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翻攝自謝忻臉書
圖/翻攝自謝忻臉書

女星謝忻走過偷吃風暴昨天(21日)出面公開道歉,終於邁出這一步,似乎也表示她坦承面對自己。今(22日)謝忻又在臉書上發文,內容提到自己先前和家人到印度新德里時,因為怕被認出來,刻意訂了不起眼的小旅館,沒想到竟還是被台灣人認出,當時謝忻內心既焦慮又恐懼,沒想到那對家庭的媽媽後來做了一個舉動,惹哭不少網友。

圖/翻攝自謝忻臉書

謝忻今在臉書上提到先前為了暫避風頭,她放逐自己去了一趟印度新德里。因為深怕被認出來,她刻意訂了位於舊城區一間不起眼的小旅館,沒想到在準備退房之際,竟被一家4口組成的台灣家庭認出來,讓她在內心深處大喊「怎麼還會遇見台灣人?!」

「我就是那個做錯事的小孩!」為了不被認出,謝忻刻意低頭,沒想到那個家庭的妹妹對著父親說「拔拔,是謝忻欸」,她內心大喊「對,我就是那個無地自容的謝忻。」想起排山倒海的謾罵以及所有不堪入耳的嘲諷,她接著將帽簷壓得更低,沒想到這時該家庭的媽媽突然向謝忻走近,讓她在心裡大喊「拜託不要靠近我!」

大概是感受到謝忻的焦慮與不安,那位媽媽朝著謝忻走近,輕聲地對她說沒有關係,「我全身僵硬站在櫃檯前不敢動,愣愣地看著媽媽的眼睛。在她又說了第二次的『沒有關係』的同時,她紅著眼眶緩緩又柔和地把我抱在她懷裡。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但眼淚開始一直掉,我是做錯事的人啊。」

謝忻意有所指地說:「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在來不及阻止之前它就發生了!」但那位媽媽親柔地對她說都會過去的,「我想起了我媽媽圓圓臉龐,她也是這麼對我說的,只是我弄溼的是我媽媽的胸膛。」

謝忻臉書全文:

肩膀

這一趟的放逐,應景地只有泰弋爾的漂鳥集與新月集陪伴。

「世界一大早, 就敞開開了他的光明之心。我的心靈啊,你也走出來,帶著愛去迎接它吧」 他是這樣說的。

新德里的第一個早晨。 「反正也夜不成眠那倒不如早起去走一走」。

在司機來接我去受虐兒童療養院教書之前做個預防性採買,踏實一下物質需求面。

對於受虐兒童療養院的環境既無知又恐慌,所以列了一張購買清單,

礦泉水、乾糧、放再久也不會壞的保久乳以及可愛的菁姐提醒我一定要買的防身小刀。

要一個人勇敢被時間的流沙生吞活剝,充足的補給品多多少少能帶來一點心靈上的安慰。

準備在新德里退房之際 ,一家四口組成的台灣家庭有說有笑走向櫃檯。 「我都已經故意訂在舊城區這麼不起眼的小旅館了,怎麼還會遇見台灣人?!」

我內心深處大喊,而我下意識的低下頭。

我深怕被認出來,我就是那個做錯事的小孩。

來不及- 「拔拔, 是謝忻欸」

妺妹對著我害羞的笑了一下。

「是那個謝忻嗎?」爸爸問妹妹。

對,我就是那個無地自容的謝忻。

我的帽簷壓得更低了, 我想起排山倒海的謾罵以及所有不堪入耳的嘲諷 (but deservingly)。

我心跳快了;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一家人中的媽媽碎唸著弟弟走到了大廳 ,我聽見他們全家人竊竊私語著。

他們在討論我嗎?

『為何退房手續要辦那麼久』我在心裡一直咒罵著飯店的櫃檯,我又焦慮又恐懼,進退維谷。

媽媽向我走進,我在心裡大喊:『拜託不要靠近我!』可是我緊張的依舊低著頭。

媽媽輕輕地皺了一下眉頭 ,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焦慮與不安。

媽媽臉上的肌膚很光滑,就是一種媽媽的味道。

媽媽向我走近。

『沒有關係』她把原本輕輕擠在一起的眉頭鬆開,輕聲的說。

我全身僵硬站在櫃檯前不敢動,愣愣地看著媽媽的眼睛。

在她又說了第二次的『沒有關係』的同時,她紅著眼眶緩緩又柔和地把我抱在她懷裡。

我什麼話也說不出口,但眼淚開始一直掉。

我是做錯事的人啊。

妹妹趕緊拿了衛生紙來。

還是來不及-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在來不及阻止之前它就發生了。

我弄溼了媽媽溫柔的肩膀 。

『都會過去的』

她在我耳邊輕柔的說。

我想起了我媽媽圓圓臉龐,她也是這麼對我說的,只是我弄溼的是我媽媽的胸膛。

#India#deservingly#lostinindia#zigeunerwei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