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墨西哥。(AP)

美墨邊境是世界上最繁忙、人員來往最頻繁的邊界之一,在3月下旬美國關閉邊境觀光旅遊路線之前,美墨交界每天平均有100萬人次合法穿越。近期美國成為全球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熱點,確診數突破18萬,墨西哥似乎擋住北方鄰國的失控疫情,迄今有1215位新冠肺炎病患,占美國確診總數僅0.6%。

美國加州病例超過6200宗,而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Baja California)僅23例。美墨兩地只隔一條邊境,為何疫情嚴重程度差這麼多?《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3月31日分析指出,一部分是因為墨西哥有應對傳染病經驗,且出現首例確診的時間點比美國晚;但墨西哥防疫作法與南韓等國完全相違,不採擴大篩檢,而靠流行病學模型調整政策,有專家認為墨國遲早會淪為下一個美國。

防疫方式獨樹一格:不增加篩檢 從研判流行病學模型著手

墨西哥的新冠病毒流行曲線還在發展初期,該國直到2月27日才出現首位確診感染者,而美國早在那之前的1個多月就出現案例。以往美國人擔憂墨西哥境內的非法移民、毒品問題外溢,現在反倒是墨西哥擔心美國輸入新冠肺炎病例。墨西哥3個邊境州首長呼籲總統加強控制措施,以限制病毒從美國入侵。

墨西哥的防疫戰略與其他國家完全不同,墨國多半是依據流行病學模型來及時調整策略,而不像南韓等多數國家靠著廣泛篩檢、找出感染者。「這是技術上合理的賭注,」墨西哥健康部副部長洛貝茲‧蓋特爾(Hugo Lopez-Gatell)坦承這種作法有如博弈。墨國當局賭他們可以即時改動政策,即使新冠病毒已經成功「騙過」美國和歐洲各國的衛生官員。

墨西哥有應對傳染病的豐富經驗,2009 年全球爆發H1N1新型流感,墨西哥與美國首先淪陷,當時墨西哥也沒有急於擴大篩查規模。洛貝茲‧蓋特爾坦承,墨西哥的官方確診數字並不等於實際感染人數,「世界上任何重視公衛的國家都知道,我們只能知道流行病的一部份特徵,另一部分則是探測不到的。」他補充指出,據研究估計,每年普通流感病患應是官方通報數字的10至15倍。

但洛貝茲‧蓋特爾堅持,真實感染人數不是防疫重點,重要的是確認病毒感染在何時何地開始呈指數增長,「你不會去採檢3億美國人,科學方法可以協助我們找出,準確評估感染人數所需的樣本數量。」

從新冠疫情在世界其他地區爆發開始,墨西哥當局就對疑似病例進行了檢測, 確診感染後,官員會試圖追蹤、隔離接觸者。當局還密切關注了當地季節性流感病例有無出現異常高峰,目前沒有發現任何異象。

3月24日,墨西哥宣布疫情已進入社區傳播階段。自那時起,全國各地的篩檢站加大篩檢能力,已對每位患有嚴重肺炎症狀的疑似病例進行篩檢,另有10%輕微症狀的疑似病例也接受了檢測。墨西哥每百萬人僅進行65次測試,相比之下,美國每百萬人完成2250次篩檢,但洛貝茲‧蓋特爾指出:「(墨西哥)這些樣本數足夠我們建模、估算流行病學相關信息了。」

墨西哥前國家流感研究專員馬西亞斯(Alejandro Macias)則表示,該國初期沒有完成足夠篩檢數量,因此政府很難確定何時開始社區傳播。他認為篩檢能力落後源於國家預算不足。

墨國遲不執行限制措施,直到出現社區傳播才加大封鎖

然而依據流行病學模型來「見機行事」,賭注的代價是珍貴的人命。有公衛專家警告,如果事實證明墨西哥太晚才推出限制措施,那麼它可能會成為下一個義大利或紐約,墨西哥的醫療資源比這些地方還要少,醫療體系會更快垮掉。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統計,墨西哥人均病床數是美國的一半,照護人員數量僅美國的1/4。

墨西哥當局已被質疑反應過慢,部分地方官員也批評聯邦政府的戰略有誤,病例數量的統計令人懷疑。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爾(AMLO)還被痛批拖防疫的後腿,衛生當局很早就呼籲市民不要親吻擁抱,總統卻在出訪時與上千支持者擁抱握手。

墨西哥當局解釋盡可能延後限制措施的原因是,該國近60%勞動人口都屬於「非正式部門」,例如路邊攤販、臨時工,這些弱勢民眾沒有積蓄,若政府不允許他們出門工作,他們在還沒染病之前,就可能會全家餓死。洛貝茲‧蓋特爾說,在情況惡化到絕對必須封城之前,將這些民眾「禁足」會造成更可怕的損失。

儘管祕魯、智利等其他拉美國家自3月中旬後,陸續發布緊急狀態,墨西哥也不改鼓勵群聚的立場,保持機場、商店開放。墨西哥疫情急速上升的拐點很明顯在3月23日之後,每日新增病例遽增,一週內多了689人確診,政府才加強限制措施,敦促民眾留在家中。3月30日確診人數突破千人大關,墨國政府才宣布進入衛生緊急狀態,關閉學校、商店,非必要活動禁令延長到4月30日。

墨國傳染病學專家:我們遲早會像美國那樣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National 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Mexico)傳染病學專家德里昂(Samuel Ponce deLeón)指出:「現在好像大家都覺得只要多篩檢,就可以解決問題。但篩檢的成效還不明確。沒有人能夠複製南韓的成功。」

德里昂強調,美墨「處於流行病曲線的不同時刻」,如果墨西哥病例數急劇增加,那麼墨國醫院將要承受與美國某些醫院一樣的危機。這位專家也坦言:「我們現在還沒有這情況,但遲早會遇到。」(推薦閱讀:愛在瘟疫蔓延時》太浪漫!封國也無法阻止的跨國黃昏戀曲 8旬情侶每日相約德國丹麥邊境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