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山口組分裂的日文書籍:《山口組大分裂 「六神任」800日抗争の全内幕》。

日本第一大黑幫「山口組」自2015年分裂以來成員人數劇減,舊山口組(又稱「第六代山口組」)原本想藉排名第二的若頭高山清司,於去年10月出獄時力挽狂瀾,但仍不敵日趨嚴峻的組內經濟問題,及警察取締嚴格等窘況。且除山口組外,住吉會、稻川會等位居其後的暴力團組織,也出現衰退現象。

警察廳指出,日本政府於1992年實施《暴力團對策法》時,旗下約有22000名成員,號稱日本最大黑幫,泡沫經濟時期更一度達到4萬至5萬多名成員。當時組內由保守派「山健組」出身的第五代組長渡邊芳則,及武鬥派代表、以「經濟型黑幫人物」聞名的若頭宅見勝等2人為首,創造山口組的全盛時期。

由於日本法律對暴力團的規範漸趨嚴格,警方也加強取締相關違法行為,山口組等黑幫旗下成員數開始逐年遞減。據警察廳統計顯示,相較於2010年左右,山口組曾有約17300名成員,自2015年相繼分裂成「第六代山口組」、「神戶山口組」及「絆會」(前身為任俠山口組)後,截至2019年底,前述三個組織總計減少約5900人,暴力團勢力逐漸衰退的情形可見一斑。

從個別成員減少情形來看,「第六代山口組」(即舊山口組)本來想趁去年10月排名第二的若頭高山清司出獄時,力挽狂瀾,減緩成員流失的情形,但相對於2015年末分裂初期,第六代山口組旗下仍有約14100名成員,2019年底則跌破萬人,僅剩8900名成員;「神戶山口組」除有部分成員分裂至「絆會」外,也有部分成員是直接退出組織,沒有轉往其他分派。

人數跌破3萬 創歷史新低

值得注意的是,除第六代山口組等3家由山口組衍生而出的組織外,日本全國的暴力團人數,也在2019年底首次跌至3萬人以下,以約28200名暴力團成員的數據,刷新過去最少紀錄。一名以東京為據點的山口組幹部透露,近期有許多年輕組員莫名消失,其中甚至有人拿走組內資金潛逃,但都沒有其他幹部或成員去追查。

其他暴力團的情況也不樂觀,像是一名住吉會二次團體前成員就說,他之所以選擇金盆洗手,是因為加入暴力團根本賺不了錢,目前他已回到之前工作的工地,主要負責建築內裝工程等等。從成員規模來看,排名第二的住吉會從2010年底的約12600人,減少至2019年底的約4500人;排名第三的稻川會則從近萬人減少至約3400人,可見並非只有山口組出現成員劇減情形。

輝煌時代不再

《文藝春秋》指出,相對於現今警方管制嚴格,在昭和時代,暴力團的資金來源主要是賭博、賣春、秘密販售違法藥物(毒品等),及向商店街餐廳收取保護費等等;泡沫經濟時期時,暴力團更趁著地價高漲,將資金來源擴展至負責與地主、住家交涉,以確保建築用地的仲介工作,從中牟取暴利。一名當時賺進大筆錢財的山口組相關幹部表示,他那時雖然還很年輕,但已能開得起勞斯萊斯的汽車,每天不愁沒錢,只愁沒地方花錢。

泡沫經濟時期中後期,暴力團相繼與持有多家企業股票,濫用股東權力收賄的「總會屋」(又稱特殊股東),或是一般店家因利益起衝突,導致東京商店街不時傳出槍擊事件,最終迫使日本警方於1992年實施《暴力團對策法》,嚴格禁止暴力團向商店街的餐廳徵收保護費,導致日本全國暴力團人數開始從泡沫經濟後的高峰,即9萬人開始減少。

不僅如此,日本警方還乘勝追擊,於2011年10月底前,全國落實《暴力團排除條例》,禁止一般民眾或企業向暴力團提供金錢等好處,若違反多次很有可能被警方公開法人或個人姓名,許多擔心和暴力團扯上關係,有可能導致銀行借貸出問題的企業紛紛因此抽手。前述提到的住吉會幹部指出,暴力團原本只要巡視自家地盤,就能輕鬆月入1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7萬)的保護費,如今受此條例影響,每個月的保護費幾乎掛零,等同直接被警方切斷一條財路。

東京都警方去年10月實施修正後的新條例,除企業、一般民眾外,餐廳等飲食相關業者若有支付保護費的情形,也會受到處罰。據一名以東京為據點活動的暴力團幹部表示,這項新條例可以說是把餐飲業者逼到絕境,在警方查案時,業者硬不承認曾支付暴力團保護費,警方就會在店內仔細調查是否有違法行為,一旦查出,業者就必須在「承認違法並關門大吉」和「承認支付保護費」中選擇一項罪名,讓原本和暴力團合作的業者不得不選擇有利於自家生意的選項。(推薦閱讀:壓制新舊山口組火拼!日本警方佈下「山口組包圍網」,看到5名組員聚集就要抓

這項新條例實施以來,儘管有不少餐飲業者放棄與暴力團合作,但在今年2月時,仍傳出一名53歲的俱樂部歲業者,因支付一名51歲的稻川會旗下幹部保護費,而遭警視廳以新條例逮補,這也是這項法令實施約半年來,首次有店家遭捕。究竟無法收取保護費、人數逐年遽減的日本暴力團,未來會如何發展,備受矚目。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