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貿易和金融上,香港對大陸具有重要的意義

(德國之聲中文網)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三 (5月27日)向國會表示,香港的自治地位不再,因此不應繼續擁有1997年以前的特殊貿易地位。根據特朗普去年批准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規定,美國國務院須每年評估香港是否保有足夠的自治權,因而符合美國法律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 現在將由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是否終止香港享有的部分或全部的美國經濟特權。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稱,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暫停對香港出口美國的優惠關稅稅率。 貿易到金融 美國霍夫史特拉大學法學院的國際法教授古舉倫對德國之聲表示,特朗普也可能考慮更改美國對香港實行的出口管制,例如被限制不能出口到中國的科技產品或其他貨物,今後也都不能出口到香港。分析人士和專家擔心,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岌岌可危。 華東師範大學國際金融研究所所長黃澤民教授對德國之聲表示,美國對香港采取不同以往的貿易待遇會產生何種影響,還要看具體的措施。但推出制裁性的措施本身,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他指出,作為一個獨立的關稅區,香港同美國間的貿易額並不很高。但如果美國出台一些相應措施,作為亞洲還能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在金融層面受到的影響會比貿易層面更大。 路透社報道稱,一旦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喪失,香港和美國年度商品與服務貿易中大約670億美元將面臨風險。而美國將受損不小。根據美國統計局的數據,去年美國的商品貿易順差中,香港的貢獻最大,為261億美元。據香港工業貿易署的統計,2018年香港是美國的第三大酒類出口市場,第四大牛肉出口市場,第七大農產品出口市場。 動搖投資信心 讓黃澤民更擔心的是香港金融樞紐的地位不保:"在貿易和金融上,香港對大陸具有重要的意義,特別是在資金的國際往來方面,可能會對中國企業的業務產生較大影響。例如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香港扮演了重要角色,很多交易是大陸和香港在做。"因此,一旦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削弱或發生改變,也會對中國大陸的經濟產生負面影響。 分析人士還推測,美國的有關舉動會影響到外國投資者資對香港前景的信心。法學專家古舉倫認為,有關改變"可能讓原本打算繼續在香港耕耘的外國企業重新考慮"。

據路透社援引美國商務部數據報道,截至2018年,美國在香港的外商直接投資為825億美元。香港的自治權、公民自由、法治和中國內地市場准入使其對跨國公司具有吸引力,這種地位的改變可能會迫使一些美國公司耗費巨資遷移到該地區其他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