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首席科學家怨疫請辭

    【特約記者謝維倩編譯】歐盟(EU)科學家、歐洲研究委員會(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主席費拉里(Mauro Ferrari),他在今年一月初走馬上任,成為這家歐洲最重要科研機構的領導人,原定任期四年。 費拉里教授有義大利和美國雙重國籍,是納米醫學的先驅。

     歐洲自三月以來已成為新冠肺炎重災區,義大利、西班牙、德國和法國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幾何級數地攀升,費拉里企圖說服布魯塞爾方面建立一個全歐聯盟的大型科學項目對抗新冠病毒(COVID-19,即2019冠狀病毒病),但是沒有成功,因而向歐盟主席馮德萊恩遞出辭呈。

    他表示,歐洲對COVID-19的應對令他失望,他曾經是歐盟的狂熱支持者,但疫情危機徹底改變了他的觀點,儘管對於國際合作的理想他依舊熱情不減。 歐洲研究委員會成立於2007年,旨在資助歐洲最優秀的科學家,每年的預算約為20億歐元。

    3月初,當時已可預見這場大流行病可能會是一場規模空前的災難,費拉里提議建立一個歐洲研究委員會特別計劃來對抗新冠肺炎。 他希望提供全世界最好的科學家們,各種資源和機會對抗這場大流行病,用新藥、新疫苗、新診斷工具、基於科學的行為和方法取代政治領導人即興發揮的直覺(缺乏科學根據往往誤判情勢)。

    費拉里說,但歐洲研究委員會一致反對這一想法,理由是體制內只允許科學家提出的「自下而上」的研究,而不是由歐盟領導人設定目標的、規模更大的「自上而下」的項目。

    但他主張,這不應該是過度擔心自下而上,或者是自上而下研究,講究循規蹈矩、官僚僵化行事的時候。

    當歐盟主席馮德萊恩就如何應對這場大流行徵詢他的看法時,他得到了第二次機會,他立即制定了計劃並得到她對該計劃作出了大量指示,但計劃在提交各層級後告吹。

    費拉里教授對歐盟「成員國之間完全沒有協調的醫療政策、屢次反對採取統一財政支援措施、普遍單方面關閉邊境」感到悲痛。

    這場大流行病加劇歐盟內的緊張局勢,並招致批評:一些歐盟成員國沒有與那些受新冠病毒打擊最嚴重的國家合作或表現出團結一心。

    歐盟危機管理專員萊納爾契奇(Janez Lenarcic)周二表示,當義大利死亡人數飆升時,歐盟成員國在開始時沒有提供幫助。 但現在情況變了,他宣布將調集羅馬尼亞和挪威的醫生和護士派往義大利。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