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蒂稱贊當地中國人將整個城市的感染率降低到意大利平均水平的一半。這裡每10萬居民中有62例,全國則是115例。

(德國之聲中文網) 意大利普拉托的中國人最初圍繞著紡織工廠而慢慢聚集。現在這裡是意大利最大的中國人社區,有5萬名中國人住在這裡,佔普拉托總人口的四分之一。

當地最高衛生官員伯蒂(Renzo Berti)說:「我們意大利人擔心普拉托的中國人會出問題。相反地,他們的表現比我們好得多……在普拉托的中國人中,沒有一例新冠肺炎的病例。」

其實早在意大利傳出首例新冠病毒確診的三周前,普拉托中國人社區就開始實施封鎖。當時有許多中國人過完新年假期回來。他們感覺疫情可能很快就會傳播到這裡。

因此,當其他意大利人像往常一樣前往滑雪場,並擠入咖啡館和酒吧時,普拉托多數中國人像是在街上消失一般待在家裡。雖然街道上仍充斥著農歷新年的裝飾品,但是到處都是半荒蕪,商店也都關門。

「意大利人覺得我很奇怪」

56歲的意大利葡萄酒出口商人周先生(Luca Zhou)在中國出生。他在2月4日從中國飛回普拉托的家與妻子和28歲的兒子相聚。他當時就決定直接進入臥室隔離14天。

他說:「我們已經看到了中國所發生的一切,我們為自己、家人和朋友感到恐懼。」

他在隔離結束後,出外都戴口罩和手套。他說,街上其他少數中國人也這麼做。他說:「我的意大利朋友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試圖向他們解釋,說他們應該戴口罩……但他們不明白。」

他也說:「當我回到普拉托時,沒有意大利當局告訴我這件事。我們自己做。如果不這樣做,我們都會被其他中國人和意大利人感染。」

23歲的大學生鄭同學(Chiara Zheng)從中國返回意大利後便開始隔離。她說:「我意識到局勢的嚴重性。我感到有責任為其他人和與我親近的人這樣做。」

意大利羅馬一面牆上畫了一名中國餐廳老板提醒大家不該對病毒無知,要保護自己。

其實意大利早在1月31日對中國實施禁航,是少數很早就采取果斷措施的國家。不過仍有許多中國居民透過第三國返回意大利。

2月8日,意大利關閉了所有學校一個月前,當局就告訴從中國休假返回的學生可以不用去上課。當地的最高衛生官員伯蒂發現,這些學生和他們的家人對這個做法的接受度很高。

他開始觀察到當地中國人對於相關的政策相當主動配合。當政府建議他們進行自我隔離且接受遠程健康監測時,立刻就有360多個家庭,約1千3百人登記。

到了2月下旬和3月初,意大利疫情開始蔓延,一些仍保有中國公民身份的家庭甚至開始把孩子送回中國給親戚照顧。因為他們對周遭意大利人輕忽的態度和行為感到很震驚。

米蘭的餐廳老板吳先生(Francesco Wu)是意大利企業聯合會(Confcommercio)的代表,他說自己2月份時就敦促意大利同行先暫時關門,不過當時沒人贊同。

他說:「當時沒人相信會發生這件事(疫情)……現在像特洛伊城在燃燒時,我們都被關在裡面了。」

有傳聞說,意大利的中國人幾乎都采取了類似的預防措施。不過這還需要意大利衛生部提供全國性的社區感染率數據來佐證。但是對普拉托的華人來說,主動防控的措施讓他們在疫情重災區逃過了一劫。

鄒宗翰/楊威廉 (路透社)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