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州瓜地馬拉民眾極度仰賴海外親人的匯款(美聯社)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許多國家的經濟受到嚴重衝擊或停擺,各國的封鎖令則讓許多民眾的生計陷入困難,發展中國家到海外工作的移民受創甚深,而仰賴他們匯款度日的親人陷入絕望,憂心生活無以為繼。

世界銀行(World Bank)估計,2018年通過官方管道匯到發展中國家的金額達到5290億美元(約新台幣16兆元),創下紀錄,另外還有數十億美元的現金匯款未獲得紀錄,而其中許多匯款金額來自那些離鄉背井打工的人,當中許多人沒有正職工作,只能打零工或做日薪工作。這些人包括非法移民,而他們沒資格享有各國政府提供的經濟紓困方案,仰賴他們匯款過生活的家鄉親人也陷入絕望。

非洲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上個月表示,至少13個非洲國家的海外匯款占GDP的比例超過5%,有時甚至更高。東非肯亞(Kenya)總統去年12月表示,目前肯亞的海外匯款是其最大的外匯來源。

西非奈及利亞(Nigeria)萊格斯商學院(Lagos Business School)教授戴維-韋斯特(Olayinka David-West)說:「我們將開始看到經濟萎縮。」奈及利亞是非洲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也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匯款接收國,其接收的匯款金額超過石油收入。

東非索馬利亞(Somalia)薩布多(Abdalla Sabdow)先前擔任保全,育有6個孩子,目前一家人靠著表弟艾哈邁德(Yusuf Ahmed)從美國匯回200美元(約新台幣6077元)過日子。艾哈邁德在美國開計程車維生,但美國的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他被迫待在家中快要3星期了,無法出門工作,沒有收入也就無法寄錢給薩布多。

薩布多很焦慮,他向《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擔心付不出房租而遭房東趕出門,而在因為內戰而動盪不安的索馬利亞,流離失所是非同小可的事。艾哈邁德說:「我們這個月碰到一個大問題。」他希望下週能寄錢給薩布多。

中美洲

中美洲極度依賴來自美國的匯款,瓜地馬拉(Guatemala)智庫「中美洲財政研究所」(Central American Institute of Fiscal Studies)所長蒙柯斯(Jonathan Menkos)說,中美洲去年收到的海外匯款是239億美元(約新台幣7262億元),今年將降到191.2億美元(約新台幣5810億元),減少20%。

根據美國華盛頓智庫「美洲對話組織」(Inter-American Dialogue)數據,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去年來自美國的匯款金額是750億美元(約新台幣2兆2789億元),今年可能減少7%至18%。

赫南德茲(Diana Leticia Hernández)與丈夫16年前從中美洲宏都拉斯(Honduras)到美國討生活,兩人目前住在佛羅里達州(Florida)邁阿密(Miami)。赫南德茲平常挨家挨戶販賣面霜,丈夫則是油漆工,夫妻倆除了養活家人,每個月還匯300美元(約新台幣9116元)回宏都拉斯養至少6名親戚,讓他們能購買食物,支付房租、醫藥費、學費等。

然而,因為美國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影響,加上佛州實施禁足令,當局也呼籲民眾保持一定社交距離,所以赫南德茲這個月沒賣出任何面霜,丈夫也沒了工作,收入受到嚴重影響的夫妻倆無法匯錢回宏都拉斯,這是16年來頭一遭。

赫南德茲的母親穆里蘿(Teonila Murillo)住在宏都拉斯西北部比亞努維瓦鎮(Villanueva),赫南德茲這個月沒匯錢回家,患有糖尿病的穆里蘿憂愁地表示自己沒錢買胰島素治療,她對《美聯社》表示:「我過得不好,沒有錢,沒有工作。如果你在這裡生病,你就會死。」

亞洲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亞洲是收到最多海外匯款的地區:印度2018年獲得的海外匯款金額是全球第一,達到790億美元(約新台幣2兆4044億元),第2名是中國,金額為670億美元(約新台幣2兆358億元),而菲律賓也名列全球前5名。

印度西南部喀拉拉邦(Kerala)仰賴旅遊業,而當地有數萬人在波灣國家工作並匯錢給家人,該邦收到的匯款佔印度獲得的匯款總額近19%。然而,印度自3月24日午夜起全國封鎖21天,喀拉拉邦的旅遊業收到嚴重衝擊,而依賴匯款度日的許多當地家庭也越來越憂慮。

喀拉拉邦36歲家庭主婦茉爾(Sajeela Mol)與丈夫阿里(Shabeer Ali)育有4個孩子,阿里平時在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吉達(Jeddah)的速食店工作,茉爾與孩子及生病的婆婆住在喀拉拉邦,一家人靠阿里每月匯回的150美元(約新台幣4558元)生活。(推薦閱讀:進擊的病毒》亞洲最大貧民窟「達拉維」失陷,13億人口的印度面臨重大考驗

茉爾對《美聯社》表示,沙烏地阿拉伯政府封鎖吉達等地區,阿里工作的快餐店關閉了,上個月阿里沒寄錢回家,也不確定這個月是否能拿到薪水。茉爾說:「如果我丈夫沒有錢,我不知道他能寄什麼回家。」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