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德國之聲中文網)2016年,剛任天津市委書記不久的李鴻忠在一次市委會議上第一次在中國官場喊出了"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的"名言",輿論普遍將李的行為視作投機,雖然其"絕對忠誠"的對象是要指向習近平,但也不敢公然表達此意,而只能用"忠誠黨"做遮掩。

時隔近四年,李保持的這個記錄終於被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打破,後者日前在濟南市召開的宣布孫立成為市委書記的領導干部會議上對孫的評價是,"政治素質好,大局意識強,對黨忠誠、對總書記忠誠,組織領導和駕馭能力強,改革創新意識強,作風務實扎實,勇於擔當、敢於負責,公道正派,勤勉敬業"。

眾所周知,中共在調整各級政權主要領導干部職務時,都要召開該級政權的領導干部大會,中央組織部或上級領導要出席會議並對走馬上任的主要領導做一番政治評價,盡管這個評價基本是走過場,卻是一道必要程序。當然,大多數的政治評價都千篇一律,老生常談,毫無生氣,但偶爾也會出現細微差異。這次劉在領導干部的調整中公開打出"對總書記忠誠"的旗號,與其說他認為孫忠誠總書記,不如說他要借此場合,向習作一個"忠誠"的政治表白,故與李鴻忠堪有一比。

但這會是劉家義的個人投機行為,還是習要通過劉向黨的高級干部傳達將在全黨搞一次"忠誠總書記"的個人崇拜和效忠運動的信號?如是後者,人們將會看到,在有關干部的任免中,會有越來越的地方把"對總書記忠誠"作為對領導干部任職的政治評價。

新冠疫情讓北京領導層陷入壓力(2月2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

從表忠心到個人崇拜

在當下時刻,習內心裡應該也想在全黨再搞一次個人崇拜和效忠。之所以說再搞一次,是已經試過一次。在個人崇拜和效忠問題上,他雖然沒有毛的自信,不敢在全黨公開說"還是要有點個人崇拜",但即使是毛,真要在全黨搞個人崇拜和效忠,也是先從個別或少數領導干部的表忠開始,然後形成群集效應,使那些不願表態的領導干部受到心理壓力,不得不跟隨宣誓效忠。從這個角度看,即使習沒有暗示劉這樣作,當劉喊出"對總書記忠誠"後,他也會竊喜,因為黨的高層干部裡,從來不缺為往上爬而出賣靈魂的馬屁精和吹鼓手,當他們看到同僚這樣做得到政治褒獎後會爭先恐後出來宣誓向習效忠的,就像李鴻忠喊出"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隨後在中共和軍方的高層掀起一場效忠比賽,一個比一個高調和肉麻。習現在也需要黨內尤其高層形成此種氛圍,以向外界表明他仍然牢牢掌控大權。

盡管如此,把劉此番"對總書記忠誠"之言看作是他個人的政治投機行為,不大可能受到習或明或暗的指示,更符合實際情形。因為假如是後者,新科濟南市委書記孫立成在看到自己的頂頭上司說出這個話後應會在會上作出同樣表態。但孫雖表示要"始終對黨絕對忠誠",把"兩個維護"鑄入靈魂、化為行動,終究沒有說"對總書記忠誠"的話,盡管這不表示他不忠於習。

人心囂動

那麼,劉為什麼要在此時進行政治投機的賭博?一種極可能的情況是,習的處境在習家軍看來,有一些微妙的不安,因此需要通過全黨至少是高層領導干部的效忠來鞏固習之權威。此次劉和4年前李的表態,關鍵區別就是背景不同。16年底和17年的習近平,其權力處於上升期,他已在18屆五中全會獲得黨內"核心"稱號,全黨都預料19大會將習思想寫入黨綱。這一時期中國的國際環境也不錯,中美雖然有些摩擦,但尚未交惡,一路一帶和亞投行都開展得比較順利,外交攻勢似乎很有效果,國力達到中共建政以來頂峰,習自己也是信心滿滿,頗有君臨天下之勢。故李鴻忠不失時機,做出了稍有廉恥之心的官員都不會做的那那番表忠,隨後他得到將會升遷的暗示褒獎,官員也就成群結隊學李拍習的馬屁。

但如今內外環境都有了徹底改變。盡管習近平大權在握,然而神話早已破滅。習在19大廢主席任期,無限連任已經引發黨內改革派和社會自由派的強烈不滿,中美的交惡和交手尤其是近兩年的貿易戰讓中國經濟、社會不滿以及國際環境迅速惡化,其形象已經跌落。屋漏偏逢連天雨,去年香港發生抗議,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引發民怨,習受困於一種無形、未知但卻能感受到的權力危機,並終於演化成2月以來,自由派知識分子和紅二代、地產商任志強先後對習公開撻伐,讓中共高層受到震動,在全社會和黨內產生強烈共鳴。這種情況習本人或被信息蒙蔽,不一定感知明顯,但其親信、幕僚以及習家軍是能夠了解社會發生的此種微妙變化。

劉家義乃重慶人,長期在審計系統工作,是技術官僚,之前他和習沒有太多的工作交集,不屬於之江新軍,但在2017年4月突然空降經濟大省山東,任省委書記,這在中共干部史上,也是打破慣例。應該說,從此刻起劉就被劃為習的人馬,其政治生命被拴在習身上。不排除他在這個微妙時刻也要效法李鴻忠,通過進一步的政治表忠,指望在中共20大躋身政治局。但從另一面,他亦是看到中共高層目前政治生態的變化對習的不利。最近海外傳出幾次對習的公開信,包括所謂企業家群體對習的公共信,雖然後者多半是子虛烏有的偽托之作,但這些公開信反映的是在疫情時刻黨內社會人心的囂動,此時,作為習家軍的一員,要想習近平的權力和權威不在林林總總的各種謠言和人心的變動中受損,就必須站出來捍衛,而最好的方式,就是從中共強調的抽象效忠黨,變成具體的效忠黨的總書記,即習近平個人。

這或許是劉家義發出"對總書記忠誠"評語的行為動機。

不過,劉家義很可能不如李鴻忠運氣好,由於時空環境和社會人心的改變,此次估計不會有眾多高官跟隨他向習效忠。這或許就是習的麻煩所在,雖然其總體權力至少近期不會受太大沖擊,但社會和黨內高層都在觀望,這會使習每走一步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