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寧靜的勝利。

沒有大聲歡呼,沒有慶功宴,欣喜若狂的李欣怡與3位小組成員走到實驗室裡大片落地窗,用手機對著窗面反射投影拍張紀念照。從2月8日開始合成到那一刻,剛好是11天。

接到任務那天是2月2日。國衛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所長陳炯東看到瑞德西韋1月底在美國首例新冠肺炎病毒患者身上,展現不錯的效果,隨即要求李欣怡等人開始研究,2月5日開始訂購原料,8日正式開始合成。

從此,33歲的李欣怡回家時間經常從晚上7點左右,延後到凌晨2、3點,隔天上午8點半一樣要進實驗室。為了讓同事趁空檔休息,帶領團隊的國衛院助研究員王文傑索性買張能自動充氣的氣墊床擺在會議室,「回不了家的人,就乾脆睡辦公室。」

她回憶,一直到20日毫克級合成達標那天,才有休息的感覺。但沒想到事情還沒結束,21日早上回到辦公室,李欣怡獲知院方決定乘勝追擊往公克級邁進,一行人又埋進實驗室,持續5天,一直到2月24日才完成階段性任務:「很巧,兩次結果都是在凌晨出來,一次是6點多,一次是快3點。」

瑞德西韋合成背後佈局:練兵

這場勝仗不只是階段性的勝利,背後還有個更長遠的佈局。

其實同一時間,陳炯東也在竹南院區組成一支團隊,分進合擊,同樣瞄準瑞德西韋。兩隻團隊全由7、8年級生的「土博士」組成。76年次的李欣怡在小組已經是「學姊」的角色,輔佐同樣出身輔仁大學化學所得學長王文傑一齊衝刺。

陳炯東坦言,瑞德西韋一役除了要合成藥物,同時也為了「練兵」,證明台灣訓練的年輕人才,當國家有需要時,能貢獻即戰力。

巧合的是,就在包括國衛院在內等多個台灣研究機構相繼在瑞德西韋合成上有所進展時,台灣也在二月底確定列入瑞德西韋臨床試驗名單。「這很少見,在亞洲只有新加坡與南韓,」陳炯東笑說,「我不敢講跟我們的開發有關,但這確實是理想的發展方向。」

理想的戰略進展,建立在一次又一次的戰術成功。在藥物合成裡的衝刺,與其說是短跑,更像是未知領域裡只看得到目標的障礙賽,從起點購買原料開始,逐步探索到達目標的步驟與細節。

雖然藥物臨床實驗會有論文與文獻,但為了保有技術優勢,藥廠通常會省略關鍵細節,例如反應時間與原料比例。此外,就算相同步驟,環境條件也會影響結果,必須實際操作才看得出差異。

原料嚴重缺貨,合成增添不確定性

但最頭疼的還是原料取得。因為瑞德西韋爆紅,合成用的原料藥一掃而空,缺貨程度出乎意料之外。時間不等人,如果要等其他國家的藥廠合成好,最久要兩個星期。自行合成原料雖然是唯一出路,但如此一來,原本10個步驟,就得擴大到14、15個步驟。

換句話說,李欣怡與團隊的工作,就像按藏寶圖尋找寶藏,卻同時要處理地圖不完整、路段不通與買不到鐵鍬的問題,除了要鍛造工具,還得確認眼前的路是否行得通。一旦不通,就得回到第一步,從頭開始。

要從毫克晉級到克級,還有另一個挑戰。「小量變大量時,產率(生成物實際產量/生成物理論產量)有時候會改變,產率會決定一開始的原料要準備多少量,」李欣怡分析,「另外,步驟也要更小心的控制,25毫升與500毫升的難度大不相同。」如果要到公斤級,就得再找藥廠合作。

要克服複雜實驗環境與缺料劣勢,李欣怡與團隊用合作彌補。王文傑與李欣怡負責推進進度,建立實驗步驟並且驗證,兩位研究助理,徐子軒與呂紹億就根據前面已經建立的步驟,提高合成速度,讓兩位前鋒就算不斷失敗,還有持續嘗試的燃料,不需要完全從頭開始。

前線衝刺愈快,後勤支援跟進速度也要更快。

從2日開始一路忙到24日,衝刺19天,終於完成階段性任務。雖然瑞德西韋還在臨床實驗階段,效力有待驗證;但就算不如預期,她也準備好繼續衝刺,「還是可以從失敗中找到原因,不會完全沒有效果。」

前線後勤同步作業,19天衝刺達標

細看李欣怡的名片,會發現背面英文名有立可帶塗改過的痕跡。原來是廠商印錯字,每次只要換名片,她就預先用立可帶加工。

這是李欣怡細心的一面,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最大的罩門竟是方向感。這位在朋友圈裡出了名的「路癡」,公車搭反方向是家常便飯,剛到國衛院竹南院區報到那天,到院區內其他大樓繳交資料後,回到中央草皮就不知道回去的路。王文傑發現不對勁,才叫人去把李欣怡接回辦公室。

生活中常迷路的李欣怡,對人生職涯倒沒太多疑惑。從28歲博士班畢業算起,李欣怡工作資歷不過4年,但談到做實驗,若從高中開始算起,卻有超過15年的經驗,與其說是工作,更像是志業。

「之所以喜歡化學,是因為喜歡看得到實驗的變化,」

李欣怡回憶,她從小對國文、歷史與地理的興趣就是遠不如化學,至今亦然。至今,就算閒暇時看電視劇,她對古裝劇還是敬謝不敏。

「男生擅長理組,女性擅長文組」的刻板印象,15年前要比現在僵固。就連化學系同窗畢業後,女性大部分還是轉作文書工作。「有些同學會擔心實驗傷身體,」她笑說:「不過很多同業還是有生小孩,所以應該不用太擔心。」

雖然博士班畢業後,她一度對實驗室生活感到倦怠,考慮轉行專利師,但想到要坐辦公室看文件,她決定還是待在實驗室。

職業難逃偏見,用成績向家人證明

她坦言,一路走來聽到不少對於化學工作的偏見。「很多人以為食物添加物是我們做的,但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李欣怡語氣透露著些許無奈。一直到二月完成瑞德西韋合成,得到媒體關注後,家人才對自己的工作有較明確的認識。

雖然看似個性沈穩,但李欣怡有個埋藏已久的野心:「成為女強人」。她對「女強人」怎麼定義?

「可以獨當一面,不需要太靠別人,」

就像在實驗室裡一樣,遇到問題可以自己解決,不需要主管操心,甚至成為成員仰賴的依靠。

只是,談到這裡,她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不過,我朋友聽到我這個夢想都會噗嗤一笑,因為我的路痴實在太嚴重了,」講到這裡,她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熬夜做出「口罩地圖」!這群用鍵盤救國的熱血工程師:就算只能幫大家節省10分鐘,我也要寫

★ 一鍵加入Cheers【LINE@】好友:職場最新資訊完整掌握

------------------------------------------------------------------

【本日推薦新聞影音】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