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Joeman給自己8分的快樂指數評分,他認為做這行要有個認知跟覺悟,被霸凌就是我們的職業傷害。副刊攝影組攝

圖說:HowHow快樂指數雖然自評10分,是受訪者中唯一一位自評快樂滿分的創作者。副刊攝影組攝

圖說:阿滴快樂指數給了自己8分。副刊攝影組攝

圖說:人氣YouTuber聖結石,分享被酸民攻擊心境,給自己的快樂指數自評只打了6分。副刊攝影組攝

【蘋果日報副刊3C組/綜合報導】據全球領導性網紅行銷媒合平台Influencer Marketing Hub 2019年的預估報告,全球網紅行銷規模上看65億美元(約近2000億元台幣),其中YouTube更是受眾高,廣告收益大的網紅平台。《蘋果》獨家專訪10組總訂閱人數相加達1275萬、各領域的YouTuber,包括阿滴、Joeman、聖結石、黃阿瑪的後宮生活、HowHow、白癡公主、黃氏兄弟、黑羽、電獺少女、阿傑,自評自己的快樂指數,並揭祕創作過程最大壓力來源。

如果從1~10分自評現階段的快樂指數?HowHow給了10分,Joeman、阿滴和黑羽都是8分、電獺少女的Emma及宇恩都給7分、阿傑7分、黃氏兄弟瑋瑋8分哲哲5分、黃阿瑪的後宮生活志銘7分狸貓則是6分、聖結石6分、白癡公主5分,平均下來7.07分看起來「還過得去」,大家普遍覺得能從創作中獲得滿滿的成就感,還有隨著人氣而獲得搶先體驗新產品以及與名人合作的機會。

然而,成名以後首要面對就是躍升成公眾人物開始備受注目。HowHow雖然給了自己10分,但他發現自己愈來愈沒有私生活,像是工作排擠到私生活的時間,甚至是連外出都常被認出因而無法單純逛街。而在2017年人氣大爆發的聖結石,很快地累積到百萬訂閱,名氣和財富不斷成長,快樂指數並沒有正向加分。

現階段為自己打了個偏低的6分,聖結石說:「如果是2017年的話,我快樂指數更低,可能只有1分吧。」當時他的真實生活只剩下睡覺和工作,毫無生活品質可言,甚至根本沒有辦法走在路上,更別說是逛街,就連在路邊吃飯,隨時都有人在拍照,活像是櫥窗內的模特兒。

■網路攻擊言論成職業傷害

被放大檢視,連帶酸民的攻擊已經成為YouTuber的日常。對於印象最深的一句話,黃氏兄弟的瑋瑋說:「這年頭像你們這種人也能紅?」電獺少女宇恩想到,看到最多的酸民留言就是「覺得電獺少女都是讀稿機」。對於自己付出的努力被漠視,創作者總是暗自傷心,宇恩憶及剛入行時曾因為酸民的留言攻擊,躲在廁所流淚。

不過,也有承受不住的像在國外擁有80萬訂閱的美國YouTuber「Etika」(本名Desmond Amofah),由於網路酸民的言論攻擊,於去年6月跳河自殺身亡,得年29歲。Etika的密友表示他生前過度黏著於負面留言,在一次與警察起爭執時他竟開起直播,前後吸引2萬人觀看,網友戲謔式地留言「又在為鏡頭表演了」或是留下小丑emoji,沒有人站出來聲援,因此種下他日後的輕生悲劇。

對於酸民攻擊,HowHow發現,有些以前是他的觀眾、但現在不是的網友會說:「可能以前比較好笑,現在已經不行了」或是笑他「江郎才盡」,不過他釋懷地表示:「講江郎才盡至少也是有點褒的成分在裡面,因為至少以前是江郎,然後現在才盡了。不過,聽到江郎才盡還是會有點走心。」Joeman則強調,做這行要有個認知跟覺悟,被霸凌就是我們的職業傷害,「如果一個人無法忍受他的職業傷害,那你是沒辦法在這行生存下去的。」

■專家:調整心態理性迎擊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忠孝院區精神科醫師李旻珊建議,面對酸民攻擊先做好心理建設,調整心態。她說到:「可以先自省有沒有需要調整的地方,調整完之後就先放下它,若你一直執著在這個點上,就是提醒網友還有能攻擊你的地方,但也非完全不理,而是看有沒有意見是中肯的,如果有就可以做調整,但若是太偏離主題或接近人身攻擊,那就當是網友自己造口業不要理會。」

本身也是YouTuber的瑩真律師則提供保護自己的建議:「一定不能夠退縮。」因為當酸民感受到你是退縮、忍讓的態度,霸凌的情況就會不斷出現,反之,如果展現出無所畏懼的樣子,你敢來、我就敢告的態度,霸凌者也會有所警惕。而且,在法律上也絕對能受到保護。

無論留言內容是做夢夢到的、改個名字、取個代號等等,瑩真律師表示,只要從文章脈絡裡面可以清楚的知道,是在指涉特定的人,其實都能告得成功。她特別提醒一點:「證據永遠是最重要的,因為法官要憑證去做判斷,所以遇到霸凌要做好蒐證,先截圖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步驟。」

■習慣晚睡過勞成生活常態

除了言語霸凌之外,光是題材的發想、設計拍片腳本、準備材料錄製、後續剪輯等,就是周而復始大工程,也造成YouTuber們過勞的狀況。全球訂閱數最高、突破1.03億的瑞典YouTuber「PewDiePie」,2010年建立頻道以來便維持每天更新影片,迄今已上傳超過4000部影片,而長年累積的壓力使他拍片直呼「我累了!」,並於今年1/16宣布暫別YouTube,為圈子投下了震撼彈。

快樂指數自評10分的HowHow提到,自己在2018年應該算是最拼的一年,因為最常上發燒影片,如果要講過勞指數可能達到9.5分。最大的癥結點來自於時間壓力,舉例來說,可能中午要出一個腳本,但其實一直到凌晨兩三點,HowHow都還沒有任何頭緒,而這樣的事情,在當時幾乎是每一、兩個禮拜都在發生,「就是被時間追著跑,但是自己知道身體好像不行了。」

而相對快樂指數只有5分的白癡公主,她表示:「還是上班族時就是夜貓子,身份變成創作者時更嚴重,睡前會想東想西。」通常半夜12點才是她創作湧現的時刻,稍不注意,可能又是天亮才入睡,對於自己的過勞指數打到8分,而面對壓力,YouTuber們不外乎是運動、大吃、在家追劇或是找尋傾聽的對象,但晚睡的生活習慣卻成為基本常態。

■醫師:休息可助大腦修復

李旻珊醫師對此提到,YouTuber們也常常因為想不到題材壓力大而向精神科醫師諮詢,由於某些主題會有時效性,不能太慢發出去,不然會落後其他創作者,失去能發揮的議題以及競爭意識會造成壓力,「通常來門診的人會有失眠、焦慮煩躁,跟家人朋友相處變得易怒等症狀。」

YouTuber要切換工作和休息模式很困難,題材難產時真的很緊張、根本不會想休息,李旻珊醫師建議,不妨做伸展運動或正面冥想,「正面冥想有科學根據指出可幫助大腦修復,針對腦疲勞調節轉換到休息模式,讓你的交感神經不會過度興奮。」只要能幫助從紊亂的情緒回穩,把自己投入另一個休閒活動都是不錯的紓壓方式。

而對於創作者們面臨到的身心靈壓力,甚至出現過勞現象,除了在YouTube創作者學院有線上調劑身心靈的課程,YouTube大中華區策略合作夥伴資深協理陳容歆(Sandy Chen)提到,最重要的還是鼓勵YouTuber多跟人接觸互動,像是參加YouTube官方的工作坊互動等。

陳容歆也強調,台灣的YouTuber們其實相當暖心,最可貴之處在於大YouTuber們常會帶領小YouTuber們向前進,就像一個家庭一般,如果真的面臨巨大壓力,適時的休息也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查看原始文章」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