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人數恐達911的80倍...美國為何淪全球確診最多?白宮台灣記者的4點直擊

這十幾年來,我一直在美國,報導這世界第一經濟體與全球第一軍事強國的新聞,但,現在我報導的美國,卻是新型冠狀病毒全球確診人數第一、死亡人數第三多的國家。

在寫這期白宮義見的4月2號當下,美國死亡人數逼近6000人,更不幸的是,最黑暗的時刻還未完全來臨,白宮所給出的最糟預測是——24萬人死亡——萬一如此,這將成為美國本土近年來最重大死亡災難「911恐怖攻擊事件」造成死亡人數的80倍。

這期我想為讀者點出五個原因,說明早知道事態嚴峻的美國,為什麼還是走向了最黑暗的時刻?

這期我是在家裡寫的,而非一如往常地在辦公室,因為美國首都華盛頓已經被宣佈為美國的「重大災區」,大華府地區也全下了「居家禁令」——若離開家門並嚴重違反禁令,將面臨最高5000美元(約合15萬新台幣)罰款,甚至被判坐牢一年。

其實過去一個月,我總想著要完成我之前說要做,我到印度採訪後的「西遊記」,但因為回到美國後,疫情一周比一周嚴重,因此「白宮義見」全聚焦在疫情上,所以完成我的西遊記也不知是何時了。

不過,說到印度,其實也能說明為什麼美國會走向最黑暗的時刻。

話說,在疫情初期,媒體都在探究,為什麼印度傳出的疫情很少,難道是惡劣環境讓印度人有特殊抗體、百毒不侵?說真的,就算是印度的「首善之都」,其首都新德里,環境都是難以想像的惡劣。舉一個例子,外傳不少印度人會隨地便溺,眼見為憑,這點我完全不能否認。

而印度政府其實非常清楚其「先天不足」,並知道一旦疫情傳開,印度恐將成為人間煉獄,因此印度政府其實從頭到尾是如臨大敵。

當我在2月底剛抵達印度時,就發覺他們非常嚴格地執行邊境檢查,海關人員各個都戴著口罩、手套,並且將旅客依來源地、去過哪,進行多個分類,並一一質問檢查。印度機場之嚴格,我的每一張機票都要被蓋上7、8個印章,而每個印章都是檢查的證據,才能搭上飛機。

後來,小心翼翼的印度總理莫迪乾脆宣布把這全球第二大人口國,「鎖國」21天,並且警告抗疫失敗的話,印度將倒退21年。

相較之下,當時,我在幾天後回到全球第三大人口國美國之後,發覺美國機場的入境檢查雖然依舊嚴格,但海關人員並沒人戴手套口罩,也似乎沒對旅客量體溫或做特殊檢查。

這不難理解,因為美國底子好,醫療科技一流,美國人是充滿自信。

我當時在印度報導川普記者會時,他就反覆說:美國控制的非常好,不用擔心。類似的話,他在回到美國後,至少又說了十幾天,要美國百姓完全不用緊張。

說回為什麼美國會走向最黑暗的時刻,原因非常多,一期白宮義見不可能都觸及,另外,戴不戴口罩這議題,也不是美國獨有,因為不少西方國家也這麼做,這期我想專門聚焦美國國情,談談我作為記者對美國的觀察。

第一點,我想就是不像印度先天不足,因為美國的強大與自信,讓其有些過於輕敵了。

回到1月底,美國和韓國幾乎是同一天爆出有確診的案例,在美國還慢慢準備時,韓國就已草木皆兵了,然後,整整一個月後,韓國對將近3萬5000人做了檢測,而美國呢,猜猜看當時對多少人做了檢測?1萬人,沒有。1000人,也沒有。答案是:500人不到。

沒檢測,就沒辦法確定疫情從哪來,又是怎麼傳播的。於是導致後來美國開始大規模檢測後,確診人數天天暴增,這時要控制疫情,為時已晚。

於是這就來到第二點——檢測不足

一開始美國政府堅持大家都要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試劑,但試劑一開始還設計不良,於是醫院測不出結果後,又往CDC寄,重新檢測,一來一往,寶貴時間都浪費了。

再加上CDC的試劑數量實在不夠,因此限制只有症狀嚴重的人才能檢測,而且還必須要先有醫生檢查確定不是流感後,才能做新冠病毒檢測。這樣,人都不知道要病到已經多嚴重了,外加感染了多少人,才能得到「官方認證」。而且這做法,還根本上地錯過對大量輕症或無症狀者的檢測,讓病毒有機可乘。

於是,像美國媒體《VOX》報導的標題就大大的寫著:「美國可恥的緩慢新冠病毒檢測,威脅著我們所有的人。」

接著,就要談第三點了,就是之前「白宮義見」談過的美國最大問題:不只沒有全民健保,而且無論是有保險或沒保險,都不保險。

因為美國的健保公司是各行其政,導致每個人收到醫療帳單時都像拆未爆彈,一不小心就被炸得傾家蕩產。

儘管美國聯邦政府一再說要給大家免費做檢測,美國國會也通過了立法,但十幾天前,還有報導說,一位波士頓的女士跑了三次急診室才被檢測出有病毒,然後,她收到一張帳單,要價將近3萬5000美元,約超過新台幣100萬。她震驚地說:「我都不認識有這麼多現金的人!」類似案例層出不窮,讓美國百姓光做檢測都害怕。

就算現在已有法律要求美國健保公司要做免費檢測,但檢測之後的治療,美國百姓多少還是要自掏腰包的,這恐怕會是更大的一筆費用。

現在全美國約有900家健保公司,但只有兩家,對,就兩家「承諾」會幫忙負擔醫療費用。百姓都有病在身了還害怕上醫院,就擔心破產,雪上加霜的是,現在美國失業人口激增,光在過去兩週失業的人,就來到史無前例的1000萬人。在失去公司健保與政府窮人醫保還青黃不接之下,一旦生病,那是更不敢上醫院了,這都讓控制疫情難上加難。

說到美國健保公司各行其政,這呈現出的美國另一大特色,這也來到第四點,美國聯邦和地方政府各管各的。

其實,美國總統和美國州長們並非從屬關係,因為他們都是投票選出來的,而實際上,州長的權力不一定就比總統小,所以這讓美國要像韓國一樣,要全國統一調度抗疫並不容易,像是美國人口第一大州加州,是美國最早下「居家禁令」的州,但,疫情並不輕的美國人口第二大州德州,在有高達5000人確診的狀況下還是讓州民能輕易出門。

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步調不一,也就讓疫情如雨後春筍,東冒一個,西冒一個。

也因為如此,還會看到總統和州長隔空對罵的畫面,現在最著名的,莫非是紐約州長庫默與川普的互嗆,光聯邦政府要不要給足呼吸器的議題,兩人就吵了十來天,兩人打對台也成為美國老百姓在災難中,小小的娛樂。

這也來到我觀察的最後一點,川普的角色

之前幾期也談過他一開始是如何雲淡風輕的,他的態度確實影響了部分美國百姓認為這就像流感一樣,當然,川普的想法可以理解,作為想競選連任的美國總統,想在保護百姓生命和維持百姓生計上取得平衡,確實存在兩難。

其實,川普當時還說過,進入4月天氣一熱疫情就會消失,但,就在3月最後一天時,很不幸的,美國新型冠狀病毒確診人數飆增到全球首位,不過,美國的最黑暗的時刻還沒完全到來。

川普在當天的記者會上說:「我希望每個美國人都為即將到來的最黑暗的時刻做好準備,我們將要經歷非常艱難的兩個星期。」

當天,白宮預估,最終美國因新型冠狀病毒而死的人數恐怕會在10萬到24萬之間,《紐約時報》報導,就算在這悲慘預測中「最好的」狀況下——10萬人,川普在他總統任內看到的美國人的死亡人數,恐怕將比杜魯門開始的五位美國總統,在朝鮮和越南戰爭看到喪生的美國人數加總,都還來得多。

每一條生命的逝去,都是一個家庭的破碎。

無論美國局勢接下來如何發展,作為一個記者,我也會繼續堅守華盛頓,為報導全球抗疫的新聞,盡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

責任編輯:陳慶徽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