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Linda Yang  編輯/景點家張盈盈
 
在3月18日台灣宣布武漢肺炎突破100例前,我在3月17日的早上來到了日本京都,預計當交換留學生一年。

清水寺是京都的必遊景點,夕落時分,伴著粉色櫻花美景的景致,相當美麗,2020/04/03。(圖/Linda Yang,以下同)

來到日本之前也稍有耳聞,聽說日本人大多認為新冠肺炎COVID-19就只是一種感冒而已,死亡率很低,能夠康復,聽在台灣人耳裡可能會覺得不可思議,畢竟台灣受過SARS襲擊,比其他國家還明白病毒傳染的威力。

因疫情而被取消機位的班機,整架飛機約莫十多位乘客,3/17/2020。

到日本第二天,上午我們跟著學校國際處老師到区役所辦居住證明以及健康保險,下午到學校參觀,當時正好是卒業式。

當地的女子大學卒業式,3/18/2020。

在台灣人人必戴口罩,甚至當有人咳嗽時,周圍人會開始往旁邊閃。在心理層面上是差蠻多的(當然台灣也有較不會害怕的人,相對日本也是)。

校內櫻花綻放依舊,3/18/2020。

日本人本來的民族特性(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都會保持一公尺以上),似乎也順勢成了疫情防禦之一。第一週到超市,才發現這裡的日本人都會注意不要碰到對方,或是要經過旁人時,會說聲すみません再經過,也確保不會碰到人。這讓我感覺到日本的防疫空間很足夠、開放性很高。

在八坂神社內排隊祈求著疫情退散,4/3/2020。

我們台灣說到底是島國,事情發生,不但在國際上沒有靠山,要跑也沒地方跑。所以身為台灣人的我明白自己必須自立自強。儘管人人都一樣會防禦,但似乎日本人的”余欲”(餘裕感) 比較多,感受到的危機感較低,這大概是我來到京都,感受比較大的水溫差吧。

京都御園也是賞櫻的人氣熱點,3/21/2020。

3月21日我所居住的留學生宿舍大監(管理員)帶著我們留學生到京都御園散步,順道路過新開的UNIQLO,進到デパート(百貨商場)時同行的義大利人終於戴上口罩了,他在京都待了半年,已結束課程的他,因疫情的爆發,他選擇繼續多待在日本一兩個月。這次的お花見散歩規定必須戴口罩,出發前和餐前大監有準備酒精幫我們雙手消毒(宿舍大門口也隨時放著一瓶消毒液)。

而剛來到宿舍的我們,在未滿14天之前,也被禁止到交流廳。隨著26日東京疫情擴散,日本全國提高警戒,我們的學校也宣布從4月10日開學延至4月24日才開始面對面授業,期間則採用線上授課的方式上課。

パン君(小龐)和志村健さん。志村動物園讓我開始喜歡志村健さん。

在受新冠病毒之苦的人民,一樣都免除不了可能面臨死亡的風險。2020年3月29日日本的喜劇大師 志村健さん因新冠肺炎離世,3月30播放的日本新聞直播,讓剛起床的我恨不得希望我還在睡夢之中,如果這只是夢境裡的消息就好了。

在円山公園櫻花樹下聊天的奶奶們與穿著和服的外國人,4/3/2020。

因日本藝人的離世,除了悲傷難過,有些日本人終於開始覺醒甚至驚覺疫情的威力。也希望全球還在睡夢中的人,早日明白疫情的威力,我也在看著新聞的同時提醒著自己不能輕忽,魔鬼藏在細節裡,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新聞中增加病例的那個。

京都御苑內不畏疫情般綻放地垂櫻美景,3/21/2020。

因新冠肺炎影響,清水寺的夜晚特別拝観,由原定的3/6-3/15挑整到3/27-4/5

清水寺夜櫻,4/3/2020。

夜晚的清水舞台,4/3/2020。

在這樣的時機點來到日本交換學生是相當特別的回憶,原本期待中的賞櫻計畫,在疫情之下氣氛也不是那麼純然的春意盎然、粉嫩飛揚,空氣中多了幾分自肅的氣氛,但願這波疫情可以盡快過去,台灣與全球都能好好度過這波疫情的影響。

粉色櫻花大爆發!重瓣櫻滿開宛如身在日本
https://www.mook.com.tw/article.php?op=articleinfo&articleid=23592

加入景點家好友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