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聯博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安聯收益成長基金,以及富蘭克林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以下簡稱為富蘭克林新固收),是最受投資人青睞、基金規模前3大的標的,在強基金網站也常成為投資網友的討論焦點。

然而,時值歲末年初,投資人在結算2019年各資產的績效時,卻發現相較代表全球股市的ETF—ACWI繳出22.55%的年度報酬(截至2019年12月12日止,以下皆同)、多數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券基金年度含息報酬的近10%,富蘭克林新固收的年度含息報酬卻是-3.03%,使得強基金網站討論區出現了「新固收還值得投資嗎?」的質疑聲音。

當基金淨值大幅落後時,問10人,9人會叫你快逃,只有1人會叫你冷靜。我試圖扮演那個呼籲大家冷靜、「用數據論數據」的角色,客觀分析這檔基金的表現,以及現階段的投資策略。

首先,在圖1中,對比富蘭克林新固收與代表其追蹤指標的新興市場本地債ETF走勢,在2019年7月以前,這檔基金與ETF走勢亦步亦趨,8月阿根廷總統初選爆冷門,尋求連任且深獲國際貨幣基金(IMF)認同的馬克里(Mauricio Macri),意外慘敗給反對黨候選人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引發阿根廷公債價格暴跌,富蘭克林新固收因持有阿根廷公債占比高,下跌幅度不但超過ETF,更使其報酬率由正轉負。

事發後,有許多媒體報導富蘭克林新固收出清或減碼阿根廷公債的消息,但強基金投資網友為實事求是,便直接詢問基金公司,得到的回覆是經理人哈森泰博(Michael Hasenstab)並未減持阿根廷部位,原因在於2019年8月阿根廷公債大跌當下若拋售,一來不好賣,二來拋售價格將賣在相對低點。

平心而論,我認為哈森泰博當下做了一個正確的判斷:「不在恐慌時胡亂殺低」,心想或許哈森泰博功力未減,只是時運不濟。

關於哈森泰博的操作風格,基金投資人並不陌生。他操作積極,勇於投資高息(高風險)資產,喜歡危機入市。但操作積極的副作用就是淨值波動大,偶爾會傳來災情,像2018年的烏克蘭公債、2019年的阿根廷公債,都是一時踩到雷。
投資基金這麼久,沒有一檔基金永遠績效很好,沒有一個經理人永遠不看錯,重點是看錯之後如何振作,力挽狂瀾。況且,我一向深信物極必反,冬天過後終會迎來春天,只要經理人沒有自亂陣腳,我看過很多逆轉勝的例子。

那麼,富蘭克林新固收能逆轉勝嗎?我還是「用數據論數據」來分析和研判,富蘭克林新固收的淨值目前是否處於相對低點,以及過去處於相對低點時是否有逆轉勝的能力。

累積型淨值走勢
才能反映配息基金績效

觀察配息基金的真正績效,要從累積型觀察,因為債券基金的主要收益來自配息,經理人的主動操作可爭取資本利得。而把配息留在淨值裡的累積型,可真實呈現配息加資本利得的整體走勢。如果觀察配息型,碰到一檔因為行銷目的而「配過頭」的基金,就容易失真。

圖2是強基金網站用來監測價格是否超跌的「FBI指標」工具,從圖中可看出,富蘭克林新固收A股累積型基金曾多次重挫,但淨值一旦跌過頭(接近或碰觸FBI綠燈),之後多數都有一段上漲走勢,除了2014年底的那一波,需修正到2015年再次碰觸綠色線條後,才迎來一個上漲波段。

FBI指標的參數原理,是目前價格跟過去平均價位的乖離率;如果偏離過去均價過遠,遲早會回到均價。換言之,目前富蘭克林新固收的價格,以偏離歷史均價的角度來看,有些跌過頭。

超跌之後一定會大漲?未來的事沒人知道,技術分析也沒辦法保證絕對賺錢,我們只能從中得知目前價位處於修正過後的相對低點。但即使未來不可知,經驗告訴我們在相對低點出場,並非明智之舉。

類似的操作心法可在強基金網站上搜尋「醜基金」的討論文章。醜基金指的是過去1年跌最多的基金,舉凡投資商品在經歷一段大幅修正的落底潛沉後,往往可能迎來一個波段漲勢,頗有老祖宗說的「物極必反」的哲理。原物料基金多次出現這種循環,而在2018年大跌,到了2019年大漲的中國A股基金,也是一例。

我不會為特定的基金業者說話,但我會就投資經驗就事論事,就數據論數據,將正確的投資觀念與心法分享給各位投資人。

小檔案_強大

學歷:國立大學商學院畢業
經歷:專業投資人
現職:強基金網站(fundhot.com)共同創辦人。強基金為目前國內最大共同基金討論社群,並研發股債FBI、匯率FBI、基金FBI、強腦等投資指標,讓基金投資有逢低買進的指標可供參考

延伸閱讀
買南非幣配息基金 謹記3要點
2重點篩出適合自己的配息基金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