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中文網) 新冠疫情爆發至今,多國政府或政黨都表達支持台灣取得世衛會籍。世衛也屢次透過公開聲明來試圖證明在新冠疫情中,並未刻意忽略台灣。然而,世衛針對這個議題做出的最新回應,卻又再次引起廣大爭議。

世衛於日內瓦時間4月5日發布一則標題為「世衛如何與全球各地的所有人合作」的聲明,內文表示過去幾個月,社交媒體或媒體報導中有不少對於世衛如何處理全球公衛議題的「誤解」,其中又以與台灣跟中國相關的議題關注度最高。然而,該聲明在上網不到24小時後就被世衛下架,目前在該組織官網已找不到該篇聲明。

根據網友截取網址留下的內容,世衛在該聲明中表示,不少人似乎將世衛處理全球公衛議題的程序與世衛成員國決定誰可以成為會員這兩件事混為一談。世衛在該聲明中強調:「世衛會籍是由成員國決定,世衛本身則是確保世界安全。」

聲明中繼續寫道,世衛的宗旨是推廣全球所有人的健康,而該組織的醫生、科學家與公衛專家都致力於服務全球民眾。世衛組織表示:「這當然也包括台灣。 過去幾年來,我們都定期針對公衛議題與台灣專家跟政府互動,其中也包含這次的新冠疫情。」

台灣衛生福利部長陳時中(中)正在召開新冠疫情新聞會(1月23日)

目前仍不清楚世衛為何無預警下架4月5日發出的聲明,德國之聲已聯系世衛,試圖了解完整的決策過程。到截稿之前,尚未得到世衛組織的回應。

此外,世衛在聲明中不斷強調如何透過多個管道與台灣交流,但台灣官方卻認為世衛沒有呈現事實的全貌。德國之聲也針對此事去信台灣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以下為讀者整理兩方說法。

爭議一:台灣早期通報未獲世衛重視

首先,世衛表示,平常透過「國際衛生條例」的聯系窗口與台灣交流,但台方指揮中心向德國之聲表示,台灣在去年12月31日透過電郵將新冠病毒可能人傳人的資訊分享給「國際衛生條例」的聯系窗口,並要求世衛進一步提供相關資訊,但「國際衛生條例」的聯系窗口僅回覆稱將台灣提供的資訊轉給相關單位,此後便未再做出更進一步的交流。這也引發爭議,認為世衛不重視台灣預警有可能導致延誤疫情防控。

爭議二:世衛是否將台灣案例納入參考?

世衛舉例表示,台灣與世衛固定透過《國際衛生條例》的聯系窗口來交流。此外,台灣的公衛專家自今年一月起,便參與了兩個世衛針對新冠疫情設立的聯系網絡。另外,有3名台灣專家參與了世衛的傳染病防治小組,每周透過通訊方式與全球其他60至80名專家一同商討如何應付持續延燒的新冠疫情。

針對世衛的說法,台方指揮中心向德國之聲表示:「台灣自始即將所有案例信息以及我國采取的防疫及邊境檢疫措施在第一時間即通報世衛窗口,但世衛秘書處卻從未將台灣提供的資料納入事件信息網站,也從未登載在世衛每天更新的疫情報告,因此各國衛生單位無法從世衛所提供的信息中了解到我國的疫情現況、防疫政策及邊境檢疫措施。」

台方指揮中心指出,由此可見世衛聲明中所稱,正廣泛向包括台灣在內的所有地區學習,以與全球分享最佳範例的說法,與事實有出入。

爭議三:「列席」就是「參加」?

另外世衛也強調,兩名台灣衛生專家今年2月11日與12日透過視訊會議的方式,參加了世衛針對新冠防疫所舉辦的「全球研究及創新論壇」。

台方指揮中心向德國之聲透露,線上參與讓台灣的專家無法實際上針對疫情發展、防治及研究,與各國代表直接交流互動,並分享台灣第一線的抗疫經驗,也無法向資金發起人爭取合作疫苗及藥物研發的機會。

世衛召開大會宣布新冠病毒名稱為COVID-19(2020.2.11)

爭議四:世衛如何處理「台灣問題」

世衛強調,有些人可能認為世衛的成員組成,可能影響世衛捍衛全球公共衛生安全的能力,但外界必須理解世衛的管理模式與實際的運行模式。

世衛在聲明中舉例,過去22年的世界衛生大會上,總共有14次有成員國曾提案讓台灣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世衛大會,而每一次成員國都以達成共識的投票結果,否決該提案。

聲明寫道:「然而,這22年中,成員國也有在特定時間點上達成共識,決定讓台灣透過『中華台北』的名義,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世衛大會。」

世衛強調,不論一個國家是否具有世衛會籍,這都不影響該地區人民受惠於世衛的專業與領導。而依照行之有年的慣例,世衛與台灣的衛生專家一年中也會進行數次交流。自從新冠疫情爆發後,世衛也透過既有管道與新的管道增加與台灣互動的頻率。

但台灣官方強調,目前新冠疫情的發展顯示病毒的傳播已跨越國界,而防疫的速度對於控制疫情也更加重要。他們呼籲世衛在推動全球合作對抗新冠疫情之際,應該排除政治考量,讓台灣能完整的參與相關會議。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告訴德國之聲:「我們再度呼籲WHO秘書處,在全球共同合作對抗疫情蔓延之際,WHO應摒除政治考量,將台灣完整納入相關會議、機制及活動,尤其是與防治新冠疫情相關的會議與機制。」

Comment 0

    最多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