如所料地愈演愈烈。

世衛走向衰落

前述中國代表贊成世衛評估疫情處置的決議,並非如坊間所言的被迫參與,而是反客為主,在究責聲浪當前與世衛同負一軛,借賊過興兵式的事後自己人調查瞞天過海,幾無可能得出獨立而公正的結果。譚德塞引咎辭職、重組領導層,也許是惟一挽救世衛的方法,但機會同樣微乎其微。

美國按照聯合國核定會費(AC)機制,每年給予世衛逾4億美元,加上比重更高的自願捐款(VC)部份,2018-19年度資助世衛總額高達8.5億美元,向來是世衛首席贊助者。有說法認為金援缺口不難解決,美國退出反而讓中國乘機取而代之。

但與之前退出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人權理事會(UNHRC)不同,世衛關乎全球應對疾病與健康管理,一旦美國抽走資金、人材與醫療技術,這個公衛平臺不僅絀於應付恆常的全球傳染病(如HIV、乙型肝炎、瘧疾、肺結核)或突發公衛危機(如伊波拉),一般通報機制、資訊分享難以實行,以至研發特效藥及疫苗也將停滯不前,無論先進國家抑或落後地區的公衛系統、國家安全都會深受打擊,其關鍵地位即便第二大金主歐盟、幕後遙控世衛的中國皆無可替代,至少短中期內無法填補真空,可謂「攬炒」(玉石俱焚)之極致。

美國基於公衛及國安需要,仍須循一定渠道從國外獲取疫病情資,故前文略提另建跨國公衛體系的可能,防範像類似武漢肺炎的突發情況波及美國。為避免動搖全球影響力陷入孤立,尾大不掉的歐盟一時也未肯跟進,形式上或採取川普慣用的多重雙邊關係(如貿易協議),先以較為可靠的「五眼聯盟」盟邦加上日本、南韓試行組成,是役防治成果卓越的臺灣也有望加入。

無論如何,美國去意已決,世衛難免步向分崩離析,而有中國霸權一天,臺灣亦定難闖關邁進世衛的高牆大門。至於未來能否加入去掉主權制肘的新生組織,實質、完整地參與國際公衛事務,在美、臺關係愈走愈近之下,則可拭目以待。

※作者為香港人/網媒記者兼撰稿人

延伸閱讀:【影片】報稅全攻略 分級制撇步這樣省!

延伸閱讀:【直播】DAKA紀實影片首映會 台泥董事長張安平出席

★按讚追蹤《上報》粉絲專頁!看更多深度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