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德國之聲中文網) 在中國與美國政府針對新冠疫情互相追責的同時,中國與外國學者也透過公開信展開了一場與新冠疫情相關的筆戰。4月2日,100名中國學者在數位雜志《外交家》上發了一封名為「給美國人民的一封公開信」,表示他們近期聽到不少批評中國的聲音,而大多數的內容都試圖將新冠疫情政治化。

他們在信中寫道:「面對這個世紀最危險的傳染病,這些政治化的批評無助於中國丶美國與整個世界抑制新冠病毒的傳播。過於政治化的爭吵不僅無法改善中美關系,更無法讓全世界的人民理性並准確的了解新冠疫情。」

這群中國學者強調,現階段各界對於新冠病毒的起源都還未有個定論,而與病毒起源的相關問題在這個時刻並不是最重要的。相對的,各國政府互相指責與貶低對方只會使國家之間的關系進一步惡化。

他們寫道:「最終我們會尊重科學家對於病毒起源的鑑定結果。就像其他國家一樣,中國是這場疫情的受害者,但中國同時也是抑制新冠病毒傳播的成功案例。中國願意與其他國家一同合作來終結新冠疫情。」美英法籲中國交代病毒源頭 俄力挺北京

外國學者以公開信回擊

這封公開信引發了不少長期關注中國的國際學者的討論,當中有些學者認為中國共產黨的專制政權是導致新冠病毒傳播到全球各地的元凶,而這個政權也逐漸威脅到全世界人民的安危。目前任教於英國諾丁漢大學社會科學系的傅洛達( Andreas Fulda)決定發起另一封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重新審視中國共產黨的政策對全球人民的生命與健康帶來的威脅。

傅洛達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根據他過去20多年的觀察,西方國家的政治人物丶記者甚至研究員普遍缺乏對中國一黨專政模式的認知,而他認為這是因為冷戰結束後,西方知識份子普遍認為不同政治體制間的競爭已成為過去式,所以不少人盼望中國能透過與西方國家的商業互動來推動政治改革。

他說:「然而,中國在過去的19年間不但沒有發展成一個自由的民主國家,反而比以前還更加專制。最好的證據便是他們的高壓治理模式導致新冠病毒成為一個威脅全球的大流行病。」

BREAKING: 100 public figures, security policy analysts & China watchers have signed an open letter to Chinese citizens & friends of China at home & abroad. They argue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s rule by fear endangers Chinese citizens—and the world" 1/40https://t.co/9U9Sac85Mc

— Andreas Fulda (@AMFChina) April 14, 2020

&zhongwen=trad&maca=chi-VAS-Line_Lang-30661-xml-linetoday

傅洛達在公開信中將新冠疫情稱作是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時刻」(Chernobyl),並直指目前全球所面臨的疫情威脅是由一個「許多人數十年來一直容忍或支持的政權所引起的」。他在公開信中提到了新冠病毒的吹哨人艾芬與李文亮,也提到了中國如何在公民記者陳秋實丶方斌和李澤華嘗試報導武漢的情勢後,把他們「強迫消失」,三人至今仍下落不明。

他寫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黨專制統治繼續包括人民健康在內的生活各個方面政治化,從而危害了所有人。 我們不應該相信中共的意圖或接受官方學者認同黨國政策不予批判的想法,而應該更加關注非官方中國的聲音。這些思想獨立的學者丶醫生丶企業家丶公民記者丶公益律師和大學生不再接受中共以恐嚇為主的政治統治方式。 您也不應接受這樣的恐嚇。」

截至目前為止,傅洛達所發起的公開信已有逾百名國際學者丶政界人士與維權人士簽署,其中包含了歐洲議會成員、歐洲跟加拿大智庫的學者、以及大學教授。

環球時報:國際學者的公開信只為了「吸睛」

然而,中國政府所掌控的《環球時報》周四 (4月16日) 發布一篇報導抨擊傅洛達所發起的公開信,稱這是一群「失格且自稱學者」的人意圖透過公開信來污蔑中國,並在國際社會上散播對中國的仇恨。

《環球時報》在報導中表示,部分簽署了中國學者發起的公開信的中國專家說國際學者對中國的指控「荒誕至極」。報導寫道:「分析師認為該公開信中充斥著意識形態上的偏見,與對中國政府的攻擊跟謊言。該封信將引發新冠疫情的責任歸咎於中國的政治體制,並指控中國政府意圖打壓在疫情爆發初期警告其他人的武漢醫生。」

《環球時報》説,這群「學者」不過是一些想要引起公眾注意的人,並稱外界對名單上大部分的人都認識不深。報導寫道:「任何人只要稍微對這群人做一點研究,便會發現他們都懷著反中的偏見。這封公開信不過是他們吸引注意的一個手段,而該信內容更是破綻百出。」

傅洛達:我們與中國人民同在

傅洛達認為,世界各國不該只有選擇當中國的盟友或中國的敵人這兩種選項。然而,他認為中國社會與國際社會之所以只能透過這樣的框架去互動,是因為中國共產黨底下的統戰部過去幾十年來不斷將國際社會塑造為「中國人的假想敵」,這也導致外國人非常難在中國人心中建立信任感。

傅洛達在公開信中提到了新冠病毒的吹哨人艾芬與李文亮,也提到了中國如何在公民記者陳秋實丶方斌和李澤華嘗試報導武漢的情勢後,把他們「強迫消失」,三人至今仍下落不明。

他告訴德國之聲:「我在2017年到2019年間曾仔細研究了中國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而最讓我痛心的研究發現是這個法律完全的斬斷了歐洲國家與中國公民社會在過去20年間,用來建立互信的安全網絡。」

傅洛達説,讓西方國家與中國真正成為朋友的唯一方式是,中國共產黨必須停止透過威嚇的統治方式來壓迫無數中國人民的真實想法。他説:「身為外國學者,我願意在完全沒有審查制度的前提下,與中國共產黨交涉。我們也願意與中國合作,但我們在選擇合作對象時,中國共產黨不能控制我們的選擇。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讓願意說出真相的中國人民知道,國際社會與他們同在。」

傅洛達表示,他希望透過這封公開信讓國際社會能更清楚的分辨中國政府與中國公民社會的差別。他向德國之聲表示:「這封公開信很清楚的向各界表明,除了由中國共產黨所代表的中國政府外,中國還有一個非常活躍的公民社會,當中充滿著許多擁有自由意志的學者丶醫生丶創業家丶公民記者丶律師與學生。這些人都已不再被中共的威嚇控制,而他們的訴求已逐漸形成一股力量。他們要求的,只不過是客觀的評估中國共產黨的政策對中國人民及全世界造成的影響,所以我希望有更多人能站出來支持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