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中文網)台灣《新新聞》發表張倩燁文章《WHO 專業外衣下的政治底色》指出,由於WHO總干事選舉細節是不透明的,候選人通常會和有能力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發展得到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密切關注。WHO總干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一月下旬訪華期間贊揚了中國政府應對肺炎疫情的措施與領導力。

文章說,目前美國仍是WHO的頭號資金貢獻國,而中國是第二大貢獻國。2017年年8月,剛剛當選總干事的譚德塞對中國進行訪問,中國方面與WHO簽署了一項諒解備忘錄,額外自願捐款兩千萬美元,用於支援WHO在全球開展工作。這等於是給新任總干事送了一份大禮。

李文亮仁心染塵,但仁心仍在,並未沉淪

台灣《報導者》發表文章《談李文亮最後的抉擇──滿屏的網路國葬,是否正推著中國轉向》指出,李文亮去世後,引發民眾巨大悲情的同時,也引發輿論上的激烈爭議。爭議主要在體制和民間社會之間展開。中國駐法使館就在其官網上發了一篇短評,義憤填膺地指責民間社會給李文亮貼上政治標簽,「居心不良,目的是分裂中國民意」,而特別突出李文亮政治上正統的一面,尤其強調"李文亮醫生是一名中國共產黨黨員"。

文章認為,即便逐漸與青春時代告別尤其與理想主義告別,逐漸主流化體制化。但是,李文亮與所謂小粉紅、與五毛水軍仍有本質分別。他可能膽小怕事,他可能隨波逐流,但並未失去愛的本能、獨立思考的本能。可以說仁心染塵,但仁心仍在,並未沉淪。

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作者認為,體制給李文亮最後的一擊,終於令他在最後時刻徹底醒悟。作為共產黨員居然未經組織批准,就接受了典型"境外媒體"的《紐約時報》采訪,他在最後一刻回到了自己的本心。這一點是官方無論如何都要刻意回避和遮蔽的。體制要他生是黨的人、死是黨的鬼,只是夾雜幾千萬人哀號怒吼的沖天海嘯,已撲面而來。

中共的大麻煩是疫症失控會喚醒大量中國人

台灣《上報》發表文章《中共官方戰時狀態令 來者不善》,作者顏純鈎認為,中國大陸的疫情,正在進入一種荒唐的狀態。一方面,武漢湖北的感染數字,因采用新的統計辦法而飛升,政府下死命令短時間內擴建十萬張病床,顯示形勢很不樂觀;另一方面,湖北以外地區,感染數字卻直線下降。如果湖北以外地區感染數字真的下降,按理是有利於復工的,應該大書特書以安定民心,但北京疾控中心卻又發出"大仗即將來臨"的警告,並說目前是"關鍵時刻"、"危急狀態"、"非常時期",甚至發布戰時狀態令。究竟是數字可靠,還是政府行政命令可靠,外人只好發揮高度的想像力去理解了。

文章認為,中共的大麻煩不是疫症,是疫症失控會喚醒大量中國人。人只有身家性命危在旦夕時,才會產生個人禍福無所依憑的巨痛,這種巨痛才會啟發他們去思考社會制度的根本問題,而到那時,民間廣泛的覺醒,才能推動社會變革。

[摘編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