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加上中央超前部署,公衛系睽違17年鹹魚大翻身。但你知道機場防疫工作,護理師比公衛人更能勝任?面對大學申請第一階段錄取率下探7%的擠破頭奇觀,學長姐帶路破解三大障礙,直言:考上是挑戰的開始。

「新冠肺炎讓公衛受到重視,這種說法跟2003年SARS期間的解釋如出一轍。」畢業於陽明大學環境與職業衛生研究所的爾冬,一路用揶揄的口吻,調侃自己「躋身」公衛人的過程,「公共衛生學系不是我的首選,也非絕大多數學生的第一志願。」

她笑談不到一分鐘就破功了。2004年,台灣終結SARS疫情後的第一年,也是爾冬選填大學志願的那年。她跟許多高三生一樣,邊看落點分析邊填大學志願,聽信落點專家的建議,志願表不但填入公衛系,排序還遠遠超越理想科系,「就這樣考上了」。她雙手一攤,聊起自己踏上公衛的奇幻之旅,「當時公衛系成績竄升很高,但隨著民眾淡忘疫情,又回歸原始成績。」

「公衛」這兩個字,與這位濃眉大眼、面貌清秀的女孩,一點都扯不上關係。三類組畢業的她,原先以醫學檢驗生物技術學系為目標,因為一場世紀疫情,進入前所未料的公衛系,在山不轉路轉的心念下,繼續升學、進入工程顧問公司。

3月31日,大學個人申請第一階段放榜,全台七所公衛系預計招生276人,竟吸引3784名高三生蜂擁報考,第一階段通過率僅7.29%。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最搶手,23個招生名額吸引1314名學生角逐,不僅比去年的報考人數暴增逾14倍,更較報考人數次多的台大電機系高出超過一倍,錄取門檻也比去年提高5級分。

「多數醫科畢業後都有證照保障,但公衛系沒有這個保護傘,考上的那刻起,一定要為自己找到最合適的公衛之路。」爾冬想了幾秒,用這四句話勉勵今年擠破頭想考入公衛系的高中生。

僅為情境配圖。shotterstock

僅為情境配圖。shotterstock

挑戰一》公衛養成從「再升學」開始?

「公衛系讀什麼?做什麼?」為「疫」而生的公衛系,每年開學季都有許多學生開始焦慮、徬徨,也有不少學生中途跳船轉系。

「當醫生一個一個救太慢了,不如做公共衛生可以救更多人。」這是台灣公衛之父陳拱北的經典名言,也是公衛學者在開學後送給新鮮人的第一句話。同樣因疫情錯失藥學系、考上公衛系的延承坦言,「不只我不懂公衛,班上一票人也不懂,但老師說公衛可以救很多人,我就留下來繼續讀。」

公衛是包山包海的整合性科學,學習涉獵廣泛成為醫學特色科系,卻也被貼上「醫界企管系」的標籤。不過外界口中的「雜學」,看在爾冬眼裡是特色,同時也是隱憂,「有別醫學系畢業當醫師、藥學系畢業當藥師、護理系畢業當護理師的一條龍出路,公衛系學生畢業後的出路相當廣,每位同學都在不同產業。」或許能這麼說,「公衛系學生跨領域能力很高」。

台灣公共衛生學會指出,公衛包含生物統計、流行病學、衛生行政與管理、環境衛生與職業醫學、社會行為科學等五大領域。「許多學校將上述五類分門別類為獨立科系,導致公衛學生為強化專業度,不得不將繼續升學列為畢業後的出路。」她透露,生物統計結合時下最夯的大數據分析,是不錯的出路。

「很多人會投入研究工作,當公務員也是公衛系的出路,」繼續攻讀公衛碩士的延承坦言,若像爾冬擇一興趣繼續深造會比較好,「原想透過升學為自己履歷加分,但求職不順、屢屢碰壁,花一年時間考上公部門。」

挑戰二》公衛理想兩大致命傷:無臨床、無執照

公衛和其他醫學科系最大差異,不是面對疾病當下的患者,而是搶在疾病發生前解決民眾的健康問題。「衛教是我們的範疇,但國內沒有將衛教看得重要,總覺得是一件很輕鬆、很簡單的事,」這也難怪為何每逢大規模疫情來襲時,總能為公衛系迎來身價翻倍的絕佳時刻,延承笑說,「這時候才有感」。

相反的,公衛並未投入臨床工作,卻也讓公衛出路相對緊縮。延承表示,臨床工作不會讓公衛人接觸,因此在學的實習僅能接觸衛教、行政、協助研究等工作,「若從踏入醫院的求診經驗來看,公衛人可量脈搏,但不能抽血。」

「預防勝過治療是公衛系的核心價值,也是其他醫科學生在醫院、在臨床都在執行的任務,」延承找到求職不順的關鍵原因。以公衛所來說,除公衛系學生就讀,也包含醫師、護理師等,「跟他們的最大差別是我們沒有證照,不只沒專業的客觀證明,也缺乏附加價值。」

公衛專家副總統陳建仁。蘇義傑攝

公衛專家副總統陳建仁。蘇義傑攝

挑戰三》嚥不下這口氣:法源失落20年,要等多久?

「若公衛師證照通過的話,醫院或社區應該都要設置相關職缺,」爾冬口中的公衛師證照,讓所有的公衛人非常有感。就連外表斯文、說話慢條斯理的延承,一聊公衛師證照就突然大爆走,「大三(2007年)就簽過連署書,至今超過10年還沒通過,一部《公衛師法》到底要等多久?」

其實《公共衛生師法》自2000年推動以來,今年剛好滿20年。「小孩都唸大學了,卻生不出一套法案,」爾冬搖搖頭不抱期待,這段期間經歷過這麼多公衛官員,現在還有副總統陳建仁、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怎麼不幫法源好好推一把?

不只公衛人殷殷盼著,公衛師與護理師之間業務重疊的爭議在新冠肺炎期間也不斷上演,正因台灣缺乏公衛證照,機場防疫人員竟不能讓有專業能力的公衛人派上用場,反而是徵調照護患者的護理師。

2003年SARS、2020年新冠肺炎,兩場世紀大疫情都讓全台公衛系的招生壓力瞬間解除,但公衛師的角力戰在立法院一打就是20年,就有公衛學生抱怨,「究竟是疫情讓我們理解公衛的重要性,還是國家根本不希望我們重視公衛呢?」

加入遠見雜誌LINE好友,接收更多好文章!

延伸閱讀: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