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One-Forty創辦人陳凱翔:當孩子不走安穩路,爸爸媽媽支持嗎?

作者\媽媽經編輯部

在台灣的家庭,媽媽通是相對弱勢的一群;而在職場,移工則相對一般勞工弱勢;對移工媽媽來說,這兩種身分兼而有之,她們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照顧別人的孩子或父母,自己的孩子對媽媽的印象,多停留在襁褓時期,只能透過通訊軟體、郵寄照片、三年見一次面…一邊努力工作,一邊努力地與海外的家人維繫感情。

One-Forty創辦人陳凱翔:我在協助移工,卻從她們身上學到更多

你知道嗎?自2018年起,台灣的移工人數已衝破70萬人,意指台灣每33人就有1人是移工,非營利組織One-Forty致力於協助這些海外移工在台灣的生活,透過進修教育、社群活動,讓移工在異地漂流中,學習和台灣人相處,建立自我認同與歸屬感。創辦人陳凱翔告訴我們,這些移工多半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很多人都是媽媽,「她們在東南亞有小孩,選擇來台灣工作,是為了讓孩子過更好的生活。」

陳凱翔,one forty,移工,創業

特別的是,陳凱翔畢業於政治大學企管系,身邊的同學多半踏入有高薪前景的金融業、穩定的大企業,他卻選擇走向顛簸未知的創業之路,對此,他其實很感謝家人的支持,「其實一開始也不知道自己對什麼感興趣,我覺得我很幸運,家人給我很大的空間,嘗試不一樣的東西。」

媽媽的另類教養:花零用錢的時候什麼都管,只有買書她從來不管

凱翔的父親本身就是創業家,凱翔的妹妹出生之後,媽媽就專職當家庭主婦,小學的時候,媽媽對他們多有要求,並非要求考100分,而是該做的事情、該複習的功課,就要好好完成;到了大學,爸爸媽媽已經不太需要「管孩子」了,適時放手,在一旁陪伴就好。

此外,凱翔回憶,小時候媽媽給零用錢的時候,常常會叮嚀他有些東西太貴了,不要浪費錢。唯獨「買書」這件事從來不曾有意見。「我房間有一大面的書櫃,上面全部都是書,只有買書跟閱讀這件事,她從來不會限制我。」

父母給予孩子最大的自由,就是任其去探索,也是因為熱愛閱讀的習慣,凱翔在大學時無意間看到有關無國界醫生的書籍,埋下了日後到東南亞壯遊、回台創立非營利組織的熱血因子。

陳凱翔,One-Forty,青創,創業

陳凱翔的家人每年都會出席One-Forty的活動,來源:One-Forty

青年創業的精神:讚頌失敗

談及生涯規劃,捨棄穩定的金融業,會不會感到後悔?凱翔認為:「如何發揮自己的專業,同時又能幫助其他人,對我來說,這就是有意義的工作。」然而,非營利組織不是一條好走的路,何況關注的又是相對冷門的議題,當初想創業時,父母也曾憂心忡忡地問,這條路妥當嗎?但是,每一年One-Forty舉辦了大型活動,凱翔的家人都會全員出動,從未缺席。

青年創業等同於做一件沒人做過的事,除了面臨產業的巨變與不確定性、撫平家人的擔心、解決經濟壓力、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還要想破頭擴大品牌的影響力,這些都是困難的地方,「從相信到實現的路很長,所以,我們選擇『讚頌失敗』為企業精神的slogan。」

陳凱翔,One-Forty,移工,創業

翻轉移工媽媽的命運:認識好書伴計畫

共同的信念能夠跨越人心相隔的壁壘,在One-Forty組織中,移工不再只有可憐、歧視、被雇主剝削的悲慘圖像;相反的,樂觀、開朗、遠渡重洋的母愛、對孩子的思念,移工媽媽的共同信念傳遞了母親最正向的力量,提醒了我們,撕掉刻板印象的標籤,你我都是媽媽,為了孩子與家人,我們辛苦又快樂著。

One-Forty,東南亞移工,移工媽媽

她們是移工,也是媽媽,來源:One-Forty

一、什麼是好書伴計畫?

One-Forty 從 2015 年開始長期投入東南亞移工教育培力,也持續創造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的互動、交流與同理,看見彼此身上的故事和價值。

好書伴計畫是一項針對全台灣移工的創新教育學習計畫,透過每年寄送 1000 包的專屬學習包,讓剛來到台灣的移工都能獲得免費的實體教材與線上學習資源,無論是在全台灣的任何一個城市、偏鄉、外島,移工們都能在工作之餘學習中文、認識台灣文化、創造與雇主更好的溝通,也感受到台灣人的善意。

二、好書伴學習包裡有什麼?

經過 1500 個日子第一線與移工相處的累積經驗,One-Forty 持續依照移工需求客製化設計專屬學習包:移工在台灣生活所需要學習的中文完整教材、作業本,也有周邊系列的小物件如薑黃飯塔、歡迎信、學生證、書籤和徽章等,整份學習包像來自台灣的見面禮,也是台灣人的一份善意。

藉由好書伴計畫,希望寄出的每一份中文學習包都能實際改變一位移工在台灣的生活體驗,甚至促進一個家庭中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的互動與理解。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