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蒨蓉近來出版新書《美麗心覺醒》,誠實面對自己。(盧禕祺攝)
李蒨蓉昨談到弟弟忍不住落淚。(盧禕祺攝)

李蒨蓉5年前發生阿帕契事件後,演藝事業全面停擺,不僅被廠商提告求償,家人也受嚴重波及,母親被公開汙名而崩潰、先生的公司遭銀行刁難、2個孩子在學校受到異樣眼光,更別說她自己內心不停出現絕望聲音。這幾年來,她靠親友支持與宗教力量重新站起,在新書中誠實面對那段過去,「曾經恨過自己,這是最可怕的恨,你恨自己所有事,學習等待非常重要,你要給時間『一點時間』。」

「當時覺得沒有明天,黑暗當中你不知道下一秒生存的力量是什麼,但最後還是透過一絲曙光慢慢找到現在的天空」。李蒨蓉在新書《美麗心覺醒:一堂價值上億元的生命成長課,一份天上掉下來的無價贈禮》發行過程,一度想臨陣脫逃,「心裡有很多不確定,也擔心世俗會抨擊,說我冷飯熱炒,但又覺得面對這些事,倘若沒辦法以文字把它化作正向能量,那這些發生都是枉然」。

曾同床異夢

當年事件發生後,李蒨蓉與丈夫李德立曾互相指責,「當我們發生口角、不愉快,難免彼此責怪,比如先生會怪我,若不是有阿帕契這個官司纏身,公司不會被抽銀根,財務就不會不順;我也怪他,要不是你不夠有錢,我現在也不用這樣苦哈哈」。但在信仰影響下,2人重新省視婚姻關係,「我們上了婚姻諮詢課,學會關鍵17秒,在17秒裡只講真實抒發而不是指責,聽的人要很有耐性」,過去她常因先生夜歸生氣,甚至鎖門不讓他進家門作為懲罰。

李蒨蓉現在學會對老公說溫柔話語:「晚上你不在,我看完電影還是好寂寞,小孩也好想你。」這不是為了引發對方愧疚感,而是表達自己內心感受。她先生一路陪伴與支持讓她感動,「最感謝他包容我,從我少年得志、心高氣傲,到現在覺得他慢慢認同我變成熟跟懂事,他的認同很重要,我們曾一度同床異夢,到現在是彼此最好朋友,哪怕是心裡最骯髒齷齪的念頭也互相分享」。

解父親心結

因為自小父母離異,父親又移民美國,李蒨蓉首次見到父親是在國三,小時候父親的缺席讓她被迫面對很多殘酷,包含同學嘲笑及外界異樣眼光。她出道後,因外景節目到美國探親,第一次見到小8歲的同父異母弟弟,「有一年我們去酒莊,他開車載我,他在車上說了一句『姊,我們是唯一的手足』。」提及此,她忍不住哽咽,「爸爸在我生命中好像是缺席的角色,他卻送我一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滿好的」。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