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遭遇危及生命的可怕事件,除了生理可見的傷口,一些人也會因此留下精神創傷,這種現象被稱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最近一項研究發現不只是人類,就連動物對天敵也會有類似陰影存在,研究人員認為這說明 PTSD 並不是非自然的「適應不良」功能障礙,而很可能只是進化下的一種產物。

對於生活在自然環境的動物來說,面對威脅是常有的事,但《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的新研究發現,有時候對掠食者的恐懼會造成當下「戰鬥或逃跑」反應持續下去,進而影響到動物的日常生活。

在這項研究中,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Western University)團隊在禽類研究高級中心中對捕獲的野生黑冠山雀(black-capped chickadees)進行了實驗。

研究人員將捕獲的山雀分成兩組,讓牠們分別暴露在掠食者和非掠食者的音檔回放環境中 2 天,接著再將這些山雀放置戶外使其互相接觸,連續 7 天都過著一般的日子,不接觸任何與實驗有關的線索。

7 天過去後,研究人員檢驗每隻山雀大腦恐懼中心(杏仁核和海馬體)中基因轉錄因子的水平,結果證實誘導造成的對掠食者恐懼,對山雀大腦造成的改變是特異性的長期作用,這項實驗也呼應了團隊在 2011 年進行的研究。

該項刊載於《科學》(Science)期刊的研究中,團隊發現掠食者不僅可以透過殺死獵物來影響獵物群體大小,就連嚇唬也有同樣的效果;僅僅是暴露在天敵聲音下,鳥類產生的後代就減少了 40%。

綜合這兩項研究,研究主要作者、西方大學生物學教授 Liana Zanette 認為,從恐懼對山雀大腦造成的長期影響來看,暴露在捕食者之下可能在一段時間內損害父母輩的行為,並對後代生存造成比過去認知的更大負面影響。

從演化上來看,如果有助於未來避免類似情況,長期保留對威脅生命遭遇的記憶是相當有益的,但這必須建立在「生存優於生活質量」的前提下,PTSD 或許正是繼承這種原始機制的產物。

Zanette 認為,這項研究結果對生醫研究人員、心理健康臨床醫生和生態學家都具有重要意義。

「我們的研究支持了兩種說法:即 PTSD 不是『非自然』的,還有捕食者引起的恐懼會造成長期影響,甚至可能影響生殖力和生存,這些在自然界都是正常的規範。」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