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TVBS
圖/TVBS

相較於歐美大國,台灣在這次防疫戰爭中表現突出,除了因為健保制度,我們把承襲歐美的公衛體系發展得更為完善外,加上搭配台灣原本就擅長的科技和醫療,都有助於提升防疫效率。像是台南成大醫院,就利用智慧醫療的基礎,把AI人工智慧、電子病歷等技術應用於檢疫流程,把原本需要2個半小時的等待時間縮短到30、40分鐘,減少醫護和病患接觸,也大大降低院內感染風險。

圖/TVBS

醫學院學生走出實驗室,帶著無菌棉棒等工具在電梯進行採樣,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輔大校園每2個鐘頭就會消毒一次,抑制細菌成效,實驗結果會說話。

最常接觸的按鈕或把手,如果完全沒消毒,會比2小時清潔一次的區域,細菌量高出60到120倍,致病微生物與病毒伺機而動,魔鬼藏在細節裡。

輔大醫學系副教授黃毓慈:「下一步的檢測,檢查就是,是不是跟人次有關,或者是他們外出吃東西的時候,中午的時段細菌量比較多。」

儀器管線在N95口罩外圍噴出氣體,想驗證密合度,受測者除了正常呼吸、轉頭,還要大聲倒數、彎腰、做鬼臉,藉此模擬交談和搬重物等工作情境,當氣體被有效過濾,代表這款三折式N95口罩服貼臉型,但每個人適合的口罩未必相同。

輔大公衛系專任研究員沈文弘:「均衡的(噴)10下,然後它會維持30秒,確認它有沒有那個洩漏,那有洩漏的時候,妳就舉手,有吸到苦味的話就舉手,用嘴巴呼吸。」

苦味劑透過霧化器形成粒狀汙染物,N95口罩不夠密合,受測者就能感受得到,美國發展20、30年的職業安全系統,引進台灣多年,無論有沒有疫情,包括急診、負壓隔離病房、重症胸腔科等第一線醫護,都該透過科學實驗,強化個人防護。

輔大醫學院副院長林瑜雯:「如果他沒有把握自己戴的這個東西,是可以保護他的,第一個是我覺得社會國家對不起他,第二個是他也會害怕,當他害怕的時候,他還會盡百分之百的力量去做治療嗎?」

台灣歷經SARS慘痛教訓,長期仿效歐美、不斷強化公衛體系,結合原本的醫療與科技強項,讓這場防疫戰爭打得更加順手。

圖/TVBS

大片空地從無到有,連日趕工、搭建組合屋,南部最大醫學中心成大醫院火速打造分流篩檢,不讓病毒造成院內感染、拖垮醫療能量。

TVBS記者戴元利:「國內1月21日爆發首例確診之後,台南成大醫院立刻啟動超前部署,在短短10天之內,打造高規格的臨床檢疫站,只要在這裡出現高度疑似的確診病例,就會出動救護車走專屬通道,在短短6分鐘之內,完成所有住院流程。」

採訪這一天,臨床檢疫站就出現疑似個案,患者穿著防護衣、搭上救護車,被一路送往負壓隔離病房。成大醫院結合病歷自動化和AI人工智慧,把掛號、填病歷、照X光、下診斷,原本兩個半小時的流程,縮短至3040分鐘,大大降低交叉感染風險。

成大醫院護理師:「你有流鼻水,那你有出國嗎?」

護理師初步詢問,只要有旅遊史、接觸史,伴隨發燒、咳嗽、流鼻水或喉嚨痛通通進入臨床檢疫區,每位民眾都有隔間,只要一離開就噴灑酒精、開紫外線燈徹底消毒。

成大醫院感染管制中心副主任陳柏齡:「自己的病歷自己填,然後填完之後他會做簽名,這個病人就會上傳簽名這樣就完成,所以醫師或護理師在後面,他就可以看到查到他的數據,他的資料這樣子。」

成大醫院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劉秉彥:「問題都很簡單,那甚至於現在比較熱門,這個嗅覺異常,我們現在也放在裡面這樣子,那症狀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可以填寫。」

全球上百個國家,旅遊警示一直在變,檢疫流程也不斷改版、相當繁瑣,病歷自動化避免醫護近距離接觸病患,大大降低心理壓力。

成大醫院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劉秉彥:「從1月底開始,CDC每天就會公布一套病人要怎麼樣處理的流程,所以我們的醫師進來(檢疫站)之前,都是在背這個流程,(後台)每天就會修改CDC建議的程式,那你進去之後就順著這個程式,一步一步地按,再加上X光的配合,一下子病人該怎麼樣就已經結束了。」

放射師:「來,吸氣,吸飽,停止呼吸喔。」

填完病歷隨即照X光,一分鐘內回傳後台,成大醫院結合龐大資料庫,訓練AI大量學習、協助人工判讀,精準度高達9成。

圖/TVBS

成大醫院影像醫學部醫師蔡依珊:「我們告訴它(電腦)說,這個1號框框這裡面,大部分都是很致命的肺炎,2號框框裡面大概都是,一些毛玻璃的浸潤,我們一照出來,第一個電話啟動,告訴值班的醫師說,這裡有片子,你趕快來判讀它。」

成大推動智慧醫療多年,在疫情嚴峻之際,上前線發揮即戰力,然而院內體系能順利運作,更少不了後勤支援,這間小小的戰情室絕對功不可沒。

成大醫院醫務祕書楊宜青:「計劃部門,執行部門,後勤部門或者是財務行政部門,急診,住院或者是加護病房收治的情形,病人的狀況在這邊做一些討論。」

醫院比照國際標準設立的指揮中心彷彿中樞神經系統,六大資訊面板將國內和全球確診數字即時呈現外,舉凡口罩、防護衣存量是否充足,檢疫病床、急診病床如何調度,這裡每天開會、掌握數字,後端資源一目瞭然。

成大醫院院長沈孟儒:「就是因為以後這種災難,或者說這種新興疾病會變常態化,只要這種科技立國的根,扎得夠深夠穩的話,隨時遇到新的疫情新的災難,都可以把這些很深的技術,轉成另外一種方面的應用。」

SARS過後,率先引進美國防疫醫師和病毒實驗室的,前疾管局局長蘇益仁分析,台灣這次表現突出,不過想成為防疫大國仍有進步空間。

前疾管局局長蘇益仁:「韓國這個部分,他們有將學術單位跟防疫單位,跟產業那麼合起來一起再開發,抗體也好檢驗試劑也好,這個部分韓國現在可能是領先全球。」

所謂防疫大國,除了善用資訊人才還得具備研發疫苗藥物的能量,並培訓病毒科學家,長期進行基礎研究,蘇益仁點出,台灣要做的還很多。

前疾管局局長蘇益仁:「現在在流行武漢肺炎的時候,因為那個政府就已經預算在那個地方,所以所有的人就跑去做那個病毒,那你當登革熱在爆發的時候,這些人又跑去做登革熱的病毒,所以大概就是4、5年換一個題目,4、5年換一個題目,那你沒有一個長久的規劃嘛,所以這一點是台灣最大的問題。」

新冠肺炎或許終將落幕,這場疫病過後,台灣如何朝防疫大國邁進,必須持續關注。

《TVBS》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

如有疑似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

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Comment 0

    最多留言